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契合(一)

 可惜現在的他實在是無暇欣賞這迷人的夜景,或許,誰能告訴他眼前的男子為什麼綁架他,會比糟蹋這個世外桃源還要來的實際。
 
「那個…」他嘗試開口,但眼前的男子卻噓了一聲。
「別開口,就讓我任性這麼一次。」如此無辜的語氣,這讓他如何捨得拒絕,但是問題來了,他與他素昧平生這無辜的語氣…是為了甚麼?
 
「可是我不認識你,我不覺得我應該讓你任性。」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男子,男子聞言勾起迷人的嘴唇,一雙魔性的雙眼好似在微笑。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但是我真的沒時間了。」他身子微微傾斜,雙手撐在他的兩旁:「如果這個月沒有『契合』,那我這麼多年的等待就全付諸流水了。」
 
這跟他有關係嗎?
 
他冷笑的別過頭,最近詐騙集團越來越誇張了,甚麼手段都有,連帥哥都出馬,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如果能找到逃離的路線,他說不定可以擺脫這煩人的糾纏去參加重要的研討會議,但如他所說,前提是要能找到逃離的路線,一想到這兒,他的頭忽然一陣鈍痛。
 
「逃也沒有用。」像知道他心裡打的如意算盤,男子輕輕的搖頭:「這裡不是人界,就算你離開我身邊依舊回不去。」
 
「那這裡是哪裡。」用力的搖晃頭想甩掉鈍痛,他努力的保持清醒。雖然隱隱約約知道這裡不是熟悉二十四年的世界,光從柔軟異常的草地就可以推測,但聽到答案還是會不自覺得感到訝異。
 
 
「秘密。」男子輕聲的在他耳邊吐出溫潤的氣體,「但是,之後你就會知道了。」
 
「甚麼跟甚麼,你到底鬧夠了沒。我根本就不認識你,裝甚麼神秘,我還有事快放我回去。」他險些氣瘋,額角跳動的青筋正在訴說主人即將爆發的脾氣。要是他在說不相干的事,他決定毀了這張俊美的臉。
 
「我認識就夠了。」男子依舊微笑,但是他接下去的話實在讓人笑不出來:「你,藍癒,在二十四歲時會死於交通意外,家裡無父母也無子女。小時候曾經被當成皮球在親戚之間來回流動,最後是已故母親的親戚看不下去,委託祖母收養才停止這漫長的旅行…欸!」閃過朝向自己的拳頭,他搖著頭輕笑:「被說中痛處也不能隨便亂打人啊。」
 
「誰管你這麼多,快、放、我、回、去。」撐起躺在草地上的身子,他已經面臨爆發的邊緣。
而且從他小時候熟之人間冷暖之後,他便從未真正體諒或關心他人,照顧好自己都來不及了,閒雜人的死活並不關他的事。
 
口頭上他是如此的不客氣,但是他確實想起來了,在來到這奇怪的地方之前,他被人推下火車月台,然後…閉著眼睛,藍癒不舒服的呻吟出聲。
 
「小癒說話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小心我不高興處罰你。」
 
「你有種,就讓我再死一次。」以這麼衝的語氣對上男子溫柔的話語他絲毫沒有覺得自己有錯,反正他已經死過一次也不差再死一次,沒有人留戀他,有差別嗎?
 
每個人都說要懲罰他、處罰他,又有誰稱讚過他,當唯一可以依靠的祖母也去了遙遠的地方之後他再也不曾有過溫暖的感覺。
 
男子啞然失笑又輕輕搖頭:「小癒說話的方式就是這麼誇張,不要因為沒人留戀你就這樣自暴自棄,至少我還是會心疼的。
 
「你…」藍癒啞然,鮮少被人猜中心事,這種亂了手腳的感覺讓他很不自在。
 
「乖,我知道你很委屈,所以我才帶你來這裡。」男子環住他拍著他的背輕哄:「不要逞強,讓你委屈了這麼多年是我不對。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逞不逞強關你甚麼事,不要碰我,不要管我…」他奮力的想掙脫出男子的懷抱,不妙,這感覺好陌生,這種陌生的感覺讓他不再認識自己。
 
