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鳳麟羽下 梅鴆之子

 晚上回到宅邸,玄鳳已經先到家了,「大牛那裡很順利,東西順利交給買家。」
他笑嘻嘻地趴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上面播著他最愛的卡通。
 
赤麟隨手拉開系在脖上的領帶,「小恩呢?」
 
「廚房,他在煮晚餐。」
 
「等等吃完晚餐我有事跟你商量。」
 
「梅鴆的事?」
 
「你知道了。」赤麟壓低音量。
 
「下午左右金翔太有來過。」
 
我這裡說服不成就往玄鳳那裡跑嗎,「你怎麼回答。」
 
「我要他把身體清乾淨再來。」銀蜂都把梅鴆盯這麼緊,他不可能讓金翔太這麼輕鬆通過他們把關,除非是欲擒故縱。
 
玄鳳怕金翔太身上有竊聽器之類的東西或是被銀蜂的人跟,所以先把他轟出去。
以前或許沒問題,他們可以跟銀蜂耗著;可是現在不同,現在身邊有黃守恩他們不能讓他暴露在任何危險之中。
 
玄鳳打了個哈欠,「我現在不想談論這麼無聊的事,哥吃完晚餐再說啦,我肚子餓了。」
 
也好,赤麟摸著肚子他現在也餓了。
 
盛上餐桌的是美味的家常菜,赤麟玄鳳對飲食這一塊異常執著,他們從不買外賣只吃自己親自進口的食材,因此連帶黃守恩也不能吃外食只能自己親自下廚。
 
「為什麼你們都不請幫傭,也不吃外食。」短短兩個星期,他已經成了可以煮出四菜一湯的小主廚;要不是某次被抓到定外食而
 
在床上讓兩人愛的很慘,他永遠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這麼會煮飯。
 
「飲食很重要,人的身體平時就要培養,這樣才不會生病。」玄鳳說的很認真。
 
飲食是生活最根本,現在有很多人得了癌症之類的疾病大多都選擇西醫治療,因為西醫現在是正統;可是在他們的觀念裡這是治標不治本,如果飲食生活沒有改善,西醫的藥品只是不斷刺激身體破壞細胞,到頭來重點一個,必須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以及飲食才能活的平安快樂。
 
「那幫傭呢?」
 
「純粹不相信外人。」赤麟給了很簡單的理由,起身揉了揉他的頭,「晚餐很好吃,謝謝小恩。」
 
「嗯?」從飯裡探出頭,「哥你吃完了喔,等我,我快吃完了。」言畢,玄鳳果然迅速扒飯,三兩下就解決眼前的菜餚,吃完滿足打了個飽嗝,「小恩進步了,我明天要吃三杯雞!」
 
「我還不會做。」黃守恩已經徹底疑惑玄鳳他們大費周章把自己買到這裡的意圖了,要說情人他們在床上很盡責,只是他們兩個要什麼有什麼總不會就單純要他來學煮飯吧。
 
「學就好了,冰箱的食材有得是讓你練習。」最後玄鳳很故意的說了一句,「還是小恩沒自信做得出來?」
 
「你明天就給我全部吃完。」黃守恩果然很簡單就上當了。
 
什麼是我沒自信,我保證讓你吃到哭出來!
 
黃守恩在洗碗的時候已經在腦子裡搜尋食譜徹徹底底忘了剛才還在困惑的問題。
 
玄鳳看到笑的溫柔,他就是喜歡天真的小恩這樣才能讓他被泡冷的心多少回暖一點,隨後他跑上三樓,不能讓哥久等。
 
三樓除了是主臥室,再往內部走去就是他跟哥常討論重要事情的房間,打開房門哥已經在裡面等他了。
 
「你怎麼想這件事。」闔上閒書,赤麟摘下他看書時才會戴的眼鏡,「金祥太都親自出馬我覺得危險性很大。」
 
「銀蜂主要領地是C國,是他們撈過界在先,況且現在把梅鴆盯死我覺得他們這次太過分了。」坐到赤麟的對面,玄鳳說,「不過這是跨國相助,我覺得還是要當事人來說明,希望他有聽懂我們指的是什麼。」
 
「我不怎麼欣賞銀蜂的作為,他們總喜歡在*DDU的主運費上動手腳敲錢。」道上他們的風評也不是很好,就像蝗蟲橫掃過就是一片荒蕪,看來這批蝗蟲現在的目標是梅鴆這塊沃土。
 
梅鴆是H國數一數二大的黑道。
 
H國由兩大幫制衡,梅鴆與炎沁。
 
H國以東是梅鴆領地,H國以西是炎沁領土,他們倆幫把所有雜七雜八小團都處理很好,至少在他們強盛時期外來貿易在H國都進行的很順利;平衡崩塌是在三年前銀蜂毫無預警突襲下,梅鴆幫主殞落,為二的大幫派陷入空前大混亂。
 
