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當瘋子遇上瘋子5

馬格努斯的手就像是在撫摸小孩的頭一樣那樣地溫柔。
但敏感的龜頭被這樣溫柔地撫摸難以抗拒的搔麻感讓我心臟好像快跳出身體。
溢出馬眼的前列腺液弄濕了他的手指,低沉的笑聲迴盪在耳際,「你天生就是被操的料呢。」
 
「知道,就動作……嗯啊……」我滿足地嘆息雙手抓住馬格努斯的頭,眼睛被矇住沒關係至少我還有手,「我不喜歡多話的男人啊啊,等...放手!你放手....」
 
馬格努斯掐住我陰莖的手又加重力道,而且聲音裡有著惡趣味,「這句話好耳熟,但我不喜歡現在聽到,你可以淫叫我會非常高興。」
 
「哈啊...當、當然,但前提是你要把我幹爽...喔天啊...」我驚呼,陰莖忽然被吸入溫熱的地方,馬格努斯的舌技好到讓我腰軟到直不起來,身體好像有電流竄過一樣酥麻酥麻地。
 
他扶著我的陰莖從根部舔到陰囊,在囊袋的地方逗留了一下又移到龜頭,舌間在上面打轉著當碰到小洞還會故意戳了戳。
 
是男人那能受到這樣的刺激還不射的。
但就在我快高潮時,馬格努斯很惡魔地掐住我的根部,硬生生止住高潮那痛苦根本難形容,腹部脹的快爆掉,為什麼不讓我射!
 
「我可還沒有爽到,怎能讓你高潮。」馬格努斯笑著,他扯下一條細繩把我的陰莖綁的像香腸,紫紅色的肉柱只能可憐地挺在空中。
 
為什麼我知道像香腸,因為他不斷地摳細線跟肉的相交處快把我搞瘋了。
 
馬格努斯玩我的陰莖時他的左手也沒閒著。
我靠在桌子邊一腳翹在椅子上頭,馬格努斯那隻手忙著闊張我的肉穴,現在已經塞了兩隻在裡面。
 
「嗯阿……騷穴,好……好癢……」習慣男人陰莖的肉穴正自主性收縮,一想到能被粗陰莖操我就興奮到發抖。
 
三隻手指進去確定毫無阻礙,馬格努斯停下動作,下一秒,騷穴被捅開的感覺衝擊我的神經。
 
馬格努斯的性愛很霸道,他總喜歡往刁鑽的地方幹,「哈恩……你的,好、好棒……肉棒好吃,好,好吃……」
 
我雙手還住馬格努斯的脖子,他也抱起我的臀讓我懸在空中,沒有支撐點他的陰莖被吃的更深了。
 
這是火車便當,我已經很有沒有用這個姿勢玩了,畢竟現在的男人能抱起我的很少,就算我再怎麼不高一七幾開頭來是跑不掉,要抱著六十幾公斤高達一百七的男人做愛,這種極品可真是少之又少。
 
...你很喜歡這樣被幹對不對...鬼使神差,"他"的聲音又竄入我腦中。
我都忘了,他也有辦法抱起我,他也曾經這樣操我。
被奪去視線事情況下,我幾乎錯覺地以為將陰莖捅進我肉穴的是"他"。
 
一瞬間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就著陰莖還在體內的姿勢我掙扎離開。
 
「別動。」馬格努斯有些力不從心,就算他力氣大了點我這樣掙扎他依舊無法扛住。
 
「你是誰?」我的聲音裡溢滿恐懼,抱我的人是誰,我不要"他",我不要...
我已經忘了是馬格努斯在上我,我的思緒回到跟他相處的時候,甜美但慘酷。
然後,他死了,不知道被誰殺死。
 
「我是馬格努斯,這裡只有我,我一個人。」馬格努斯溫柔的道,可他的下半身一點都不溫柔簡直可以稱做猛獸。
我的身體在空中不斷起伏,下一秒馬格努斯停下動作,我們似乎躺在一個柔軟的地方,角落的床鋪立刻浮現在腦海中。
 
「他不在了,他已經死了。」我喃喃自語,身體一晃我坐上了馬格努斯身上,「幹我,我是騷母狗我要男人的陰莖!!」
我控制不了地咆哮,扭動著腰騎在馬格努斯身上。
眼睛的布被我一手扯下,眼前的男人總覺得越看越有熟悉感,我咬上他的喉結以便發洩我激動的情緒。
 
我有病,對!我有病!
你讓人輪我,我給輪,你讓人上我,我給上!
現在你倒不說話了!
給我看呀!我正吃著男人的陰莖,我像個妓女被男人壓在身下,你給我看呀!
為什麼你現在不看了,這些是明明都是你教我的。
 
「我不是他。」一道冷冷的聲音將我瘋狂的情緒結凍,我停下動作,忽然不懂自己在幹嘛。
 
調酒師先生的眼裡藏有暴戾之氣,他生氣了...為什麼?
 
「我不是他!」馬格努斯冷著臉,「不是!」
 
思緒一下子全部歸籠,我清楚意識到我對馬格努斯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
我趴下身,討好地舔舔他的嘴唇,「我們來玩玩具,今天讓你玩,怎樣都可以。」
 
說完,我還故意收縮肉穴,不知道馬格努斯吃不吃這一套。
但我忘了馬格努斯非常有自己的脾氣,他扯著嘴角,「行,都聽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