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書 - 老家

 「我回來了。」紀敏渂拉過老婦人的手進到屋子裡頭。
陳偉志也緊跟在後,順便從副駕駛座上提出一些補品交給身旁的老先生,「阿公,我們也進屋去。」
身旁的老先生和藹的微笑著,佈滿魚尾紋的眼睛倒映出他的身影,老者拍拍他的手:「回來就好。」他如此的說著。
 
陳偉志微微的低下頭,輕答一聲。
 
隨後牽著老先生的手也一同進屋去。
 
「乖,先上去跟你爸媽祭拜一下,說你回來了。」
 
老婦父就是紀敏渂的祖父母,從小紀敏渂便一直跟在他們的身邊,也就是現在社會的常態—隔代教養,雖然常常吵著要與父母一同到都市居住,但沒有一次成功過,而他便與祖父母開始抗爭,不過,這關係一直到他國中之後就結束了。
 
他的父母在他國中時因猝死而去世了,沒了父母,又哪來的抗爭。
不過紀敏渂倒是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人不再吵不再鬧,他的日子依舊照過,惟獨當他獨自一人時才會露出傷感的憔悴。
 
國二那年,陳偉志也加入了紀敏渂的生活圈。
他與他是表兄弟關係,陳偉志的父親是哥哥而紀敏渂的媽媽是妹妹,孩提時他們常玩在一起,所以對彼此並不陌生,因此當他們生活在一起時也無太大的問題,反而像是親兄弟一般親近,吃,吃在一塊,睡,睡在一起。
有時,他甚至覺得紀敏渂是弟弟而他才是哥哥,要不然他怎會如此的幼稚又頑皮。
 
不過當紀敏渂的父母過世之後,陳偉志覺得他變了,雖然好像與以往無太大差別,但是他確實察覺到紀敏渂不再像以前那麼有生氣。
以往陽光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穩重的成熟。
或許,他父母發生的這件事多多少少有影響到他,而他只是不將他呈現在表面上罷了。
 
所以陳偉志選擇沉默,他知道他的表哥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時間整理思緒,他甚麼話都不說,直到紀敏琝再次打開內心的大門。
 
在之後,他們也考上的市內的高職,便也紛紛搬離了鄉下的眷村。
 
偶而,他們會在紀敏文父母忌日時回來,就像今天。
 
 
裊裊細煙飄散在灰色的空中,陳偉志手持細香,在紀敏渂父母的面前訴說著他們兒子一切過的安好。
插完香走出佛堂,他看到紀敏渂依靠在牆邊抽著香煙,微微皺起眉,他伸手捻掉了他口中的香煙,這是紀敏渂唯一的壞習慣。
 
「我想回房間一趟。」陳偉志看著他說。
但是那只是口頭上的報備,所以未等紀敏渂有所回應他便先一個人走掉。
 
走在居住已久的房子裡,陳偉志很熟悉的走進自己的房間。
還是跟出門前一樣,塵封了的房間依舊與前年他離開時一樣,拿起貼在牆壁上的白紙,上面寫著歪歪斜斜的字,很快的他又將紙黏了回去。
 
那張開始泛黃的紙張,是紀敏渂小時後與他媽媽一起完成的塗鴉,雖然紀敏渂從不開口,但這就是他其實並不堅強的證據。
 
陳偉志回頭一瞥,嚇了一跳:「你怎麼都不出聲的。」
不知道站在那裡多久,紀敏渂依靠在門旁:「我喜歡。」
 
我當然知道你喜歡,你還很喜歡沒事在大半夜沒聲沒息的跑來我房間借東西!!
 
「如果我那天嚇出心臟病一定是你害的。」拉開自己抽屜,陳偉志想翻出記事本:「…奇怪?」
他皺著眉頭,拿出一張被揉成一團的紙球,他又看向旁邊的人:「你丟垃圾在我抽屜?」
意思就是你找死。
 
「我的陽壽還很長。」
 
那就奇妙了,我怎麼可能自己丟垃圾在抽屜裡。
陳偉志攤開紙張,上面是一位男子的肖像畫。
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到,陳偉志細細的研究畫中男子的輪廓。
男子有著濃密的眉毛,細長的眼線,不算是絕世俊男,但有種讓人離不開視線的氣質,但就算把種種特徵加在一起,陳偉志還是不知道紙上的人是誰,所以他將紙遞過去給紀敏渂:「你認識嗎?」
 
「沒看過。」瞥了一眼,紀敏渂又將紙揉掉丟進垃圾桶說:「我肚子餓了。」
然後洋洋灑灑的離開房間。
 
陳偉志嘆了一口氣,對於自家表哥的態度再清楚不過,所以他便關上了房門,不在去注意垃圾桶中的小紙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