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17

 回國後陳軒與藍杰同居中。
這都是在計畫之外的插曲,安排好的計畫被某人無恥地攪和著,然後生活中有了他的痕跡。
翻著被打包回來的行李,這一刻有點不踏實。
有很多東西要在整理要在規劃,他已經很久沒有跟人同居了,還好藍杰很知趣地沒有強要兩人同房。
他們前進的速度很慢很慢,雖然身體上已經超前很多,但是感情上他們彼此都還在幼稚園階段。
 
「居然連這些東西都帶回來。」正拆開某個紙箱,陳軒發現了個懷念的東西,一張照片。
勾起的唇角滑成平線,手一個緊,照片成了紙球。
 
整理完東西後他開啟了藍杰幫他新組的桌電,手指在滑鼠上輕快的點幾下頁面立刻挑出,總共分成三個,這些正是他電腦壞掉時離奇冒出的資料。
摸著手上的珠串他才想起來最近好像已經沒有遇到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沒想到珠串居然真的有用,果然應該要謝謝他才對。」
 
藍杰的屋子在他們出國的時候就已經請人來整理,有些地方有燻艾的痕跡,有些小角落也有王沐澄給的福紙,這就是藍杰的貼心之處,想起之前在屋子裡飛來飛去的玻璃,而現在他居然就住在這裡,感謝上帝他的膽子真大。
 
「喂,好久不見,我有些東西想請你幫我看看,你方不方便過來我這一趟……喔對了,我家地址換了……是啦,很久沒聯絡,因為我已經脫離你們了啊。」頓了頓,對方又說了些什麼,陳軒跟著點頭,「那些話你可以等到這裡再說,下班之後?好啊,沒問題我今天都在家。」
 
掛上電話,現在正中午呢。
「藍杰似乎在忙。」剛好有點時間,不如出去超商買點東西回來煮。
 
去了一趟超市回來藍杰的房門依舊沒有開,他也就自己跑去廚房開始料理起買回來的東西。
 
食物的香氣終於把房間裡的人挖出來,藍杰靠在冰箱旁給自己到了開水,「今天吃什麼。」
 
「簡單的炒青菜跟白飯,還有你最喜歡的牛肉。」
 
「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牛肉。」藍杰問。
 
「你說夢話時告訴我的。」
 
「你趁我睡覺去夜襲我。」
 
「你說是就是吧。」陳軒轉身吻了藍杰一下,「別跟我說話。」
 
這下子藍杰的舌頭徹底被貓叼走了。
 
小插曲過後,就是正經事。
果真如電話所說,約莫八點家裡來了客人。
「你居然還把他抓來。」開門後愣了半晌,陳軒看到被拎起領子的陽光男人,「他不跟你搭檔很久了,你們還有互動啊。」難怪這麼晚來。
 
「是他在我店門口堵我。」氣憤地扯著領子,陽光男人很不高興地推了對方一把,「居然還打我脖子,你知不知道這會死人的。」
 
「唉呦,你也怕死人,看來你老了啊前輩。」呵呵地笑著,「而且難得陳軒會打電話給我,咱們都很久沒聚一起了啊。」
 
「聚你去死,我等一下還有約,別把我抓進去。」
 
「讓你去夜店約人?你傻了吧你。」不知怎麼地對方的語氣降了八度,側耳在男子耳邊說了什麼男子臉一下子爆紅。
 
「原來是你這渾蛋!」
 
「嘿,別再我家門口打架,進來再說。」身為一家之主的陳軒發揮的特權讓兩人閉嘴。
 
進到房間他沒有打算聊天的意思而是直接破題,「你對這些案子有沒有印象?」
 
「我以為你已經退出了。」陳木炎思索地看著電腦,「打電話來讓我看這個,小心被老大揍。」
 
「人在江湖,明明都已經不想再碰他還是會自己找上門。」陳軒說。
 
「是啊是啊你說的都有理,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有個傷天害理的老爸已經很衰了,連自己也是個喜歡栽進麻煩裡的人物。
 
「這些不就是我修你電腦挖出來的資料?」王宏趴在桌子前問,「你到底遇到什麼事情。」
 
這麼一被問話氣氛可就緊張起來了,身為警察的陳木炎對這類型的案子最為敏感,很快就接過滑鼠點開所有照片以及資訊。
看他一時半刻看不完王宏沒趣的飄去冰箱,當自己家隨便找啤酒喝。
殊不知才剛開一瓶要灌就被人扼住手腕。
 
「別亂動啊,我……」深知王宏尿性的陳軒看到人不見就知道他可能去翻冰箱,但是現在這裡不是只有他啊。
哪知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藍杰被壓在地上,但也沒吃虧,因為王宏的臉隱隱浮起紅痕。
 
