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書 - 平常







 現在是酷寒的臘月,不盡人情的低溫無情的佈滿了整個房間,唯一值得高興的,是房間裡唯一一台的暖氣正在散發熱氣,不至於讓人冷到睡不著。
不過在如此的條件下還是有但書,擾人清夢的聲音在幽靜的清晨響起,聲音不間斷的出現,直到床上的人終於受不了。
 
紀敏渂是被手機吵醒的,他睡眼惺忪的抓起擾人清夢的兇手按下通話鍵。
 
「喂?你起床了沒?」手機的另一端傳出動聽的嗓音,隨著像是收東西的沙沙聲,沒有聽到回應,電話裡的人又再問一次。
 
「你害怕嗎?」他翻身趴在床上,看了一眼床上的鬧鐘,突如其來的問了一句。電話的另一端疑惑的回答:「不會。」
 
「那你該害怕了。」
 
「為什麼?」
 
「因為有人想殺你。」他瞇著眼撐起身子滿意的聽到對方緊張的詢問聲:「誰?就睡在你隔壁,每天還會跟你一起上學的…我」語畢,他房間的門豁然被然踢開。
 
「你有病。」踹門的人有著與手機內一樣的聲音,他不高興的一手掀開紀敏渂的被子。
 
「知道我有病就關上門,我很虛弱。」他咕噥的拉回被奪走的溫暖,「拜託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你居然叫一個好不容易熬了三天夜終於能睡的人五點起床,口頭上的威脅已經算不錯了…你幹嘛。」
 
「要回老家祭拜的人不是我,給我起床準備。」對方扯回被子,拉起又要入睡的某人。
 
「老家又沒說要幾點回去,時間我定,中午十二點在出發。」
 
「可是我定好高鐵票…」
 
「退掉,我開車。」
 
不容拒絕的,他只好再讓紀敏渂繼續入睡。
 
 
當紀敏渂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接近十點,鹽洗好出房門後,他果然看到黑著一張臉的好友坐在他門口。
「我有這麼帥,需要讓你一直盯著看?」他隨手抓了抓頭髮拿起車鑰匙,「午餐在回老家的路上吃?」
 
好友不說話,逕自走到廚房拿出兩個大袋子:「走。」
 
公寓的大門,關上了。
 
 
黑色的跑車奔馳在單一顏色的高速公路上,紀敏渂帶著太陽眼鏡專注的盯著前方的道路,原本就成熟異常的臉蛋在搭配上太陽眼鏡後更不像是高中生了:「在看甚麼,盯手機盯這麼緊。」
 
坐在副駕駛上的人沒有理他,紀敏渂皺眉的拿過對方的手機,馬上引起手機主人的反應:「你延遲我今天的行程,我正在跟同學說今天不去學校做化裝遊行的東西,快還我。」
 
「只是學校的小活動,不懂為甚麼職廣跟綜廣要拚成這樣。」居然連假日都不放過。紀敏渂分心的看了一眼手機,無非是化妝遊行的主題與材料問題。
 
「你不懂,這是一往的慣例。」好友搶回手機繼續與同學討論。
傷腦筋,如果今天不能去學校,不知道小組的同學有沒有完成到一定的進度。該死的,沒事熬夜幹甚麼,害他預計要做的是全延遲。
 
「無聊的慣例…」紀敏渂無聊的嘖一聲,「皮卡丘,給我午餐。」
 
「誰給你皮卡丘,叫我的名字。」
 
「小智?陳偉志給我午餐。」差點被打,紀敏渂馬上改口,「我肚子餓了。」
 
「不給。」陳偉自繼續盯著手機,「在車上不准吃東西。」
 
結果直到最後,他們兩還是回到老家才開始食用遲來的午餐,不過那時太陽已經接近地表了。
餓了一整天的某人只好摸摸鼻子認命,決定下一次一定要在車上準備糧食,以免再次被壟斷糧食餓肚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