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10

***********************
 陳軒身邊沒有手機沒有電腦,除了定期來的護士與醫生藍杰便是與他交往最多的人。
恰好這幾日的清閒能讓他想想到底是那裡出了差讓他走到這步田地。
 
要說到不自然那便是自王沐澄那裏開始,藍杰關在房裡的那一晚究竟是聽了什麼看了什麼。
他哥哥的死就真的這麼撲朔迷離,需要到這麼警戒的地步?
 
雖然他曾當過警察但知名設計學院畢業也所言不假,他是真的有去上課而且老師的評價也非常高,雖然這些都建在上頭一定要讓他學會的基礎上。
自那次事件,他退休後就只想要找一份好工作,他寫的履歷是真的只不過是請上頭把他的個人資料抹掉了些東西,怎麼就這點小舉動會讓藍杰誤以為他進公司心懷不軌。
 
說真的,要不是藍秦這件事情他怎麼樣都想不到會再次碰觸這一塊。
 
一想起來就煩躁,他看了看房間沒有任東西能讓他與外面聯絡,只有桌上削好的水果。
不過桌上飲料的毒又是誰下的呢,想起中毒一事陳軒的眉頭又皺在一起,他已經很久不想把事情想得這麼複雜了。
 
那杯飲料是他喝過的,既然之前喝沒有問題怎麼他喝最後一口又有毒了,在他位置上來來去去的人多得去了,就希望辦公室的監視器能拍到什麼。
意識到自己是在深入追究他就不由得苦笑,不,他不應該再深入了,他應該要放手而不是把自己再一次的丟進深不見底的泥淖。
 
與此同時,坐在自己位置上的藍杰手上是一疊很厚的身體檢查,如果只是平常不過的健檢還不至於厚成這樣,當初藍杰拿到自己也愣了半晌。
 
陳軒的身體很糟,雖然從外表看不出來但是報告上說明他體內的器官幾乎受損嚴重,莫不是這次毒下的少不然陳軒就真的要去了。
在王沐澄家中他曾打電話給王子狀讓他給一份警察名單,他想得很簡單他只要一份接手他哥案子的人員就好,卻不想王子狀給了一份就極機密名單,看得當下他都要嚇出一身冷汗,也要不是這一份名單的出現他作夢也想不到陳軒居然會是警方的一份子,又或者說曾經是。
 
接著他又託人調查陳軒的過去才知道原來他的過去被人抹掉點什麼,可惜一般的調查沒有辦法知道到底抹去什麼只能他自己推測陳軒進入公司意圖不軌。
 
「喂,記得你說你家小貓喜歡看流行展是不是,我這裡有兩張巴黎的票。對……你幫我注意一下陳軒身後是誰。」對方又說了什麼藍杰臉色沉了下來,「你要怎麼樣我管不著,我只想知道我要的。」
 
「你一直這樣關著我不是個辦法,你說說你要拿我怎麼樣。」沒想到陳軒在他進入房間的當下就開門見山。
 
「我什麼時候關你了,我這是救你,救你不被毒死。」
 
陳軒冷哼,「就打開門說亮話吧,你不就是疑我會害你。」
 
這樣硬脾氣的藍杰看了有趣,許是這樣才是陳軒得真脾氣?
反正他也受傷中不至於能對他幹嘛,「你是不是個同性戀。」
 
陳軒愣了半晌,「你就問我這個?」
 
「當然不,不過我挺想知道的。」
「你都已經吃到嘴還在問我是不是?你怎麼不問我被你上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身體有沒有不舒服?」藍杰立刻補,陳軒頓時一口氣氣得不輕,怎麼就忘記跟他鬥會鬥死自己。
 
「吃個水果,我接下來要問的怕你答得口乾。」
 
接過水果陳軒咬了一大口,「你還想問什麼。」
 
「你原本的身分。」
 
果不其然這才是你要問的重點,陳軒的眼睛閃爍了一下,但要想要能正常的生活就不能撒謊。
 
「你已經知道了,我是一個警察,一個被捉到慘忍對待的臥底。」
 
「就這樣?」
 
「要說任務內容我無可奉告,要說為什麼退休,因為我傷到身體不再適合執行任務,雖然上頭有好意要讓我做行政但是我拒絕了。」陳軒沒有表情的臉突然染上一絲狡黠,「還是你想知道我是怎麼被傷的?你有聽過鐵被燒得滋滋作響的聲音嗎,你有聞過肉燒焦的味道嗎,還是你有待過充滿血腥味的牢房?很可惜我沒有如你預想的一樣被一群男人輪姦,我是受到無止境的折磨跟毆打。你看到這副皮囊可以說有百分之六十不是我自己的,還是你要我數過我開了多少次手術換皮膚,做了多少次的復健?你他媽掀起我的過去就是因為你以為我會害你,你大可自己知道沒事跟我掀底幹嘛,大不了就是把我開除,非要把局面搞得這麼僵!」最後一句陳軒幾乎是吼出來。
 