「……我現在不是自己住。」陳軒愣愣地說完。
 
「你怎麼不早說。」
 
「他是誰。」
 
兩個聲音一起響起,唉他突然覺得頭好痛啊。
 
「我剛剛聽到撞擊聲,誰摔倒了。」陳木炎冒出,看到王宏壓在藍杰身上,狗嘴吐不出像牙,「你有饑渴到是男人都可以騎嗎!」
 
啊啊,我要去找頭痛藥,誰都別攔我。
 
「哈哈不好意思,我以為阿軒現在還是自己住。」王宏抱著一手啤酒高興地坐在小沙發上開喝,「你有沒有怎麼樣。」
 
「沒事。你說你是陳軒的朋友,平時都固定星期日聚會嗎?」房間裡有兩個陌生人,很好,身為房子的正主居然都不知道有客人,有人該被打屁股了。
 
「也不是啦。」沒注意到藍杰若有所思的目光,王宏又開了另一罐,「他也很久沒有跟我們聯絡,因為有怪照片所以讓陳木炎來看看。」
 
「什麼怪照片。」藍杰挑眉。
 
「就是之前筆電壞掉突然冒出來的照片。」陳軒趕快接口,要是在這樣讓王宏解釋下去,他怕藍杰會不高興。「之前忙沒有跟你說而已。」
 
「阿軒,你的這些東西能不能備分給我。我看的很有意思,如果有研究出什麼再告訴你。」陳木炎轉過椅子問。
 
陳軒點頭,「要不要吃點東西,我剛好有賣菜順便一起吃。」
 
「我不要,我要吃比薩。」已經很久沒有健康飲食的王宏立刻拒絕,「都久沒聚了居然吃清粥小菜有沒有道理啊,要吃就吃比薩炸雞配可樂啤酒。」
 
「我也想要吃。」難得陳木炎會附和,藍杰也點頭,他也只好認命地拿起電話定比薩去了。
 
「但是說起來真的很久了,你現在都在幹嘛。」陳木炎滿嘴食物,含糊地說,「我沒想到說你還會連絡我們。」
 
「就簡單地過日子吧。上上班,放假休息而已。」
 
「老大很擔心你的身體,有時間去看看他老人家也好啊。」
 
回憶中的那個老人一閃而過,陳軒的目光飄了飄,「有時間吧,再說。」
 
「你騙誰啊,你的再說就是沒得說。」王宏吐槽,一手比薩一手雞腿吃的不亦樂乎。「當時老大勸你不要,你也是再說,脾氣拗的跟牛一樣。」
 
藍杰咳了一下,三道視線都落在他身上,「誰是老大。」
 
這下子客人終於知道自己闖禍了,他怎麼記得陳軒的身分是秘密啊,都是阿軒害的他們喜歡亂說怎麼他也不跟著攔人。
要不是因為氣氛太好有太多話想要說,他都忘記有外人在了
「阿哈哈,就是,老闆,你信嗎。」
 
藍杰也笑了兩聲,「不信。」
 
「就真的是老闆。」是阿軒以前的上司阿,只不過他會抓犯人就是。
 
「我也是他的老闆,他怎麼都不這樣叫我。」
 
「你跟老闆一起住!?」陳木炎驚訝著。
 
陳軒突然覺得這比薩太美味了,好像自己從來沒吃過一樣很認真地盯著手上的食物。
 
「你不會現在被包養當小白臉吧!」
 
「去你的小白臉。」手中的比薩黏在陳木炎臉上,不說話你當我啞巴,「你腦子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不知道裝什麼。」
 
「打下去打下去!」一旁的王宏很有幸災樂禍的架式,「我就是看你不爽很久了,讓你被阿軒打。」
 
「陳軒會打人?」
 
「不會,」王宏很快就說,「但是他有學過點穴,阿軒可厲害了,同是一個穴,老師教的是讓人睡著,阿軒點了可以讓人半身不遂,所以沒人敢惹他。」
 
藍杰的背瞬間滿是冷汗,原來自己剛從鬼門關走一回。
 
「阿軒為什麼跟你一起住啊。」
 
「因為他的房子被我退掉了。」
 
「為什麼退掉?」
 
「因為他最近被鬼壓,所以住我這裡安全一點。」
 
「你是神嗎?」黃宏問。
 
「當然不是。」
 
「那就是你喜歡他了。」
 
「……你這結論哪來的。」藍杰無語。
 
「很簡單的,上過邏輯推理這點東西很容易就看懂。」
 
你那裡上的課,請介紹我去上。
 
「對了,你是什麼公司的老闆。」
 
「E世紀。」
 
「那間寶石設計的大公司?」
 
看到藍杰點頭王宏有種被噎到的感覺,阿軒有沒有人告訴過你是床不要亂躺,是大老闆就不要亂睡,很容易出事情的。
 
「你們的關係是?」
 
「戀人。」
 
「阿軒啊啊啊啊,」王宏立刻跑去抱住陳軒的大腿,「就說床不可以亂睡了,以前你跟我搶床我是沒有關係因為我們都是貓,貓不出什麼東西。現在你真的亂睡睡出事情了。」這樣悽慘的哭訴有種被人始終亂棄的錯覺。
 
「我沒跟你搶床,那是我的床,你自己嫌床太硬非要跟我擠。」而且最後還是被陳木炎領回去的。無論如何,這場莫名其妙的哭訴在陳木炎一拳揍上王宏後,戲劇性的結束了。
 
晚餐過後,陳木炎與王宏各自離開,陳軒盯著電腦發著呆。
上面的圖片與文字檔讓他想起了某些往事,那是已經快要忘記的記憶。
年少輕狂的自己似乎已經在記憶中退色,那時候的陳軒已經死了,既然已經死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但是當這些東西又擺在眼前,他發現,靈魂中有些東西果然還是丟不掉。
 
「無言案。」到底與這些資料又有什麼共通點呢。
 
作者語:
還在想要用怎麼樣的方式去說故事,可能感覺會有些不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