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12

 巴黎時裝秀是眾所矚目的焦點,其實也不只有今天,應該說由泰勞德操辦的時裝秀沒有一場是不被注目的,火速竄紅的新秀能有今天的成績著實讓人大開眼界,況且除了能力外陽剛的外表也是吸睛的重要焦點。
有多少女男幻想夜晚被這麼著完美的男人擁抱,想當然那知名度又是更上一層。
 
而那名男人此時正站在後台專注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最後的呈現,犀利專注的眼神如同空中霸王而西裝底下拱起的肌肉像是為了獵捕獵物而蓄勢待發。
事實上,是的,每一場發表秀對他而言便是一場獵殺,走上伸展台的模特兒是骨架而他的設計是戰服,自己則是獵殺遊戲身後的主宰者,為了就是讓眼前的貪婪者有一場美味的饗宴與追逐。
 
「泰勞德,時間。」站在門口的曼菲塔爾戴著耳機看著手錶。
氣氛緊張難熬,心臟落下的鼓點咚咚地敲在他的神經上,每到這時候泰勞德總是很享受這份緊張。
 
「各位,開始你們今天的狩獵吧!」
 
張開雙手,野獸放出,狩獵開始了。
 
 
藍杰與陳軒雖然遲了點進會場,但還在允許範圍內。
但是……「這裡是溫室。」你確定沒有帶錯地方?
 
「別讓我在這裡嘲笑你的沒水準,你好意思說你是首席設計師。」
 
這話堵得陳軒瞪大眼睛,我、我只是說句話而已,能不能不要在這樣語中帶刺。
找到還有空著的位置他們便迅速入座。
 
這次時裝秀的舞台便是這裡,華哥溫室。
雖說是溫室,但能以此地為舞台便可知道這裡絕對不是這麼簡單,透明的頂蓋外是墨色的黑夜,溫室內的植物宛如深在亞馬遜裡的樹叢,來賓們規劃成了六個區塊,而每一區塊都有綠色植物長成的綠百業,似能看到對面又像是看不清。
陳軒左右張望,要不是藍杰揪著他的頭不要亂看,他可能都要把自己當貓頭鷹了。
 
通亮的室內啪地熄了一盞燈,接著又熄一盞,直到剩下最後停留在入口的一盞燈,也在同時原本只有人聲的空間與輕音樂的空間竄入了野蠻的氣息。
 
非洲排鼓的鼓點率先殺出,忽大忽小的擊點像極了正在探路的原住民,輕柔音樂在狂妄的鼓聲中消失隨即而來的大鼓的重低音,將現代人的視線帶到只有綠色與泥土的森林草叢。
 
舞台上出現了第一套作品,陳軒的眼睛幾乎離不開走在舞台上的主角,音樂配上服裝設計,他的眼睛與耳朵瞬間變成了泰勞德的俘虜。
 
在昏暗的舞台裡,一頭獅子撕開了眾人的視線,衣服上的設計唯一燈光下像是炯炯有神的獸之眼,他傲視天底下的生物,因為他是萬獸之王。
緊接著在他身後的是一位狩獵者,全場唯二的燈光塑造著他們兩人的獵場。
 
陳軒不常看時裝秀,有頂多也就幾場,但沒有一場是看得這麼有故事性。
因為模特兒走的節奏不同,他彷彿看到了不同場景,不同故事。
而他們走的路線一看便知道是設計者別出心裁的心血,當模特兒從開頭走到底時,第一個往右轉,緊接著走在他身後的則是往左轉,不同的方向象徵著追蹤遊戲的玩法,又恰好那綠色百業的遮擋效果,即便模特兒本身走秀,但穿梭在人林中的樣子也達到了一定的場景效果。
不同的角色交錯而過,水精靈、木精靈、原住民、鳥獸、猛獸、大氣、太陽,陳軒在這一個溫室裡看到了一個世界,一個滿是芬多精與動物、人們的烏托邦。
 
「綠色帝國。」
 
陳軒分神看了一眼說話者,藍杰聳肩,「這次的主題,你一直很想知道不是嗎。」
 
是的,綠色帝國,真的是太美太壯麗。
當時裝秀結束時陳軒來沉浸在意猶未盡裡,這是他沒有接觸過的世界,原來只是衣服卻能說出這麼富有張力的故事,此刻他的腦子正不停地轉動,心中有股熱流在打轉,他好像要畫點甚麼,什麼都好,有什麼東西一直出現。
 
