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當瘋子遇上瘋子7(完)

「你的、你的思想是錯誤的...」馬格努斯的陰莖攪亂了我的思考,你是瘋狂的,你是瘋子!
 
「我知道你。」他道。
 
「但這是亂倫。」我呻吟。
 
「我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但違背天輪。」
 
「我們總是被嘲笑,被孤立。」
 
「...但、這還是不對。」說到最後,我自己也動搖了。
 
「你動搖了,何不給我機會。」馬格努斯看穿了我的心思,「就像塞在你馬眼的鐵絲,只要這樣拔掉這樣玩弄,你可以很快樂。」
 
我不知道他指的是心理上還是身理上,但他拉住鐵絲緩慢抽出時,我的確因為那快感而不能自己,陰莖好像不屬於我的,整個身體的主人好像不是我。
 
大張的身體毫不知恥在男人眼前扭動,我伸手握住那被囚禁的男性器官,不該容納東西的地方被著血緣相近的人捅穿,背德、不被容許、骯髒的字眼不斷衝擊我。
 
騷穴裡的陰莖使我快樂,被幹習慣後這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那日子是多麼荒唐,但他死了,可是我的身體卻回不去。
當我知道他死亡的那一刻,眼淚戲劇性落下,我傷心,是因為他的死還是因為他是第一個跟我做愛的人所以我無法割捨。
那一晚,我找了很多男人幹我。
比他在時還要荒唐,看著無數陰莖等著塞進我的騷穴,我像看到飼料的小狗興奮地搖著屁股。
就是那時,我知道我無法正常了。
 
沒有一個人能接受這樣的我,從男人跨下清醒的我意識到這件事。
忽然間,我懂為何我會哭。
 
直到我遇上馬格努斯。
他總讓我吃驚,他的執著他的直白,就算現在他正用肥大的陰莖幹我,可是心裡是無法言語的滿足與充實。
 
他是你的親人!
他跟強暴你的人同血緣,他們是無此相近!
 
可是他想要我,這是他不曾給我的,馬格努斯不會甜言蜜語囚禁我,他的直白讓我臉紅心跳。
 
「你的話當真...」淫蕩的喘息溢出我的嘴唇,我帶領他的手玩弄自己的馬眼,「我很淫蕩,真的很淫蕩...」
 
「我不說謊。」馬格努斯用力拉我的乳頭又輕輕撫摸,反覆玩弄,「你的屁眼夾的我好爽...」
 
他的聲音像是壓抑著什麼,一口重重咬上我的脖子,「這麼騷的屁眼我還真第一次幹,不要誤會,我很愛你的淫蕩。」
 
「那就繼續下去吧。」
 
馬格努斯翻過我的身,背後碰上柔軟的墊子,自己的陰莖在我的面前胡亂甩動,馬格努斯幾乎將我折成兩半,「想射嗎,讓你可
 
憐的精子出來透透氣。」
 
「哈啊...好用力、好爽...真的好爽...」情慾讓我放浪,努力伸長脖子想嚐嚐自己被綁起的陰莖。
 
「我要射了,把我的精液灌滿你的騷穴。」色情的氛圍讓馬格努斯更加迷人,下一秒,滾燙的液體讓我身體顫抖。
 
他射的同時,也一手鬆了我陰莖上的束縛,鐵絲被抽出的瞬間,充滿力道的精液打上我的臉,我貪婪地張大嘴巴,一口一口吃下濁白的液體。
 
恍惚間,我看到馬格努斯在笑,他撫摸我的頭把他的陰莖送的更深入,「這就是我想要的。」
 
或許他是暴力他沒有耐性,可是,他知道自己看到什麼。
精神病院那次是個意外,可是美好。
我知道你受傷,我知道你的無助。
只有我懂你,因為我們是同世界的人。
 
他抽出軟下去的陰莖,精液被隨著那舉動溢了出來,他抬起我的臀部咬上被操紅的肛門,變態的一口一口吸吮,我要你,你的全部。
 
「喜歡嗎?」我意識模糊地問。
跨下的男人專心地舔我的屁眼,輕輕應了一聲,馬格努斯又繼續動作,舌頭撐開肛門軟軟地東西刺入柔軟處,滿足呻吟都還不足
 
以形容我的感受。
 
「給我機會。」呢喃如輕風,馬格努斯裸著身體抱著陷入昏睡的我。
這時,我們已經移到他的臥室。
身體早已被清洗,我昏昏欲睡應付地哼了哼。
 
「總會有的。」他繼續說,一雙眼在黑暗中閃爍。
 
當普通人遇上普通人,或許分開或許融洽。
當普通人遇上瘋子,嘲諷與誤解。
當瘋子遇上瘋子...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創造接下來的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