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契合(七)

 晚宴結束後,狄爾的父母親來到他們面前。
方才跟他們談天的賓客很識相的將空間留給這對雙親。
 
「父親。」
狄爾的父親擺手要他不用這麼拘謹:「我只是來看看藍癒,不用跟我文謅謅。」
狄爾的母親微笑的對著藍癒說:「我們家的兒子就交給你了,不要讓他失望。」
藍癒點頭後,對方滿意的勾著自己丈夫的手臂:「藍癒我越看越喜歡,好想收為乾兒子。」
 
「如果讓你這麼做,那我們的兒子不就是亂倫了,你還是盡快打消念頭吧。」看來狄爾的媽媽似乎常有這種念頭,他的丈夫已經見怪不怪,只是轉頭對自己的兒子說:「老爺子跟我說了,今天受傷的事你明天再跟我解釋。
我們也累了,就先回去,你也早點休息。」
 
等他們一離開宴會廳,藍癒臉上的笑容還僵在臉上。
 
「你父親在開玩笑吧。」希望只是玩笑,不過這笑話他一點都笑不出來。
 
「不是玩笑。」狄爾勾動嘴唇,告訴他晴天霹靂的消息。
 
這回他真的笑不出來了。
 
 
回到房間,藍癒迫不及待的想要鑽進浴室將身上嗆人的香水味沖掉。
至於他苦惱的事,還是等洗完澡之後再思考吧,但才將手搭上門把,他便讓人給搶先了一步。
 
「你給我滾出來!!」
浴室的門硬生生在他面前關上,藍癒呆愣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用力的敲著咖啡色的門,他不高興的對著裡面的使用者吼。
居然跟他搶浴室又不是小孩子,而且被人甩門的感覺真的是糟到一個不行。
下次他也甩給他看,最好還能把他的鼻子打歪。
 
外面吼的聲嘶力竭,但裡面彷彿沒聽到一般,安靜的只有水流動的聲音。
 
憤憤的咬著牙,他倒向房裡唯一的一張大床,或許是在宴會累積的壓力,藍癒一沾上床,迷迷糊糊中他就這樣睡著了。
 
睡夢中,他總覺得有一隻手游移在他的腰部,被揉壓的很是舒服。
他呻吟了一聲,轉個方向要對方施力在他酸痛的地方,沒想到那隻手不但沒有轉移方向反到揉到了他的臀部。
 
移了一下身子,那隻手又追了過來,他厭煩的睜開眼睛:「你要幹麻…」
他現在很想睡,就不能讓他休息嗎。
 
幾近撒嬌的語氣讓對方有種滿足的感覺,所以他的手更不客氣的繼續揉捏。
 
藍癒又閉上眼睛,反正男人的身體被摸幾下又不會少塊肉,等他玩膩了就會自己離開。
本來是抱持著這種想法,但當溼熱的東西覆上他的脖子時,他察覺不妙了。
 
雖然他沒有這種經驗,但沒看過豬總有吃過豬肉吧,藍癒慌張的想要爬離對方,而後者卻牽制住他的手,溫潤的氣息吐在他的頸邊。
 
事實上,藍癒此刻感受到的不是厭惡,而是重新擁有的感覺,至於為甚麼有這種感覺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身體本能的放鬆,想要感受狄爾的一切,好像他們的身體比主人還要熟悉彼此。
 
感覺對方將自己翻過身,心裡想要反抗身體卻沒任何動作,似乎在淺意識當中,他渴望著狄爾。
 
狄爾解開他的袍子退掉了他的襯衣。
當露出白皙的皮膚時,狄爾像是一頭肌渴的野獸,瘋狂的啃食著他的肌膚。
這是藍癒第一次知道,在冷漠的外表下,狄爾有著這麼一顆狂亂以及占有慾的心。
 
「不…不要咬,會痛。」
藍癒微微的皺起眉來,但狄爾卻充耳不聞咬著藍癒胸前的茱萸,當狄爾拉扯著茱萸的瞬間
,一股電流穿過了藍癒的身體,這陌生的快感讓藍癒的起了身理反應。
 
當狄爾察覺後,他整個人跨坐在藍癒的身上,嘴沒停下來,但手倒是開始動作了。
退下兩人的褲子,藍癒感覺到對方的炙熱底在他的高昂上。
藍癒羞恥的將頭埋進床舖,但身體卻渴望著對方的觸碰,狄爾的大手剛覆在兩人的炙熱上時,藍癒幾乎快射了。
 
這種滿足的感覺,到底是甚麼。
 
他藍癒,沒飢渴到只因為男人的觸碰就會發情,但一對上狄爾,這似乎成天方夜譚。
 
當他們即將達到最巔峰時,狄爾甚至在最關鍵的一刻用力的拉扯藍癒的茱萸。
在雙重刺激下,藍癒腦子裡只剩一片空白。
 
 
「藍癒你知道嗎,其實我並不是一個急躁的人,我樂於慢慢地享受我喜歡的食物。所以不急。我相信三十天之後,我一定能享用完這道美食。你等我。」
 
感受著嘴唇傳來的餘溫,狄爾在他的頸邊留下痕跡,宣示著這個人是屬於他的。
 
在安靜的氛圍中,似乎流淌著一絲的滿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