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契合(二)

 反正死人復活也很奇怪,還不如留在這個世界好好的過另一個人生。
雖然不能說出男子真實的姓名,但是男子有個替代的名字,其他人都是這麼叫他的。
 
「狄爾,已經過很久了怎麼還沒到你家。」懶懶的掛在他的身上,藍癒無聊的向下望。
之前手錶在摔下月台時就壞了所以他現在並不知道時間,但是他僵持著同一個動作直到身體都發麻了,這表示一定過了不算短的時間。
 
「應該快了,你看!」狄爾用著它巨大的翅膀帶著他翱翔在墨綠的夜空中:「過了那個山丘就會有人來接我們。」
 
「還要人接?你的翅膀是裝飾嗎?」居然要人接,真是太不懂得獨立了。
 
被懷中的人兒批評的像是無能的人,狄爾只能苦笑的搖頭:「又不是我願意的,如果不是家裡的老爺子不允許我寧可就這樣抱你回家。」而且,這一趟回去又免不了一陣罵…尤其是在這一天。
 
「無聊。」
藍癒瞥過頭,甚麼事都神秘兮兮的,這個不能說那個不能做,又不是小孩子還要大人同意。
難到他就不能多一點自主權嗎?
從小到大鮮少被人約束的藍癒瞧不起的哼哼兩聲,明顯知道他在不滿甚麼狄爾還是只能苦笑,希望他這種態度能延續到見了老爺子之後。
 
但是狄爾很快就知道他錯了,因為藍癒唯我獨尊的能力更上老爺子,就連老爺子也拿他沒辦法。看到遠方出現牽著馬匹的人群,狄爾降落地面放下了懷中的人。
 
「少爺。」對方恭敬的將繩子交給他,狄爾微笑的牽走自己的愛駨:「上來。」
躍上馬背,他抓了藍癒就開始奔馳。
 
藍癒不再說話隨著馬背上下晃動,後肩底著厚實的胸膛這讓他不自覺得安心。
奇怪的陌生人…但是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會對陌生人產生好感,藍癒望著前方開始發起呆來,以後該怎麼辦,難道要一直寄住在狄爾的家中,久了也不是辦法,而且他並不想一直靠人吃飯,這讓他錯覺自己是小白臉,他沒這麼無能。
 
「小癒?」驚覺懷中的人不再有動靜,狄爾試叫了幾聲,然後才放心的勾起唇角。
 
懷中的人安詳的熟睡在他的懷中,微長的髮絲輕輕的拂過主人的臉頰,若有似無的微笑掛在剛剛還在抱怨的人臉上。
 
跟在左右兩旁的下屬,看到自己主子心情頗好的親了一下坐在馬背上的藍癒,雙雙互相交換眼色都不自覺的滴下一滴冷汗。
 
等他們到達目的地,狄爾輕晃醒藍癒。
「怎麼?已經到了?」半夢半醒中他讓狄爾接下馬,然後微張開眼睛,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震住。
 
我的天,怎麼會有土地是飄浮在半空中的,揉了一下眼睛確認不是幻覺後,他闔起過度驚訝而張開的嘴巴。
往右邊看,一隻黑龍在旁邊飛舞,很正常!
往左邊看,似鳥非人的生物在空中高歌…
 
「這是正常的,這是正常的…」藍癒一再的催眠自己,但是當他看到自己腳下是空無一物的高空時他瞬間崩潰。
 
「這根本不正常!!」直接跳起掛在狄爾的腰上,藍癒嚇的快哭出來了。
 
為甚麼他們可以若無其事的站在半空中,為甚麼他們都不替他這個正常人想一下,誰有辦法一睡醒發現在半空中還能保持鎮定的,他不要摔死。
 
「乖,放開我。」有點被嚇到的狄爾抓住藍癒緊抱住自己的手勸說:「你這樣我不能走路。」
 
「我不放。」像是溺水時的救命浮木,藍癒緊緊的攀在狄爾身上怎麼樣就是不放手。
 
發覺對方身體抖的厲害,狄爾這才驚覺:「難道你有懼高症?」
 
被說中痛處,藍癒顫抖的不說話。
 
「可是你剛才明明就沒事。」想起他抱著藍癒飛在空中的場景,狄爾疑惑的提問。
 
那是因為剛才沒有飛很高,況且現在是待在十幾層樓高誰不怕!
 
最後迫於無奈,狄爾只能再抱著藍癒飛進那飄在空中的宅邸裡。
 
 
一踩到地面,藍癒馬上從狄爾的身上跳下來,臉紅的像是香醇的蘋果,他從沒在外人面前這般讓自己的糗態展露無疑,這一天真是多災多難。
 
「你以後睡這間,晚一點我再來找你。」開啟旁邊一扇豪華的房門,狄爾先讓藍癒認識自己的房間:「裡面有衣服,當自己家。」
 
 
當狄爾帶著身邊的下屬離開房間後,藍癒終於趴倒在床上。
直到現在他的手腳還是止不住的在顫抖,他有懼高症雖然不是很嚴重但依舊會害怕,不過以前收養他的親戚並不知道,說不定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不知道。
畢竟當時他還只是小嬰兒,能相處的時間也就只有短短的一年…或許再多一點,怎麼可能知道。
 
嘆氣的反身側躺,他的視線掃過整個房間,清一色是綠色為主,該有的都有,就連簡易廚房也包括在裡面。房裡一共有三個門,扣除連結走廊之外的還有兩個,打開靠近窗戶的咖啡色房門,裡面是藍色系的衛浴設備,而靠進廚房的房門裡頭則是一間小型資料室。
 
四面牆全是由書櫃組成,牆上滿滿的全是他看不懂的原文書,雖然有少數幾本他看的懂,但是一翻開內容藍癒便馬上放棄。
 
雖然他不算愛讀書,但就算是一般人也很難拿著有關政治的書,看的津津有味。
藍癒又重新翻開手中的書---李宗吾的厚黑學。
 
拜託!這是我們這世界的書吧,一個異世界的人跑去我們這個世界收集這類型的書幹甚麼。
 
從左邊的書架翻到右邊的書架,從上面的書櫃翻到下面的書櫃,不是英文就是俄文,不是法文就是德文,藍癒的臉幾乎全黑,或許,狄爾根本是個地球迷也說不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