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當瘋子遇上瘋子3

「不行。」
調酒師先生露出了大受打擊的模樣,我忽然覺得他像一隻大型犬。
 
「我以為你很騷。」
 
「這是我第幾次要你注意說話。」而且我很騷關你什麼事。
 
「第二次。」一說完他就壓了下來。
 
「停停,我跟你做愛你讓我把話說完。」我把大型犬推回去。
 
「讓我主控。」居然還討價還價,「不答應?那我直接幹你。」
 
「...答應,我答應。First,你的名字。」我問了第一個問題。
 
「馬格努斯。」
 
「你知不知道我之前發生的事。」
 
「你是說跟全工作室的男人上床?」
 
忽然又將醜事放到面前這讓我有點難勘,我忍不住低吼,「你只要點頭或搖頭。」
 
大型犬點頭。
 
「那你還要跟我做愛,不怕我有愛滋啊。」
 
「我想要。」他回答的理直氣壯。
 
果然有躁鬱症的跡象,我無奈的想,對想做的事就一直線通到底,不給做還會發脾氣。
 
跟"他"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眼前的調酒師先生讓我憶起一個我很愛很愛的人,一個很獨立很關心我的人,可惜慘死不然對於出櫃的我們而言,我們真的很幸福。
 
「你在傷心。」馬格努斯的眼神很銳利,只是一瞬間他卻捕捉到我分神,「為什麼傷心,因為你男友死了?」
 
「我討厭你說話的方式。」
 
「我說話總是討人厭。」他一點都不避諱。
 
但總比那個人的甜言蜜語好,我討厭甜言蜜語,「有沒有興趣吃個早餐,我掌廚。」
 
馬格努斯忽然微笑,「你有沒有覺得我們相處的很莫名其妙,我已經很久沒這樣跟人聊天了。」
 
我也很久沒這樣跟人交流了,這句話我吞了下去。
 
我重新起身,「洗完澡廚房借一下。」
 
這一次,馬格努斯放人了。
 
洗完澡後我簡單借了馬格努斯的衣服,穿上身果然大了一點不過還可以。
油淋在鍋上,當溫度恰好蛋正準備打上去時,一雙大手撐在我兩側,這舉動太親密了我不在地移動身子。
 
「好香,我肚子餓。」
 
是肚子餓還是"那裡"餓,我莫名想要吐槽。
但調酒師先生確實肚子餓了,他吃相不算優雅但很有自己的風格,越是看他吃香腸的嘴我就越臉紅心跳,糟糕真是太糟糕了,他比我想的還要有魅力。
 
「你現在的眼神很淫蕩。」調酒師先生瞥了一眼。
 
我趕緊收回視線,不過接下來他又補了一句,「淫蕩的我很喜歡。」
 
「我們不是老朋友也不是老情人,不用這樣調戲我。」我翻弄著面前的食材,電話忽然響起,是我的手機。
我的手機在哪?
 
「是簡訊。」我一看,馬格努斯手裡握的不正是我消失的手機,「嗯,看來今天你有約會。」
 
「還給我!」我向他伸手要手機,他很淡定地刪了訊息,「沒了。」
 
「你這自以為是,目中無人,為我獨尊的混蛋!」
 
「這些話好熟悉,不過從你嘴裡說出特別好聽。」
 
「你有病啊,手機給我啦!」
 
「你還要再約人打炮嗎?」
 
「這是我的私事。」
 
「我生氣了。」
 
「你生氣關我屁事!」
 
「跟你有關。因為你的屁眼會被我操爛。」
 
我一口氣賭在喉嚨,這見鬼了,跟他說話怎麼這麼容易偏題。
 
「打炮先生這次不寫簡訊直接打電話呢。」電話鈴聲響起,我還來不及阻止馬格努斯已經接通了。
 
「親愛的,你沒有回應我所以我親自打來了。我好想你喔你,為了你我特地訂了餐廳,某間知名主題餐廳,今晚我們可以爽一整晚。」
 
「你說話肉麻到讓我想吐。」馬格努斯說,同時他的視線看向我。
 
「...你誰,安德魯在哪。」電話另一頭聲音變得很快。
 
「你有沒有想過他不是只跟你做愛,說不定他正受傷所以需要你的陰莖來安慰自己。」
 
「你這人有病啊,叫安德魯出來!」
 
「你在傷害他,他是個好男人他值得被呵護。」
 
「呵護?他適合被幹,被男人幹,你一定操過他的對吧,你一定看過他發騷的樣子。」
 
「你說話很失禮。」馬格努斯責怪的語氣讓我想笑。「我不想跟你說話。」
 
「他要跟我說話。」看馬格努斯掛掉電話,我忍不住開口,「而且,那是我的手機。」
 
他看了看手中的電子商品,「恭喜,你今晚已經被我預約。」
 
「我晚上的活動被你強行取消,你總要有補救措施給我。」
 
「喜歡玩具嗎?」
 
「你指的是哪種玩具。」
 
馬格努斯瞇起眼睛,「我相信你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