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契合(三)

 

水潺潺流動的聲音回盪在藍色的浴室,藍癒已經沒有心思去注意這間美輪美奐的空間,他現在只想要休息,好好的洗完澡之後睡在軟綿綿的床上。
 
從手上取下的手錶放在旁邊的小桌子上,他直接走進浴室。
 
光滑的肌膚覆上淡藍色的泡沫有一種說不出的性感。哼著知名的小曲子,他的眉梢終於稍稍的舒展開來,忽然大腿根部傳來的刺痛讓他睜開眼睛。
想來是今天騎馬的時候磨破皮的。
 
新鮮的傷口碰上了刺激性的泡沫,總結就是讓他痛的受不了,快速的沖掉身上的泡沫,他套上一件外衣就出來。
 
「我居然不知道自己這麼嬌貴。」輕哼了一聲,藍癒掰開自己的大腿,連騎一下馬都可以騎到破皮。
 
正想沾自己的口水抹在傷口上時,房間的門豁然被打開了,藍癒一整個愣住。
 
而進來的人也在同時愣住了。
 
因為剛洗完澡的關係,所以藍癒的臉此時是接近粉紅的迷人色澤,大張的腿露出引人犯罪的地方,這根本就是任君品嚐的意思。
 
藍癒快瘋了。
 
「你進門不會敲門嗎!」藍癒馬上闔上自己的腿,如果說剛剛的臉色接近粉紅,那現在就是紅到會滴血了。
 
「好迷人…不對,小癒你受傷了要跟我說啊,要不然我不會知道。」沒有回話,幾乎是彈指之間,狄爾出現在床邊用著抱怨的語氣說:「以後要改掉這一點,來。」
 
「來甚麼?我自己可以解決。」難不成要我兩腿大張讓你看啊。
 
「當然是讓我擦藥。」從身上摸出一罐小藥膏,狄爾看著藍癒:「所以把腳打開。」
 
「我不要!」藍癒緊緊的地抓著衣角,居然用這麼輕鬆的語氣,你以為是把嘴打開這麼簡單嗎。「我能自己療傷,你清楚的很,而且我才不要對男人做這種事。」
 
「張開我這藥不會留傷口。」
 
「不要。」一個大男生怎麼會怕身上留不留傷口。
 
「確定不要?」像是在下最後通牒,狄爾挑了一下眉說。
 
「不要。」藍癒也很堅持,難不成你以為用這種語氣我會怕你?
 
就這樣僵持了數十秒,他終於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
 
他的手像是被甚麼東西牽制住完全不能移動,往自己的手看去,一條條白色長短不一的細絲纏上了他的手:「你…啊!你做甚麼。」
 
「當然是擦藥,要不然呢?」按住藍癒的腿,狄爾理所當然的說著。
 
甚麼叫要不然,但是你用的方式一點都不理所當然,藍癒在內心狂吼。
 
狄爾轉開藥罐子,將透明的液體滴上藍癒的肌膚,然後細細的抹均勻:「因為你都不乖乖配合,所以我只能做下下策,要不然你怎麼會讓我擦藥。」
 
振動身後的翅膀,連接在尾端的細絲纏上藍癒的雙腿幫助主人好做事,藍癒臉紅的將頭埋進床舖。
冰涼的液體覆在刺痛的傷口上確實有舒緩他的不適,但是真正讓他臉紅的是狄爾的碰觸,狄爾現在正在揉捏的是讓人難以啟齒的地方,這怎麼讓他接受。
 
不知道過了多久,狄爾的手終於離開他的肌膚,藍癒暗自的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他的下身忽然被摁住,狄恩曖昧的靠近,柔軟的頭髮垂落在他的臉上,屬於他的氣息圍繞在他身邊。
 
「擦好了。」
 
「嗯…嗯,謝謝你。」僵硬的移動身體,藍癒不是很習慣有人對他這麼曖昧,但是狄爾卻沒有要移開身體的意思,反而將整個身體壓了上去,鼻子對鼻子:「怎麼了?還是不舒服?」
 
「已經好很多了,你…你可以放開我了。」為甚麼會變成這樣藍癒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心裡的警鈴不停的在作響,不妙,真的是大大的不妙。
 
