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草原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660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25

 一本雜誌差點往他頭上飛過,「好小子,居然到現在還在記仇。」
 
「老大,今天請你來不是讓你丟我雜誌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請你幫忙。」
 
「不幫。」
 
陳軒苦笑,他可是什麼都還沒有說耶。
 
「陳木炎的事情又加上破天荒找我,在怎麼沒腦子也猜到七八分了。」對方哼了聲,「好了傷疤忘了疼是不是,還想再去被扒一層皮是不是。」
 
「洪明宏老師,我很認真,請你好好聽我說完行嗎。」
 
連本名都搬出來了,壯年男子終於不嘴賤,目光沉了下來,「一定要插手?我看你現在過的挺好的,為何不繼續平靜的過下去。」
 
「或許那不適合我吧,你也前也常笑我總是安靜不下來。」
 
洪明宏沒接話,深知陳軒個性的他正等眼前的小夥子說出真正的動機,以靜制動,縱使有些任性的陳軒在碰上洪明宏後還是會乖乖的按照遊戲規則跑,「我有相好了。」
 
洪明宏嗯了聲。
 
「他的哥哥跟許瑞明是好友,然後他哥哥死了,被狙擊而死亡。就是幾年前那件事情,我被送去醫院沒多久。」
 
陳軒那時候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那時候陳軒跟許瑞明走很近,要說是交往對象也無不妥,不過只是許瑞明單方面覺得,陳楚原知道這件事情不過似乎沒什麼意見,想想也是,發現自己兒子是臥底而下重手的父親怎麼可能會在意自己兒子是不是歪的。
 
陳軒接近許瑞明是為了竊取更多內幕,更接近核心;陳楚原似乎打從心底就只相信自己,就連兒子也要過關斬將一層一層晉級,依照陳軒那時候的處境唯有接近較為核心的人才有實質幫助。
 
「動機就這麼單純?」洪明宏瞇起眼睛。
 
「是的,就像*所長茶葉蛋一樣,就這麼單純。」陳軒笑了笑,「喔對了,你知不知道陳木炎欠我一個幫忙。」
 
「不易外,他總是會挖洞把自己埋了。」
 
「他現在需要一個新的身分,一個剛出道的模特兒。」然後頓了頓,「我會安排他進去,有事情我也會接應,只是套個話應該不會太難。」
 
「那間公司的。」
 
「宮碘,最近出很多火紅新人的那一間。」
洪明宏思考了一下很快就答應,「底下有人正好盯上裡面幾個人,放陳木炎進去上面應該不會說話。」
 
「老大做事情最周到了,什麼都不用我操心。」戲謔的勾起唇角,老大還是一樣可靠。
 
「你就安心等著被操蛋。」又被這小子坑了。
 
「……老大,你說話真的很粗魯。」
 
有了新身分的陳木炎被陳軒認識的造型師抓去改造一番,還順帶的被帶去賽門那。
 
陳軒電話是這樣說的,在他的脖子後頭刺個跟照片一樣的符號,手鍊項鍊耳環很容易就被人識破,因為說不定有材質或者特殊設計,但是刺青這方面賽門可是專家,雖然會在身上留下一輩子的痕跡,但刺在頸後被頭髮遮著也還好。
 
「交到我手上,你放心。」賽門拉著透明手套,磨刀霍霍地看著陳木炎,「照片很清楚真是幫了我大忙。」
 
就這樣,陳木炎順利被改造成型男一枚。
 
這幾天下來陳軒已經可以拆石膏,他正坐在自己的位置裡忙著華倫的訂單。
綠色帝國那一批幾乎已經能結案,有泰勞德的保證諒華倫也不敢動什麼手腳,等結束後就是泰勞德的歷史之流了。
桌上電話響起,另一頭的聲音,道:「你讓我做的事情我已經交代好,你拿什麼東西賞我。」即便看不到人,陳軒也能想像電話另一頭勾起的唇角。
 
他讓藍杰動用一點關係送陳木炎進去,這樣陳木炎會更好行動,有藍杰的推薦就是有E世紀的保障,雖然沒有什麼實質的利益關係,但能跟這樣的大公司打好關係何樂不為,況且看陳木炎品行好像不差,宮碘二話不說就接手了。
 
「現在在上班。」
 
「我知道,我說的是下班。」藍杰好笑的想,怎麼自家另一半這麼可愛。「我們好像很久沒有做了,想到你那裏被勒著不能釋放我就心疼啊。」
 
被勒著也不知是誰裝的,現在才在貓哭耗子,「回去洗好脖子等我。」
掛掉電話,陳軒摸著手腕上的珠串。
既然要玩,就要玩大點的,想起藍杰總是將他揉來輾去就有點不平衡,不如今天就輪流一下,俗話說風水輪流轉,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前陣子他車禍的時候靡有抽空過來幾趟,那時候他們從點頭之交升級為手帕之交,想起靡跟他說過的那些亂七八糟藥劑,陳軒立刻就傳訊息過去,要靡今天晚上拿幾罐能用的。
 
「你需要的應該是這種。」靡做在陳軒的車子裡拿出小袋子,裏頭的藥劑很符合陳軒開的條件,「博士說還是試驗品,所以你不要加太多。使用說明已經寫成小紙條放進去了,記得用過之後要跟我說效果喔。」
 