「紙跟筆。」
 
陳軒不知道為什麼藍杰總有辦法看出他在想什麼,看也不看就搶過紙筆開始在白色的紙張上畫下心裏的震驚。
這是他從未有的衝動與興奮,飛快在紙上畫過的線條陰影是他控制不住的思緒,他要畫,他要畫出來,即便他不知道自己的腦子到底在想什麼。
 
當他從腦熱中清醒他身邊的人都已經各自離開位置打轉在溫室裡的各個角落,就連藍杰也消失不知去向。
 
他去哪裡了,陳軒收起紙張視線不停轉動,當他要起身的時候被一隻手按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剛看你畫的認真,請問你在做什麼。」溫潤的聲音煞是好聽,說話的中年男子微笑的將手中的杯子遞給陳軒。
 
陳軒知道他是誰,「奧斯特丹‧皮爾。」
雖然也不是說一定要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奧斯特丹是他看的主廚節目裡最愛的一位主廚。
能有幸在這裡遇見陳軒忍不住笑地像是看到糖果的小孩。
 
「是的,請問?」
 
「喔,我是陳軒,E世紀的人。」
 
「難怪沒有印象,原來是很少出來社交的E世紀終於放人出來了呀。」
 
「我不知道蔽公司在外面居然是不喜歡社交。」依照藍杰的個性,我還以為他定是看到哪裡人多就往哪裡砸。
 
「也不全是這樣說,但大多時候你們確實比較少出席,對了,你們公司就你一個?」
 
想起今天的不愉快,陳軒答:「是的。因為我們公司真的不喜歡社交。」
 
奧古斯塔被他後面那一句逗笑,「很幽默喔。」
 
接下來他們聊天的氣氛算是歡愉,本來這種場合就是要多認識不同人,但陳軒卻發現有意無意地其他人的視線總是往這裡飄,果然是因為奧古斯塔太帥了嗎,想想也是,他人既俊帥又溫柔不論是不是那圈子的人都很容易被吸引。
 
真的太幸運了,以後我一定要跟藍杰說,要是有這種場合請定要派我出來。
原本感情已經絕望的陳軒像是死灰復燃的火鳥,眼睛滿滿精神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勾人。
 
「好久不見,奧古斯塔。」當他們正聊到牛肉的性質時,一道爽朗的聲音應是插到他們之間。
敏感如陳軒覺得對方的聲音有種熟悉感,一回頭,「華倫‧密西斯。」
 
「這是打哪來的小鳥,是不是飛錯地方了。」華倫笑著又往前一步。
這樣輕挑的說話方式很令人反感,陳軒不自覺的皺眉很快又壓下皺紋,「E世紀,陳軒。」
 
「我剛發現一個有趣的東西,陳軒,你何不拿出那個來。」奧古斯塔的語氣有著炫耀,像是發現難得的寶物。
 
那是他剛剛不經意被奧古斯塔看到的塗鴉,說是塗鴉也就是一點首飾設計,在這場時裝秀誘發出的慾望而畫出的草稿。
 
看過草稿又看看他,「這真是不錯的理念。應該是綠色帝國給你的衝擊太大了對吧。」
 
永遠都是這樣,明明沒有說話但是其他人透過設計就好像能看清楚他似的,所以當他在設計學院上課時,他的老師總是對他說,你如果是個警察就註定走向失敗,而如果是設計者可能會有不錯的將來,因為你總是將自己表現在作品上;這段話在他心裡留下了點疙瘩,畢竟那時候他只想要成為警察而不是設計師,所以有一陣子他在逃避課程直到上頭壓著他再次回到教室去。
 
「對吧,你不想看到他設計出來嗎?」
 
華倫嗯了聲又看著草稿。
 
看似無所謂的動作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壓力,說了是草稿也就好玩而已,但他看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件大案子。要是他說不喜歡也無所謂,畢竟這本來就是他臨時興起的塗鴉,等等隨便推託說太潦草自己也看不太懂就好了。
 
