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99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21

 晚上華倫來接陳軒,他們約在一間離公司有段距離的捷運前。
穿上便服的陳軒有股休閒的魅力,「你還真的很不給我面子,居然穿這樣出來。」
「當然啦,我便是以讓你出糗為樂的,要是讓你太得意可讓我難過。」
他們來到一間私人別墅前,進去前華倫煞有其事的說,「裡面都是比我餓上百倍的惡狼,你應該有經驗了吧。」
 
「你這不就是擺明的要讓我被吃嗎。」陳軒下車後泛起陌生的笑容,「還好我沒真的認真打扮,不然就真的要忙死。」
 
「彼此彼此,既然都是同一個圈子的人,你坑我我坑你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不是嗎。這一點小心意就當我送你見面禮。」
回以一個微笑,陳軒轉過身時瞬間沒了笑容。
眼前的陷阱看樣子是躲不過了,原本只是想要賭一把華倫不敢真的帶他來,哪裡知道他還真的敢這麼做,不過說不定只是個正常的社交場合,現在想這些也可能多操心了。
會場的門口有保鑣把守,每一個要進去的賓客都必須拿出他們被邀請的證明。
從窗戶看進去有人正在聊天有人在吃東西,輕鬆的氣氛像是一個愉快的小宴會。
 
「我沒有邀請證明,很可惜看樣子我是必須缺席了。」聳著肩,陳軒一個轉身往反方向走。
華倫及時拉住,溫熱的感覺從陳軒的手腕傳了上來,「你應該有那個證明,如果你真的是這個圈子的人,不要跟我說你忘記帶了,暗示的這麼明顯,除非你不是忘記帶而是沒有。」
 
他們倆人的詭異行為立刻引起保鑣的注意,「先生,你們在幹嘛。」
 
「喔不好意思,我們正在找證明,可能動作太大讓你們以為我們起了衝突。」然後華倫朝著陳軒挑眉,「你到底找到了沒有。」
 
陳軒盯著華倫,彼此正等待誰先鬆手,誰先示弱。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樣煎熬,保鑣質疑警戒的視線黏在他的身上,而且他看到保鑣已經拿起對講機如果再不出事證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一點都不好玩。
 
「不好意思,他的在我這裡。」兩條手鍊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看到物品主人的當下陳軒幾乎失去語言能力,瞪大的瞳孔滿是不可置信。
 
「原來是這樣啊,那各位請進吧。」確認證明後,保鑣便放人進去,沒有注意到血色盡失的某人用能殺死人的眼神瞪著不請自來的無禮之徒。
 
「哎呀,沒有想到我們會再次見面呢。堂堂E世紀的總裁怎麼會光臨小小家宴。」
 
「畢竟你將是我們公司下一個合作對象,能有機會交流我又怎麼會放過。」一身西裝的藍杰微微一笑,神不知鬼不覺的扯了陳軒一把帶進自己的安全區。
 
「那你身後的那位是?」
 
順著華倫的視線望過去,陳軒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我的朋友,他也有入場證明,所以不礙事的。」藍杰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也沒什麼意見了。雖然我很懷疑你們證明的真假。」華倫面不改色地說。
 
「只是個證明還有真假之說,你也太會亂想了,既然你有這麼豐富的想像力怎麼不寫點什麼東西出來,說不定有出版社有興趣。」
 
「說笑了,這些只不過是是不登大雅之堂的笑話,聽聽就好。」說著華倫就轉身,「那麼,各位請自便。」
 
帶華倫一離開視線,陳軒張開嘴巴準備質問沒想到藍杰到是先開口,「等這場戲演完再說,別想質問我,我跟你似乎有很大的問題,大到你還有秘密瞞著我。」
 
「你想要怎麼離開。」陳軒只能硬是改口,剛來就離開這是一件相當失禮的事情。
 
「我沒說我要離開,我今天來是為了拓展我的副業。」
 
「你有副業?我怎麼不知道。」
 
「最近才有的主意,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是個行動主義,有了想法就想要試試看。王子狀說他今天難得出席,讓我來看看。」
 
說曹操,曹操到,王子狀朝他們仰了脖子讓他們過來。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略為詭異的男子他的身旁還有一名看起來很青澀的少年,「蕭哲,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朋友。」
蕭哲抬起眼,陳軒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是被他打量的眼神盯得很不舒服。
「博士。」少年扯了蕭哲的袖子,「你又犯了。」
 
「抱歉,壞習慣了。子狀說你有有趣的東西要跟我分享,拿來吧。」收回目光,蕭哲挺起駝背的身子鬆鬆筋骨。
 
藍杰拿出一份文件,蕭哲很不滿的打掉藍杰的手,「我說的是東西,你這是紙。」
 
「我只帶紙本進來,產品我放車上。」
 
「很好,看起來你朋友挺不錯的。」蕭哲對王子狀說。「知道這裡全是讓人噁心的畜生,好東西不能帶進來。」
 
「我朋友,有差過嗎。」
 
「你就是最差勁的那一個,還真有臉說。」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王子狀,蕭哲拉過少年,「走吧,時間就是金錢,你們這群揮霍慣了的敗家子。」
 
