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草原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660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28

****************

「我明天不能跟你討論,改個時間吧。」螢幕上,泰勞德穿著居家的衣服。

 
十一月底是最忙的時候,為了迎接白色聖誕,通常這個時候國外的公司會進入緊湊的工作階段,泰勞德當然也是如此。
 
陳軒一邊改草稿一邊問,「那你想改什麼時候。」
 
「下個星期日。」泰勞德摘下眼鏡,好像很累的樣子。
 
他已經一星期沒有好好睡過覺了。
 
陳軒瞥了泰勞德,這陣子相處下來他摸不透眼前的人在想什麼,當初他們合作,陳軒以為是因為泰勞德跟華倫有些什麼,因為華倫不接觸泰勞德,泰勞德卻主動提出願意合作,可現在又完全沒有交集,好像他們完全不認識。「之前就很想要問了,你跟華倫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以為他已經跟你說過了。」像是被挑起興趣,泰勞德勾起唇角。
 
「你奢望我相信一個騙子的話?」
 
「是,他就是一個騙子。但說的話真真假假,我也不知道哪句話是真的。他跟我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其實他這個人在學校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了。」
 
華倫與泰勞德讀的學校是寄宿學校,那種八歲進去22歲出來的那種。
 
學校分五館,時尚館,餐飲館,文學館,數理館,財經館,他來自時尚館,華倫來自財經館。
 
「你們不同科系啊。」陳軒有些意外。
 
「當然不同科系了啊,你看他騙人的技術多高超,跟我這種單純的小羊比,怎麼可能同科系。」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不知道上次是誰給了華倫下馬威的。「但他說他參加了你八十幾場的時裝秀。」
 
「我才幾歲,到八十幾場會不會太誇張了。」泰勞德笑出聲,「他騙你的,頂多三四十場而已,有很多都是我在自己的寢室辦的期中期末展示,他喜歡坐在門口一邊吃爆米花然後吐槽我。」
 
「聽起來你們真的很熟。」
 
「當然熟了,他還被我上過。」
 
……你爆點真的都不預告的是不是,哪天爆死人你負責啊。
 
陳軒咳了兩聲,「那真是熟透了。」
 
「原本是熟透了,但現在好像腐爛了。」泰勞德玩著眼鏡,很有興致繼續說下去,「他被我上過之後,我們就一直這樣了。」
 
「你強上他?」
 
「我是這麼沒品的人嗎。是他自己誘惑我的,你也知道那時候年紀輕輕很容易就被挑起。他原本想當上面的,結果我的身材太好,一推,他就成下面的了。」
 
原來是想吃人結果被吃了啊,真是活該,陳軒很沒良心的想著。
 
「然後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甘心,他就這樣跟我結仇了。」明裡暗裡總喜歡使絆子,「他從我這裡挖走不少好人才,原本以為那些小孩能有其他出入也不錯,沒想到一個個都被他玩壞了。」
 
「你知道他暗地裡都玩些什麼嗎?」
 
「陳軒我好像沒跟你熟到能說這些事情,再問下去就僭越了喔。」
 
陳軒一愣,沒想到泰勞德居然會這樣說,隨後回神,「泰勞德,你聽過Z組織吧。」
 
泰勞德眼神閃爍,即使只有一秒,但陳軒還是抓到這個瞬間,「你口中說那些被玩壞的孩子跟Z組織有關吧。」
 
「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泰勞德很快擺了一副我沒興趣的表情,但陳軒卻不放人,「你知道華倫跟Z組織的關係對不對,所以你才跟他保持距離。」
 
 這瞬間他好像看懂了什麼。說什麼華倫被他上全是假的,「不是他討厭你,而是你故意跟他保持距離。」
 
「何出此言。」泰勞德的眼神冷了下來。
 
「我之前就很好奇了,為什麼每次你邀約的廠商總是漏掉華倫,偏偏華倫又總是出席你的時裝秀。不是他不願意跟你合作,而是你根本不想與他合作。他一直在抓時機接近你,你卻一直不給他機會。你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已經說了,我跟他就是學長學弟,他來過我的寢室看過我的以前的作業,我們曾經很要好,約好出社會後又個自創品牌,然後一起合作。」說道這裡泰勞德盯著陳軒,「你還想聽什麼。」
 