「是,是。現在我還不是你的誰,但是以後就是了。」而且是親密到分不開的關係。
男子勾起微笑安慰著懷中的藍癒,現在必須讓懷中的人兒放開心胸,這樣等一下的「契合」成功率才會比較高而且比較不會危險。
男子不小心恍神了,而付出的代價就是被藍癒狠狠的咬了一口。
 
「無聊!」看著眼前的人捂著手臂,他心中終於有種暢快感。但是看著對方捂著手臂的手掌漸漸的滴出紫色液體而且越來越多,他開始覺得不妙。
 
「你…」有沒有這麼嚴重。
 
「沒事,等一下就好了。」男子苦笑的對他眨眼。
真糟糕,居然在這一天被傷到。
 
「怎麼可能沒事。」他滴的血都快滴成一挖小血池了,而這過程也僅僅只過了五秒鐘而已:「把手給我。」
 
「甚麼?」
 
「聽不懂嗎?快把手給我。」對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藍癒嚇的不輕,他不是非人類嗎?怎麼被他咬傷就好像會喪命一樣。「你如果了解我就知道我要做甚麼,快!」
 
男子雖然弄不清楚藍癒要做甚麼,他還是痛苦的伸出手臂。
 
藍癒接過手臂就將嘴唇貼了上去,便開始吸允對方怪異顏色的血液然後舔起傷口。
 
不知道對非人類有沒有用,藍癒喝下血液專心的對付流血的傷口,已經很久沒有對別人用這個了,能力應該不會消失吧。
 
感受到手臂傳來溫熱的觸感,男子知道藍癒正在吸允他的傷口,而且更神奇的是他明顯察覺到血液流出體外的速度越來越慢,一分鐘之後,手臂已不再流血。
 
「呼!終於停下來了。」這已經算不上再滴血了吧,用噴血還比較貼切。而且沒想到他對非人類也是可以用,太神奇了。
 
男子看著以止血的手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的效果居然比他這世界的藥效還要快,而且快上許多。
 
「你做了甚麼事。」
 
「再問之前,你應該要先說自己的名字吧。這是基本禮貌。」這點連他也知道。
 
「我不能說。」
 
「那我也不說。」
 
就這樣僵持了十幾秒,男子終於嘆氣的摸著坐在地上藍癒的髮,「我真的不能跟你說,因為只有「契合」的對象才能知道我的名字,雖然你是,但是我不能冒險。」
 
看見男子這麼難以抉擇的面容,藍癒忽然覺得自己不想知道了,為了掩飾不正常的自己他瞥過頭說:「還說你很了解我,根本在唬人。」
 
「這是我不對,我向你賠罪好不好。」
 
「你以為你在哄小孩嗎?我不需要。」
藍癒拍開對方的手「這只是我天生的能力,只要受傷了被我舔幾下傷口就可以癒合,沒甚麼特別的…你要去哪裡?」

察覺對方站起身,他忽然緊張的拉住對方的褲子,該不會知道他異於常人之處所以想丟下他吧。
 
忽然的想法讓他整個人僵住,原來他已經這麼依賴他了嗎?
 
「禮尚往來,你都跟我分享了一個這麼不得了的秘密,我不說我的名字你不覺得我太小氣了?」男子眨著紫色的眼眸,帶著笑意的唇勾起完美的微笑。
 
「可是你說…」
 
「我知道我說甚麼,但那是在你有可能不是我契合對象的條件下,而現在,你一定要成為我契合的對象。」他轉過身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他蹲在藍癒面前說:「聽好,我的名字只讓你知道。」
 
「喂!你…」
 
「我的名字是…」猛然颳起冰冷的強風,藍癒不得不瞇起眼睛以免受傷,而此時腦中忽然傳來聲音,他瞪大了眼睛。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揮舞著巨大翅膀的男人,在巨大的翅膀下來連結著許多細絲線,像是有自我意識的不斷在半空中舞動。
 
藍癒呆愣的看著對方,過了許久才露出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