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15

 德倫咬著雞腿從他倆間蹦了出來,「我的上帝,你們媚眼拋得不用這麼閃好嗎,」
有些嚴肅的氣氛頓時消失地是半點也不剩,美食佳餚當前兩人移開了視線,「你還準備了什麼。」
藍杰錯過身朝廚房走去。
 
陳軒蹭地燒紅了臉,他他他剛剛都說了什麼。
做點什麼,讓我相信你。
你還真敢說,疑心病重就去看醫生,什麼讓我做點什麼。
托瑞招了招手,把正在發呆的陳軒招了過去,「想什麼這麼出神,今天的主角是你,多吃點,不醉不歸啊!」
 
桌上瞬間出現了三打啤酒,艾爾莎跟德倫已經喝開,看到沒有啤酒的陳軒立刻抓著人就灌下去。
 
他現在怎麼有種誤入虎穴的感覺,等等,你那閃閃發亮的眼睛是怎麼回事,不會真的以為我能喝完全部吧。
 
「我身體不好。」一罐啤酒下肚,陳軒整個人都不好了。
酒精刺激著腸胃,後勁一下子來的快,腦子有些暈呼呼地。
做在一旁的藍杰也自己開了灌灌下然後一邊大笑看著自家員工被灌酒,「哈,灌死他,今天沒有人可以清醒地走出去。」
 
「別啊。」嘴巴裡又被塞滿吃的,陳軒口吃不清的說著拒絕的話,很沒形象的在小小的空間狂奔。
抓著一整隻雞的德倫像是抓了一顆手榴彈很有氣勢地吼,「站住!讓你跑,沒吃完這整隻雞我就當你孫子!」
 
「我還這麼年輕,想當我孫子還太早了,但是既然你這麼想當我也只好勉強接受你這不肖孫。」
人急了哪管得著形象矜持,一貫毒舌的本性這不就又露出來了。
 
德倫被嗆得沒面子,這下子手上的雞就更應該塞進那張嘴了,「你的嘴我看連我的雞巴都塞不進去,少耍嘴皮子了。」
 
「他吃得進去喔。」陳軒覺得領子被人提起,整個人被丟到沙發區,「想不想看。」藍杰跨在他身上,該死的跨下就在他面前。
 
「你想幹嘛。」艾爾莎他們正興致勃勃地看著這一幕,好玩的不正要開始嗎。
 
「幹你的嘴啊不然幹嘛。」藍杰說出足以令人吐血的話,他們兄弟會玩起遊戲一向很失控,而這只是剛開始而已。「德倫說你的嘴巴塞不進他的雞巴,但是我的應該可以,而且我有自信我的比他大。」
 
「這不是大不大的問題。」別再頂上來了,陳軒紅著臉不知道是因為即將發生的事還是因為過多的酒精。
 
「嘿,雞巴跟啤酒選一個。」托瑞握著啤酒跳到他面前,陳軒看著顛倒的托瑞罵了句該死。
誰知道托瑞下一秒就把啤酒整罐罐近他嘴巴,啤酒一股腦地往他頭上砸,陳軒有幸差點成為第一個被啤酒淹死的人。
 
「啤酒跟雞巴選一個。」看來某人真的是玩開了。
 
藍杰自豪地掏出性器往前頂,啤酒與雞巴,選一個。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因為藍杰的舉動而不自在,彷若因為這舉動而更加沸騰。
 
已經不想再被啤酒淹的陳軒陷入困難的抉擇,如果可以他倆個都不想要選。
眼看托瑞手拿兩罐準備直接下,他立刻大喊,「我選雞巴。」
 
「喔哈,這不是選了個好東西嗎。」藍杰扯著他頭髮壓上自己的陰莖,痞痞地笑著,「張大嘴啊,他們要看你的嘴多能塞。」
男人特有的麝香竄入鼻翼,炙熱的肉塊就貼在他臉頰上,表面上突突跳動的青筋清晰的藉由皮膚傳遞過來。
 
藍杰的體味似成了催化劑,催化了他內心的淫亂,理性之牆隨之崩裂。
陳軒張開嘴巴,舌頭貼了上去,軟熱的舌頭刷著脹大的陰莖,鼻子沾了不少透明的液體。
 
「在大點,這樣子我的雞巴是進不去的。」藍杰說。
他捏著身下人兒的下巴強迫大張,紫紅的性器毫不猶豫地就塞了進去,咽喉受了刺激不受控制地收縮著,突如其來的舉動逼得陳軒本能地揪住藍杰的衣服,眼睛因為缺氧而併出淚珠,可憐的樣子反而掀起藍杰的獸慾。
 
「這不是吃下去了。」雙手揪著陳軒的頭前後移動,紫紅的性器進進出出那張白皙的唇,怎麼看都有種禁忌被踩破的快感。
 
其他人也看得興奮,喝的喝乾的乾,場面正在失控。
 
看著藍杰脹紅的臉頰,陳軒撐著舌頭,故意挑釁地掃過龜頭下的凹槽,果不其然藍杰抖了下,看什麼,你能插我的嘴我就不能使壞,這什麼道裡。
不甘心就這麼被性器捅嘴,陳軒使勁了能想到的方式去刺激口中的陰莖,怎麼樣都沒想到不服輸的個性居然會在這時發作,藍杰一不小心居然就這樣被榨出白濁。
 
愣愣地看著滿嘴他精液的陳軒,他勾起壞笑,是男人都禁不起這種打擊,他立刻趴了陳軒的褲子,白淨的性器就這樣出現在眼前,俗話說的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我這麼快就射,我就讓你更快射!
 