「然後呢,你們現在並沒有一起合作。」陳軒抓到關鍵字。
 
「是。因為在我努力闖出名號的時候,在我看不到的時候,華倫不知道什麼時候走歪路了。他拐走了我好幾個模特兒,給他們吃藥讓他們用身體做一些骯髒齷齪的事情。然後我就絆了他一次。」
 
「三年前,華倫開的公司差點破產。」陳軒想起了那則新聞,因為華倫的公司與寶石有關,連帶牽扯到股票以及其他東西,所以他有特別關注,只是沒想到原來兇手是銀幕上的這個人。
 
「我讓他摔的淒慘以此讓他知道碰我的人會有怎麼樣的下場。然後他就開始恨我了,所有人都知道我與華倫不合,就你這個剛進入社交圈的新人才會被他騙。」
 
「這樣說不通,那你幹嘛還要來幫我。」
 
「一半是藍杰,一半是我對你的設計的確很感興趣。而且雖然華倫人很不可靠,但他的商品品質卻是一等一,所以並不吃虧。我是設計師,但也需要商業頭腦,商場上亦敵亦友,別告訴我藍杰沒有教你,所以你才會問這麼單純的問題。」
 
話風一轉居然轉到藍杰身上,好像在指責藍杰沒有教好陳軒,以至於讓他亂問問題。
 
藍杰真的是躺著也中槍,陳軒冷著臉,「不關藍杰的事。」
 
「你錯了,跟藍杰有關係,因為這案子他是中間人,是他把你交給我,所以你就代表他。他還有特別交代要我多注意一點,因為你對社交圈不熟。」只是我沒想過居然這麼不熟,泰勞德又說,「我是不知道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我只感覺到這次的案子他似乎打算放手讓你全部自己來。」
 
「他最近在忙其他的東西。」
 
「這不是我的重點。」泰勞德說,「我的意思是他放心讓你跟我學東西,這要有多大的心臟才能放手讓新手這樣玩。他很重視你啊。」
 
「……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泰勞德戴上眼鏡沒有說話,高深的表情讓陳軒誤以為自己又問了蠢問題,哪裡知道泰勞德在心裡想因為藍杰給了我下一季主題的單子。
 
陳軒與泰勞德這邊持續進行歷史之流的設計討論。
Z歆可就不是這樣子了,在陳軒忙著的泰勞德設計歷史之流的忙碌期,他們一波接著一波推出主題系列,以往以季為單位發表,而Z歆卻是每兩個月一波,像是用丟似的不斷拋出吸引人的話題與主題。
 
美其名是對E世紀這個老前輩致敬,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Z歆正狂妄的挑釁E世紀,翻出E世紀的經典系列然後再創,不斷創出的亮眼成績等同於在E世紀臉上打了巴掌。
 
 原是寶石設計翹楚的E世紀有逐漸被後輩追上的危機。
 
當田雅弦看到桌上的資料,他露出與本性不相符的清雅笑容。「我不會問你為什麼想跟我合作,但我很高興與你合作。」
 
華倫點頭認同,「我相信我們會合作愉快。」
 
雖然這次藍杰很大手筆的將泰勞的的案子放手給陳軒。
就這次的合作案而言,無論是跟泰勞德的意見分歧還是廠商合作,都有很大的問題。
 
雖然陳軒花了很多的時間在跟泰勞德進行溝通,但泰勞德的思維跑的太快,他可以在三十分鐘的會議裡變換了三種表現重點。
 
這樣快速思考陳軒幾乎跟不上,所以討論的越多次,泰勞德的耐心就越是被磨掉。
 
「你今天是不是忘記帶東西出門了。」泰勞德問,「你的腦袋呢,怎麼每次討論的時候你都忘記帶。」
 
「你三十分鐘就推翻我的設計,然後你告訴我的東西根本就是垃圾你讓我怎麼繼續下去。」這句話很耳熟又沒有,當初藍杰也是用這句話來回敬我的,沒想到現在又有人敢對說這句話。
 
「沒有感覺就是垃圾,你當初給我看的草稿不是很好嗎,我要的是那種線條,有某種東西想要衝破圖紙企圖告訴我什麼,而現在這些線條安安靜靜地躺在圖紙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