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14

  ************************
縱慾了一整晚的身體向他發出了抗議,陳軒雖然很想要繼續趴著睡覺,無奈後穴的東西一直流出也只能起床。
 
坐在浴缸上挖著白色液體,一邊用水沖一邊清理,殊不知身後突然竄出一隻手,「藍……
 
掛上藍牙耳機的藍杰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對,昨天晚上很榮幸與您的夫人聊天……禮物是必要的,不,不會麻煩……
一邊說著電話手一邊伸進前不久還咬著他肉棒的地方,每挖一下身下的人就哼一聲,他惡趣味地繼續享受不能發出聲音的遊戲。
手指被夾在肉壁中,濕熱的感覺讓藍杰一大早心情就很好,不顧陳軒已經壓住他的手他還是逕自地掏,有時還會時不時按壓前列腺,搞地陳軒想呻吟又要摀住自己的嘴巴。
 
被操過頭的豔紅肉穴流出白色精液,陳軒看得臉紅心跳,拿著蓮蓬頭的手抖地不成樣,直把身體往後撐想要逃離魔爪。
要不是藍杰接過蓮蓬頭開始幫他清理,不然直到方才他們都像是在調情。
 
當清完體內的東西,陳軒聽鏘一聲,低頭看,陰莖又被套上了銀環。
藍杰甩甩手,看了他一眼,離開浴室。
 
原本有種自由的感覺,就在這一刻,陳軒錯覺又被關回籠子裡了。
 
從浴室出來後已經沒有藍杰的身影。
你在期待什麼,陳軒搖著頭,你情我願,何況我們都還有戒心,只不過是肉體關係你又有什麼不應該的期待。
 
腦子昏昏沉沉地似泡了一天的水載浮載沉,他很快就趴在床上睡著了。
 
而從外頭回來的藍杰看到陳軒又睡著,走到身邊,「有點發燒啊。」
因該是昨天的縱慾外加藥劑的關係,陳軒的身體本來就不好果然還是有影響。
放下從愛爾莎娜裡拿回來的燉物,他就進去浴室弄了條濕毛巾給陳軒敷額頭。
 
瞥見地上的電腦殘骸,他拿了垃圾袋把全部不該出現的東西都丟了進去。
直到眼尾掃到桌子上的銀色鍊子。
 
一晃眼,陳軒再醒來已經下午。
 
「醒了就先喝湯。」難得藍杰手上拿了一本小說,似乎看到正精彩連放下都捨不得。
至於他提到的湯,應該是放在床頭邊的保溫罐,「裡面……
 
早就知道陳軒要問什麼,藍杰想也沒想的就起身自己打開罐子先喝了一口,「沒事,你看。」
瞪著又被塞回自己手中的保溫罐,陳軒在藍杰的監視下乖乖地把燉湯喝完。
 
「算我拜託你,多愛惜點自己的身體。」
 
「我愛不愛惜是我的事,你家海邊嗎。」
 
「你這是在跟我生氣?」有趣了,「昨天是誰發情差點被人騎上去的。」
 
「不就一夜情。我是你員工不是你兒子,你還管我跟誰發生關係。」為何碰上藍杰他的氣勢總是被壓下。
 
「我說過商場上各個都是人面獸心,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記憶卡,你怎麼就是這麼不聽話。」這似在訓孩子語氣怎麼就聽的陳軒心中一陣詭異,你還真把我當你的兒子了是不是。
 
「奧古斯塔會把跟自己發生關係的人跟過程拍下來當成炫耀品,他在我們這一圈惡名昭彰你不知道?每個被他上過的人幾乎都從圈子裡消失了,你要是不看好自己的前途我也能看著你自尋死路。」
 
看陳軒不相信藍杰只能翻出手機點開某個對話框,那是個有上百人的大型群組,而奧古斯塔就將他與人做愛的影片毫不掩飾地丟在上頭炫耀。
聽著黏膩的呻吟聲,陳軒的心臟停了一下,要是他昨天真的就這樣給人睡了,今天上頭影片的主角就會是自己了。
一想到今後的大老闆會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自己就覺得難受。
 
「知不知錯。」
 
陳軒點了一下頭,難怪當時大家都有意無意地看他,原來是想著今天上傳的影片自己會有多淫蕩,諾大的空間有著數百人的交際場所居然沒有人願意出手,看來他還是學不乖,人心隔的肚皮,他怎麼就是習慣不來。
 