「緊張什麼?」沒想到狄爾真的乖乖放手,還一副莫名奇妙的樣子。
難道想歪的只有他自己?
藍癒馬上拿枕頭遮住下半身,雖然他有穿底褲,但是還是很不好意思。
 
「沒有緊張,你看錯了,我、我要穿衣服你出去。」下了逐客令之後藍癒才想到,這裡是狄爾的家阿,難道還有喧賓奪主的道理。
 
但狄爾也只是起身,收起翅膀整理了一下皺掉的袍子:「等你穿完衣服記得敲書房的門,我在裡面。」
 
應了一聲,後知後覺的他才發現奇怪的地方:「不對啊,這是我的房間,你去書房做甚麼。」
 
「我沒有說這是你的房間。這是我們的房間,所以我當然可以進去,而且我還要睡在這裡。」,狄爾奇怪的盯著他。
 
我們?
甚麼時候變成我們的,藍癒僵著臉:「所以今天你會跟我睡在一起?」
 
狄爾點頭,嘴角很有個性的勾起迷人的弧度:「因為你是我『契合』的對象,所以是一定要的。」
「能不能不要。」他不要跟男人同擠一張床。
 
接著,狄爾用著複雜的眼神看著他,說:「你希望我被人誤會不舉?」
 
「這跟不舉有甚麼關係。」我又不是你的醫生。
 
「你錯了,這關係很大。如果是一對新婚夫妻,然後丈夫竟然都不碰妻子還要求分房睡,你做何感想。」
 
「那丈夫不是同性戀就是不舉。」藍癒說出他的想法,接著狄爾露出一種你說對了的表情。
 
「我這樣解釋你懂嗎,所以我不可能不跟你睡同一張床。」
 
…他好像自投羅網。
 
「所以你說的『契合』,其實是指你跟我必須結婚,然後我要成為你的丈夫跟你組一個家庭。」猛然地他意識到一個很大的問題。
 
狄爾又用一種「你錯了」的表情看著他,「不是丈夫,是妻子。不過基本上你說的都對,我以為我之前有說的很清楚。」
 
「你甚麼都沒有說!謝謝你的照顧,我要離開。」別鬧了,他沒有想不開到要跟男人結婚,而且他不要當女的那一方,這才是重點。
 
快速收拾自己零散的東西時,他的心臟瞬間傳來一陣劇痛,接著越來越劇烈。
那種痛,就像是拿著針朝心臟毫不留情的刺穿,猶如要刻進身體裡,直到他真的受不了,兩腳發麻倒地不起時,那巨痛才稍稍停下。
 
「你…對我做了甚麼。」藍癒臉色發白,氣喘吁吁的趴在地上。以前身體沒甚麼毛病,現在一來身體就傳出巨痛,還是在他想離開狄爾時,這怎麼不讓人將矛頭指向他。
得不到人就使用賤招,看來自己的眼光似乎並不怎麼好。
 
但是,當他虛弱的抬起頭時不禁也楞住了。
 
在他面前從不露出痛苦姿色的狄爾,現在正跪在地上一副很痛苦的樣子,左手抓著桌子,右手揪著心臟的地方滴著冷汗。
 
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抓著桌子的手,力道猛的連關節都泛白,汗如雨滴般滴落在地板。
對方發出低沉的呻吟,可見這痛苦非比尋常。
灰藍色的秀髮因為汗水整個黏在他的額上,狄爾持續的整整十分鐘,才結束這漫長的痛苦。
 
「這就是不『契合』的下場。」他抹掉頭上的汗坐上離他最近的椅子,解開身上的銀色長袍,狄爾將它隨便丟在地上:「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痛苦的時間會越來越久,直到我們的身體器官壞死。所以我們不能離開彼此,還要盡快的完成契合,而時間期限就是這個月的…月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