金祥太手中的塔克斯公司就是梅鴆的大本營,公司大老闆一定是幫主,幫主殞落就換他指定的人,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個人在接手後居然拋售公司,打算家梅鴆轉讓給他人。
 
「薛黎給我的資料上,收購的人只是小小幫派對梅鴆不會有太大的為害,能肯定的是金祥太正努力挽回父親辛苦打下的江山。」
 
「金祥太這個人給我的感覺挺好的,有禮貌又有義氣,聽說他有出國過一陣子,三年前被迫回國。」
 
「這點我就不知道了。」赤麟看了看手錶,「如果他到九點都沒出現我想我們就不必淌這混水,一個沒有能力的幫主只會為我們帶來危險。」
 
如果很急著需要幫忙他就一定要聽懂我們話裡的暗示,一定要想盡辦法甩掉跟在身邊的追蹤者,沒有這點能耐他們就不會去承認,畢竟這個社會是弱肉強食沒有人會去可憐你。
 
「哥,有一點我很在意,我雨霖的能力真的有大到可以幫梅鴆嗎。」幫派受肯定是一件愉快的事,問題這沒來由的肯定不見得就值得高興。
 
「你怕是銀蜂故意放餌是吧。」赤麟說中玄鳳心中疑問,「我對我們幫很有自信,你在處理事情一定也有感覺,我們的素質算很高。況且我覺得銀蜂三年前搞突襲事有蹊翹,這樣縝密的計劃不是銀蜂的風格。」
 
「有人幫助銀蜂?」
 
「未必,說不定他們得了個什麼了不起的軍師。現在就等金祥太出現,如果沒有我們就別管了。」畢竟這風險一定不小。
 
但事實證明玄鳳的眼光沒有錯,金祥太九點整出現在房間裡,衣服手錶手機全換了套,連來的方式也是繞了很大的彎才到這裡。
 
「喝水潤個喉,想必你等一下要說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的。」主客之道他們都很講究,現在他們是呈現二對一的情面,
 
玄鳳翹起腿玩著杯中的茶葉,「快說吧,我的耐心有限而且不是給你的。」小恩還等著我的肉棒呢。
 
金祥太二話不說直接開始,「梅鴆需要雨霖的幫忙!」
 
「早上已經知道了,我們想了解現在梅鴆的近況。」赤麟露出沉穩的表情,「先說說,我們考慮。」
 
梅鴆三年前進入空前危機,那時他還在國外進修一面替梅鴆向國外打通道一面出去學習新的管制方式,老爸總是說人活到老學到老,如果單純拘泥現在,梅鴆總有一天會墮落。
他謹記父親的訓斥在國外找尋梅鴆幫新的出入,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父親的噩耗。
 
風火趕到家裡,一切都已經變了。熟悉的人被不熟悉的人取代,就連塔克斯接手的人選也不是落到他頭上。
那時候他只是覺得父親這樣決定一定有他的理由,在他的心裡沒有他一定要當幫主的念頭,如果現任幫主需要他也能當軍師退居第二,只要父親一手建立的梅鴆能繼續生存他不會介意這綠豆大小事。
 
只是他總覺得現任幫主對梅鴆並不熱衷,所以私下留意他的舉動,直到他開始拋股金祥太警覺真的大大不對勁。
 
「身邊一些朋友也多多少少幫我注意,三個小幫的繼承人在塔克斯拋售股票時就已經先替我買下,加上我原本就有的塔克斯已經出售將近一半。」
這樣大量販售就等同於宣告天下,他要轉讓梅鴆任何有能力購買的人都可以出手,只要你有錢。
 
「我不想老爸的心血毀在這裡!」金祥太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兄弟兩人都看在眼裡,這要不真是需要幫忙就是太會演戲,「現任幫主已經完全打定主意要賣掉梅鴆,如果他沒能力我就要把他踢下來,由我接手!」



作者語

DDU = Delivered Duty  Unpaid 

賣方 需負責 =
 
工廠價 + 「國內」運費費用 + 國內報關費用
 
+ 海運費 + 保險
 
+ 「第二國港口」到「第二國指定點」的運輸費用

                     *************************** 

醫學常識那裡是參考"許達夫"
有興趣的親們可以上網搜尋"許達夫"
他是一名得了癌症的西醫,沒有接受太多所謂的化療
想法挺有趣,也組了個自然療法

中醫精神追隨的的就是根本,西藥比較激烈中藥比較溫
雖然都是藥,但是性質卻截然不同

各有各的好,不論站在哪一方絕對不可以去否定另一方
許達夫說過,他沒有否定西醫,他只是協助西醫去幫助更多人。
這都只是片面,有興趣就去看看唄!

還有在這裡要聲明,這是平行世界

千萬不要把時勢什麼套進去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