「還有這個,跟這個。」藍杰掏出黑色小零件,「都是從你的電腦拔出來的。」
一個是竊聽器,另一個東西陳軒不知道,可是他有預感這絕對不是好東西,「我的電腦是新的,而且不是我!」
 
藍杰因為他的撇清而皺眉,「我知道不是你,都跟你說要解釋,你還跟人跑,怪誰。」厭倦一大段對話都在說,不是我,我不知道,怎麼自家員工像隻不斷被採尾巴的貓。
「我現在要跟你說的就是這個,別一直插嘴,你在這麼愛插嘴我等等讓你插到嘴巴破我告訴你。」
 
太過露骨的話陳軒臉瞬間紅,安靜的像是挨罵的小孩。
 
「我一直沒有帶你來這個場合是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畢竟你只是我公司底下的員工我沒有像要讓你了解這麼深。或許你比別人多了解我一點,但那又如何,我不會因為這麼一丁點的不同就隨意把人帶來這個場合。我是真的需要你,你知道我們的公司一項穩定成長中,但是最近竄起的Z歆有點太囂張,預估在沒多久他可能會成為我們的敵人,所以在此之前,我們就該有新的對策。」
 
「你從品質上下手。」
 
「聰明。」雖然藍杰也只比陳軒年長個幾歲,但他到底在這圈子打滾多年,「現在就要說到華倫,他是我們需要的業主,但同時也有個噁心的興趣,他的行徑跟奧古斯塔一乎一模一樣,差別只在於他的戒心跟心思比奧古斯打重地多了。有錢能使鬼推磨,華倫有錢,既然有錢他就能做很多他想做的事情。」說到這藍杰頓了頓,「比如,他能在你不知情的狀況下裝上病毒與竊聽器;比如,他可以買通個個業界的人,悄悄地收集對手的資料;比如,他可以藉由晚上他人的紙醉金迷而握有弱點。情慾是男人們最可恥的罪,明知道會使自己陷入危機卻還是義無反顧。」
 
「我的電腦……可是這樣說起來就代表,我的電腦早被裝了竊聽器跟病毒你怎麼現在才動作。」
 
「你也是最近才在查我哥的資料,也是最近才在搜羅公司的大小事。」
 
「你駭了我電腦?」瞇起眼睛,陳軒看著口若懸河的人。
 
「也不算,就只是剛好在你中毒的時候看了一下你的電腦,又剛好在你幫我拿東西的時候翻了一下。恰好找到的。」
 
「你這理由留著騙其他人去吧。」恰好翻到,那東西在機裡面,你有種就在我面前拆開又組回去!
 
「那你故意給我臉色又刁難我是怎麼回事,還在你朋友面前羞辱我。」
 
「沒辦法,這是我們的入隊儀式,其實也不只是針對你,托瑞、德倫他們也都有被整過。我不知道你居然會就這樣哭了。」擺著一臉"我也被嚇到"的表情,藍杰欠揍的指數不斷往上飆升。
 
「可是你在給我的醒酒湯裡下藥……
 
「我沒給你下藥,那只是磨成粉的紅棗,你自己誤會。」而且華倫也在竊聽,這樣剛好會讓他以為我跟你有嫌隙,不然陳軒也不會這麼容易與華倫接觸。
華倫有他的可恨之處,可惜大家卻又不得不與他交往。
 
「所以說到底你就是在整我!」正經八百地說了這麼多還是不是一直繞圈子,「從誤會我開始,賣掉我房子,拆了我電腦,在朋友面前糗我,差點讓我被人騎,你數數你做了多少好事。」
 
「別亂套啊,房子賣了你可以住我家,電腦拆了可以買新的,被托瑞他們整就代表你入隊了,差點被騎也沒有好不好,你是直接被我騎……至於誤會,我之後已經查清楚了,真的是我誤會你。」前面的話陳軒的拳頭已經喀喀作響,最後一句讓他一愣,他剛剛在跟我道歉?
 