「喂!你看,藍杰開戰了!」德倫扯著托瑞跑到正在口交的人面前,「誇張,有必要在我們面前幹的這麼火熱嗎,讓我們眼睛擺哪。」
 
「不知道擺哪你還跑過來。」托瑞推了他一把,「沒想到陳軒的雞巴居然是這麼乾淨的顏色。哈哈,真是有幸看到啊。」
 
「啊啊啊該死,你到底腦子有什麼問題。」用力蹦踹身下的人就是沒有一丁點移離的意思,自己的陰莖被看光,這已經不是面子的問題,這是羞不羞恥的問題了。
 
「在大叫,我就咬掉你雞巴。」喝醉了的藍杰脾氣可不怎麼好,揪著半硬的陰莖這就樣吸了進去。
陳軒咿了一聲,雙手從捶打身上的腦袋到揪住藍杰的頭髮,藍杰就像是掌握了他最敏感的地方,每一個角度,每一的點都照顧地無微不至。
 
浸泡在酒精裡的腦子越來越沉,壓抑的呻吟居然突破囹圄冒了出來。
 
「不要……該死,不要那裏……」靈活的在性器上來回游走,陳軒幾乎因為快感而喘不過氣,沒幾秒他居然就洩了。
 
這下子終於肯從他胯下爬起的藍杰掛著勝利的笑容,「早洩男,哈。」
 
「早洩?」成功被激怒的陳軒用力拉了對方一把,把他壓在身下,「你是在說自己吧。」
 
新的一輪口交比賽再度展開。
 
那天晚上的行徑陳軒現在想來只想要埋進地洞永遠不要出來。要知道等早上居然是在男人跨下醒來對他的震驚有多大,而且還是塞在嘴巴,該死的晨勃。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察覺到他內心中的鬱悶,窗外大片烏雲伴隨狂風暴雨,這下次不美好的心情又更加不美好。
 
餐廳裡倒的倒,醉的醉,吐掉嘴裡的陰毛陳軒發現艾爾莎不見了。
 
「早安。」
 
「早安。」艾爾莎正在廚房熬製醬料,看到頂著頭亂毛的陳軒率直得打招呼,反倒是陳軒有點迫窘,「你好早啊。」
 
「我通常也是這個時間起來做前置作業,反而是你,昨天喝這麼多頭不暈啊。」
是很暈,但是也睡得難受,這些話自然是說不出口,他搔著頭找了椅子,「有點口渴。」
艾爾莎遞了水過去,「我不知道你這麼敢玩。」
 
喝到一半的水差點吐出來,「這是誤會。」
 
「藍杰很少帶朋友跟我們認識,你算是第二個。」
 
「第一個呢?」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這樣顯得他很在意藍杰似的。
 
「他哥。」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陳軒的反常艾爾莎放下手邊的工作,舀了一碗湯放到陳軒面前。
 
又是中藥湯。
 
「他哥怎麼能算是他朋友。」應該算是親人才對。
 
「其實那也不是他親哥哥,藍杰的父母在財產爭奪中被人害死,他口中的哥哥其實是他父親弟弟的兒子。」
 
「還有財產爭奪……他到底是什麼身分。」
 
「很一般的人,就只是處在一個身不由己的家庭而已。陳軒,藍秦的死對藍杰的打擊很大,他們的感情絕對比一般的朋友、兄弟都還來的真摯坦蕩,但是上天卻早早地招回藍秦。」
 
「為何要跟我說這些。」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你是四劍客中的成員,我覺得有些事情可以跟你說。」
 
「但是藍杰總是多疑。」
 
「他是應該多疑,不然早就被人害死。在大學時候鬧的風雨可多了,要是他沒有那份機警早死了上千遍。這不能怪他,世界造就一個人,生在這種環境,多疑是他必須學會的第一件事。」
 
「唉,我不知道,有時候我真得不知道要怎麼跟他相處。」像昨天就笑得像個大孩子,有時候又嚴肅地像老頭子,該發現的事情總是沒看到,不該想太多的卻又總是往壞處想。其實這樣相處挺累的,因為總是要揣摩他腦子裡的東西。
 
「他帶你過來。就代表他是想要信任你的,站在高處總會有孤獨的時候,你看不出來他在跟你求救嗎。」
 
陳軒嘴角抽蓄,「我還真看不出來。」這戲演得太高招,就連我都看不出來你在求救。
 
「哈哈,你說這話我也不意外,因為他總會做讓人誤會的事情。」
 
「說真的,我問個問題,你為什麼總要拿中藥湯給我喝。」眼前涼掉的褐色液體浮了層油脂,陳軒問。
 
「因為藍杰要求的。」勾起唇角,艾爾莎說的話讓陳軒久久無法回神。
 
作者語:
發個糖,紀某繼續再接再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