「知道知道。」透明玻璃瓶裡悠晃著乳白色液體,陳軒心情非常好,啊忽然好期待今天晚上出現的即興節目。
 
一回到家便迫不及待的洗了個澡,喝了杯熱巧克力,美滋滋的縮在沙發上看電影等著不知大難臨頭的人回來。
 
結果電影太無聊氣溫太舒服,看著看著不小心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然後下一秒,他被驚醒。
 
「你怎麼睡在這裡。」藍杰一臉明奇妙,「臉還這麼紅,感冒了?」
不知何時回來的藍杰摸著他的額頭,溫的,沒有發燒。
 
陳軒有那麼一瞬認不出眼前的人,只覺得腦袋亂轟轟的,身子的每一寸都又酸又疼。
他很少發呆成這樣。
 
藍杰想也不想的就拉起沙發上的人拖到房間強制休息。
應該是累壞了,看個人居然都能看的像欲求不滿,而且有一點讓他很在意,剛剛陳軒看他的表情好像不認識他。
 
「不要拉我。」身體一被拉扯就像強行撕開肌肉,難受的很。
 
但陳軒不知道的是他以為他在抱怨聽在藍杰耳裡卻是勾引。
 
「你把那個開發藥劑給陳軒了!?」蕭哲難得大驚小怪,靡一臉不懂,「博士你說可以給人試用的啊。」
 
是能給人試用,但不是讓陳軒試用啊,「靡你有附註藥劑只能加多少對吧。」
 
「當然有!」感覺被誤會靡立刻替自己說話,「該寫的全部都有寫,只能加三個湯匙的量。」
 
「然後呢?」蕭哲問。
 
「還有然後?」
 
「湯匙的尺寸這麼多到時候他拿舀湯的勺子也跟你說湯匙怎麼辦。」
 
「這就是使用者的問題了。」開始接手蕭哲幫手職責的人不負責任地說。
 
「希望藍杰不會發生被反攻的慘案。」好不容易有像樣的金主上門,可不能因為用的新品被反攻然後結仇了啊,感覺很莫名其妙。
 
「博士你上次說藥劑過量的副作用是什麼來著。」
 
「知道要擔心你博士的財路了?」
 
「我只是怕我忘記寫上去,看還來不來得及打電話通知陳軒。」
 
蕭哲對靡這種反正我已經告知了接下來就不關我的事的態度很頭疼,以前就有金主被氣跑的紀錄。
 
「是不會嚴重到發生命案,但過量後的情況也難說的準,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我手上的數據又少所以對會發生的事情也沒概念。不過大概會有三個接段,第一階段是身體會過度疲乏,因為藥劑正在產生乳酸,第二階段是嗜睡,身體極度透支後會讓精神恍惚破壞思考能力,最後階段就是獸化等著被上。」
 
「這次的藥劑感覺很烈。」靡覺得自己不應該把藥劑送給陳軒試用了。
 
「他當然烈了,因為這批試用品本來就不是為了情趣而做的,他是為了讓風化場合的人做調教用的。」
 
真不知道用在他們兩身上,是誰遭殃。
 
成為蕭哲與靡談話主題的陳軒他們則還處於風平浪靜的階段。
 
好不容易說服陳軒去房間睡覺的藍杰一洗澡出來就看到客廳桌上放著的馬克杯以及一個空了的玻璃小瓶。
 
「想來應該是安眠藥吧,睡的這樣熟。」藍杰笑著,就知道耍這種把戲。
哪裡知道半夜睡的正熟的時候會被人弄醒,而且還是如此驚喜的方式。
 
「陳軒……」掀開棉被,爬在他胯下的人正努力吞吐逐漸甦醒的性器。
照理來說他跟陳軒都處於分開睡的模式,除非偶爾陳軒想要發洩或者自己把他抓上床,不然很少有機會能兩個人上同一張床。
 
「呵呵……好大……」波的一聲,陳軒笑呵呵的親著陰莖完全沒有被抓包的尷尬。
他一手握住根部淘氣的咬著陰囊,屬於舌頭的柔軟反覆碰觸藍杰。
 
藍杰第一時間是覺得陳軒腦子壞了,他立刻揪住陳軒的頭髮強迫陳軒仰起頭,果然發現陳軒迷茫的眼神,他哼哼的叫著用硬挺的地方蹭著自己的大腿,要不是情況不對勁,藍杰絕對立刻上身前的人兒,而不是在這裡糾結陳軒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陳軒,陳軒。」他叫喚。
但陳軒又埋回他的胯下,津津有味的又吃起陰莖,肥碩的性器被口水沾溼閃著曖昧的光澤。
眼前的景色太誘人,誘人到藍杰眼尖看到陳軒口袋露出來的小紙條。
 
拉出來一看,表情從不確定到面露笑容。
藍杰從容不迫的撥了通電話,雖然已經半夜電話卻被接起,顯然對方是個夜貓子,「就知道你會打來,你屁股沒事吧。」

*台灣連鎖店專門賣茶葉蛋,剛開始所長只是覺得同仁買早餐不方便而自己煮,直到現在已成為連鎖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