「如果上面鑲我們的獸眼一定很好看。」
 
陳軒對上華倫的眼睛看到他眼中的興趣。
就在這時,他手上拿地好好的杯子被一股力量撞了一下,酒就這樣潑在了他身上。
 
奧古斯塔眼明手快地立刻幫他接住杯子,可惜紅色液體已經在淺色西裝上染下顏色。
「不是吧,就這一句話你可以失神成這樣。」奧古斯塔打趣地說。
 
「我、我不小心的。」陳軒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但能確定的是看來今天與他們的交談只能到此結束,「我先告辭吧。」
可惜這一次能夠接近他的機會。
 
「要不你到我這裡清洗,穿這樣出去也不好。」奧古斯塔突然說,然後又道,「反正我訂的房間就在旁邊的飯店走上去就是了。」
 
「欸這樣會不會太打擾。」而且我們才剛認識啊。
 
「你不會是在拒絕我的邀約吧。」收到哀怨的眼神陳軒噗哧一笑,「沒有,這麼誘人的邀約,就算是魔鬼的陷阱我都會義不容辭。」
 
進到奧古斯塔訂的房間,他很快就叫人把沾到紅酒的衣服那去清洗。
陳軒現在披著浴袍做在小客廳的沙發上,奧古斯塔定的這間房間屬於超豪華的那一種,一進門是小型交誼廳,右側的門打開是小客廳在進去才是臥室更衣間然後浴室。
他不可能平白無故就待在人家的臥室所以自然而然這小客廳就成了他休息的地方。
 
奧古斯塔問拿了礦泉水,「你應該不會想要再喝酒了吧。」
 
「你怎麼知道。」
 
「先不說你那紅到像蘋果的臉,光眼神我就知道你平常不喝酒。」他戲謔的語氣像是羽毛一樣輕搔著陳軒的耳朵,接著他拿過礦泉水一口喝掉,想藉由冰水冷卻逐漸高起的情慾。
 
奧古斯塔也喝下冰水,可是盯著他的眼神全是赤裸的慾望,「對了,你想不想吃我做的小牛排,新鮮的,今天剛拿到。」
 
「如果不麻煩,當然好。」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或許也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能沖掉藍杰帶給自己的不愉快,依稀記得藍杰好像有說晚上要告訴自己什麼,但是……這樣美妙的體驗不是每次都有的。
 
很快這空間就飄進了淡淡牛排香,體內的酒似乎開始發酵,伴隨著香氣睡意很快襲來。
喀地一聲,陳軒勉強睜開眼睛,「抱歉我睡著了。」
 
「如果你累了,要不要直接先睡。」奧古斯塔放下牛排善意地提醒,「你現在走出去也不好,很容易被搶,還是你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
 
好聽的聲音似安眠曲,好不容易睜開的眼皮又開始打架,「我……
一絲警惕閃過,他就算再累也不會累到就直接睡在別人家,況且還是接近要昏睡的情況。
奧古斯塔的身後隱隱約約站了一個人,有點透明有點奇怪。
 
可是他還來不及抗議,眼前便一片漆黑。
 
在他面前揮了揮手確定陳軒真的睡著,奧古斯塔才起身,他走到一旁的位子裡摸出攝影機,若有所思地站著,沒多久他又放回去。
 
敞開陳軒的浴袍,裡面就一件內衫與黑色底褲,然後坐回陳軒對面慢條斯理的切起牛排,一邊享受美食一邊盯著陳軒的性器。
每一口牛排奧古斯塔吃地極盡煽情,像是每一口都在享用陳軒的陰莖,直到桌上的盤子空了。
 
「可憐的小鳥,到底是誰把你放到這群貪婪的野獸裡的呢。」
 
滿嘴的憐憫奧古斯塔卻將陳軒放上床,從床頭掏出盒子,裡面裝有針與藥劑,裡面就是一點興奮劑,因為他怕陳軒睡太熟,等等幹起來像是在姦屍,那種感覺可不太好。
 
摸著有點肌肉的身軀,他挺滿意今天獵到的獵物,拉開陳軒的黑色底褲,半勃陰莖跳了出來,看到上頭裝了什麼有種今天真的撿到了好東西的感覺,摸著性器他將陳軒的根部消毒便把針給扎了進去。
 
「客房服務。」叮咚一聲,房外外傳出服務生的聲音,因為興致被打擾奧古斯塔有點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他都忘記還有衣服這件事。
 
作者語:
最近迷上看決戰時裝Z世代
很喜歡他們用不同材質跟主題即興創作
很刺激呀!
尤其看到成品出來都很驚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