「抱歉,博士說話就是這樣,不要再意。」少年被扯走前抱歉的說。
 
「好有個性啊,你朋友?」藍杰笑了笑。
 
「我朋友一直都這麼有個性,那群朋友裡還包含你。」王子狀不留情地說。
 
陳軒只想吐槽,你們各個都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
 
他們一群人居然就這樣進入會場沒多久又毫髮無傷的離開。
在離開時陳軒與華倫對上視線,那刻華倫勾起唇角目送他們離開。
 
「等一下你跟我車。」蕭哲將車子開到他們面前說。
蕭哲的車子是與他們很不相稱的大紅色,多麼騷包的顏色啊,陳軒默默地在心裏打評語,真不知道他的家是不是也會讓人大開眼界。
 
可惜蕭哲的家相當正常,一樓專門接待客人,二樓是客廳外家廚房,三樓客房四樓臥室,五樓就是蕭哲私人的研究所。
一樓的擺設相當整齊,門口有一副對講機,而右側則是電梯;往裡面走是接待室空間挺大的塞進他們五個人都不算擠,在進去就是廁所樓梯,看得出來其實蕭哲品味不錯。
但是陳軒還是不懂為什麼車子不能像房子一樣挑個適合自己的呢。
 
「靡,你先去泡茶。」蕭哲說。然後等靡上樓後藍杰自然也拿出今天的主軸,那是一個盒子,黑色的盒子。
 
打開後裡面躺著一個小銀環,陳軒立刻就看出來那個與自己身上的是同系列的設計,只不過銀環上面多了點簍空設計。
 
「你就是要讓我看這個?」蕭哲嗤了一聲,「這東西我看過成千上百個,你有什麼理由說你這個是最特殊的。」
 
「因為他的設計主軸是最適合的位置,我想博士對類的詞是最感興趣的,難道你不想要試試看嗎。」
藍杰說,拿出設計放在蕭哲手上。
 
蕭哲看了一眼,「行吧,就看在王子狀的份上,我會使用看看。說明書呢?」
 
「沒有那種東西。說明書自然是在你的腦子裡,不會在我手上。」
 
「喔這下子我感興趣。很好,我喜歡你的個性。希望你的這份禮物能延續我對你的好感。」
 
「靡,送客。」
 
剛端茶下來的少年愣了一下,「這麼快就要離開了?」他的茶才剛泡好耶,這次他用的是玄米茶,博士最愛喝了。
 
「他們只是拿東西給我而已,茶給我,我沒有說我不喝。」
 
靡笑開懷,樂呵呵的把茶放到蕭哲手上,「我就知道博士一定會喝我泡的茶。」
蕭哲覽過靡的頭親了他一下,「乖送客去,等等有好玩的。」
 
靡的小臉紅的跟蘋果一樣,替藍杰他們開門。
「我第一次看博士這麼喜歡別人送的東西,希望你們下次再過來喔。」
 
這叫喜歡?
陳軒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好像變差了,那個態度居然叫喜歡,怎麼樣才算不喜歡。
然後在他看到樹旁堆積如山的性愛產品後有了解答,對,蕭哲是真的喜歡他們的東西。
 
「你拿的東西跟之前給我看得不太一樣啊。」王子狀說了今天第四句話。
 
「商人就是要知道對象是誰並設計出對方喜歡的東西,之前給你看的是樣本,既然你跟我說了他的喜好我自然要變的花樣,這就是客製化。腦袋要知道變通啊你。」
 
「那我怎麼沒有客製化的禮物呢。」
 
「這個嗎,如果這次成功,我考慮一下。」
 
「去你的。」王子狀笑了兩聲,「如果你要幫我做,記得要做個能綁住手腳的鎖鏈,我家小貓身
手太好常抓傷我,我需要個鍊子。」
 
「抓到了啊?」藍杰問,居然沒有說不夠朋友。
 
「沒啊,抓到後又跑去當野貓了,看來他還是比較喜歡跟狗混在一起,想來現在也沒有事情,就讓他去玩了。」
 
「知道了,既然你喜歡這樣的我下次再做給你。」坐上車子,藍杰朝王子狀揮手道別,「接下來,就是你跟我的問題了。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好像很常這樣子開小會議呀,我的設計首席?」
 
陳軒抖了抖,原本以為躲過的陷阱殊不知只是另一個災難的開頭。
 
 
作者語:
蕭哲是博士的性愛早晨裡的博士喔
這樣子少年大家應該知道是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