「你與警方目前沒有關係,我打電話跟熟人確認,他說你已經退休了。」
 
「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
 
「跟熟人確認就沒事?」
 
「不然你還希望我查出什麼?」接著他掏出某個東西,「之前整理房間看到的,你的?」
銀色手鍊看起來很新,陳軒翻出錢包自己的那一條還躺在裡頭,「不是我的。」
 
「或許是昨天不小心從奧古斯塔那裡帶回來的,你收好。」
 
「為何是我。」
 
「笨啊,到時候他來要東西時你還有籌碼可以跟他談。」
 
「我大可直接還個他,然後問作天的事情。」
 
這樣的硬脾氣藍杰不想再繞著這個話題,「反正收好,看你也喝了湯,在回去之前我們再去一趟達多詩特。」
 
「又要幹嘛。」
 
「艾爾莎覺得過意不去,讓我在回去之前過去她那一趟。」說著他便起身換衣服,「應該是彌補把你整哭吧。」
 
什麼跟什麼啊,陳軒跳下床跟著換衣服,但沒有很期待,有了之前的經驗他對藍杰的那群朋友感觀並不好。
所以當再次回到達多詩特陳軒的臉色並不怎麼好,一半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一半是因為回憶。
本應應該是營業中的店面裡頭黑漆漆一片,門口掛著休息中,已經有過經驗陳軒到是沒有猶豫就直接進去。
 
「人的一生中,有神無神,有信念有執著,有背叛有真摯,有漆黑如深淵有廣闊如大海,一但兔入此地,陳軒,你便無法再回頭,原是異界流浪劍士,你願意遵循菲比爾四劍客的會規,不論發生什麼事都絕不會違規嗎。」
 
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說著宣言,沉重的音樂適時地飄出,明明是有些可笑的行為配上這氣氛好像還真有這麼一回事,有人來到他身後手搭著他的肩,似一道靠山讓他撐住身子。
 
「陳軒,請你發誓。」
 
「我發誓。」音一落下,四周突然亮了起來,他看到托瑞他們躲在廚房手裡還拿著擴音器,愛爾莎切換音樂換了個輕快的曲子。
 
「噹啦,歡迎正式入隊!」艾爾莎給了他一個擁抱。
托瑞與德倫也輪番擁抱他,「歡迎啊,兄弟。」
 
說實話陳軒其實傻住了,他看看艾爾莎他們又看看藍杰,「這是?」
 
「嗯?藍杰沒跟你說?」收到疑惑的視線艾爾莎不解,「今天是來歡迎你正式加入的,昨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只有考驗,哈哈看來我們都把你整傻了。」
 
「但我不是讀菲比爾大學。」不知從哪來的槌子打散了陳軒語言能力,「我……
 
「菲比爾四劍客,第三條之二,入會條件。」艾爾莎說,「除了創始者四名,每人額配一名自己信任者,其餘者將無條件捨棄與禁止。」
 
這樣解釋起來有種很奇妙的錯覺,像是,像是在說他是藍杰最信任的人。
「很可惜,我不能接受你們的好意。」因為我壓根就不是個被藍杰信任的人,他對我有的只是懷疑,「我真的很抱歉。」
 
突然他的下巴被人捏起,黑影覆上,陳軒說話的能力瞬間被奪走。
藍杰在眾人面前咬上他的嘴唇,有侵略性的霸道的似要吃了眼前的人,托瑞吹了聲口哨,「嗯,這不是認真的嗎。」
 
幾乎要在失去氧氣的當下他愣是推開眼前的人,紅腫的嘴唇在在顯示著方才的強吻都是事實,「不能接受也給我接受,還是你要我強壓著你?」輕佻的文字語氣卻怎麼樣都與輕佻搭不上,藍杰冷著臉說。
 
迎面而來的氣勢震懾住了可憐的小設計師,這種從天而降的禮物總是那麼危險,強迫式的送禮方式陳軒遇過卻沒遇上這麼霸道的。
「你還在懷疑我……」你明明打從心裡從沒有信任我,為何要做這樣的設計。
 
「那你就做什麼,讓我相信你。」
讓我相信你,陳軒,讓我心中的不安消失吧,你不是總是不認輸,那就做點什麼讓我相信你。
 
作者語:
藍杰好霸道啊,送禮還可以送地這麼不客氣紀某真是生平第一次見識。
藍杰:不這樣某人不會收啊。
陳軒:但是來是太誇張的。
藍杰:如果我不這樣的話你收不收
陳軒:……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