「你真的沒打什麼主意?」
 
「能打什麼主意,會被你掀底全是意外好不好,我已經從警察名單除名了,也不再過問那些事情。上頭都放我一馬怎麼你就偏要死咬不放,這對你是有什麼好處。」
 
「那中毒?」
 
「我不知道。」陳軒的臉徹底黑了,「這就要問問你自己。難道我會搭自己一條命就是為了搏同情。」
 
藍杰陷入沉思,食指蹭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的工作還在不在。」看藍杰沒有說話的意思陳軒只能自己開口,雖然老底被掀了但他希望不要因為這件事而害他丟工作,其實沒有動用關係他曾在警界待過這件事沒有人會知道,誰知道藍杰的能力會這樣強大。
 
被問話者看了他一眼便起身,「你好好休息,公司之後接的案子還等著你的腦子。」
 
這麼一句陳軒總算是放下心中的石頭。
 
從醫院出來後陳軒找了青年旅舍住在裏頭,要說慶幸的話他的東西都被丟了沒有要打包的麻煩,要說不幸那就是他的東西得全部重買……
我的筆電啊!!!
我全部的心血都在裡面啊!!!
孟克的吶喊都不足以形容陳軒現在的表情,苦著一張臉他實在想不透為何自己要遭遇這種罪。
藍杰你就這麼多疑,不論會不會傷害身邊的人都要把真相扯出來嗎……
如果真是這樣,我只能自己摸摸鼻子了,對吧,誰要你這麼多疑而我卻這麼可疑。
 
再多的解釋在他們倆之間似乎從沒有可出場的時機,而躺在兩腿間性器上的環卻讓陳軒格外心酸。
原本他以為藍杰與他頂多一夜情,大家都是大人戳著屁股也不會一套二跳三上吊,但當裝上陰莖環後他對藍杰的評價卻是直線的往下掉,明明就已經產生厭惡了為什麼要讓我看到你不為人知的一面,憤怒的、富有情緒的,脆弱的、想讓人呵護的,為什麼要故意讓我看見讓我產生不該出現的幻想;可現在你似乎對我只有厭惡,我沒有想要發展到什麼程度,我也沒有想要從你那裏得到什麼,我只想要個工作,我只想要個生活,可是這這個環卻好像在提醒我,我不可能正常,藍杰當初你裝這環上去到底用的是什麼心思,而現在,你可還記得我身上的東西。
 
隔沒幾周陳軒又回到公司,熟悉的人熟悉的位置當他位置還沒坐熱廣播就響起,是藍杰要他到會議室找他。
 
原本以為藍杰又要說什麼不愉快的話題,殊不知打開會議室大門裡面卻是滿的,十二位正在開會的高級主管與投資者刷的目光全都投向了他,陳軒已經很久沒這麼煎熬了。
 
「請問有什麼事?」他問。
 
藍杰就坐在主位朝他招手,並替在場的人介紹他的身分。
 
「眾所矚目的巴黎時裝秀是上流名人必定出席的重要活動之一,我是這樣想的,」藍杰開始了這次會議的主軸,「如果只把目標鎖定在別人來找我們這樣是不行了,我們必須主動出擊,寶石大亨-華倫‧密西斯最喜歡欣賞時裝秀,如果能與他打上關係,我們除了設計上寶石的品質也會高人一等,也能利用華倫‧密西斯的關係將版圖伸展的更遠。因此我必須有個搭檔陪我去一趟巴黎,思來想去我覺得陳軒會是最適合的人選,身為設計首席的他絕對有那個能力能身任。」
 
他的眼神投到陳軒身上,就好像把魚餌丟到水中,但陳軒按兵不動,我為什麼要跟你去,他的眼神赤裸裸就是在說我又不是傻子,可惜只要陳軒不接棒藍杰就不會繼續下去。
 
「原因。」在眾多視線下他迫於壓力,開口,「我才剛回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必須要給我一個理由足以讓我離開這個位置。」
 
「很高興你問到重點,我似乎忘記告訴你在你請假的期間,柯孟雲已經暫時接替你的雜物,我看她處理得很好,所以你就在讓她多適應一下我看也是沒差。」
 
「你這是架空。」
 
「我這是信任你,別把事情總往壞處想,我肯讓你與我一起前往巴黎與華倫‧密西斯會面不就是信任你的表示嗎,因為我相信你的設計理念絕對能打動那位寶石大亨的心。」藍杰扯了一下陳軒的袖子,小聲道,「還有我早就已經訂了機票也早跟人說好你會去,說實話我一點都不怕你沒有想去的意願,你要去或不去都由我決定,而現在,你只要給我我想要的答案。」
 
他笑吟吟地掃了陳軒一眼,「答案呢。」
 
「……很高興能有這次機會一起前往巴黎。」
 
「非常好,那今天會議就到此結束,如果有任何要通知的事情我會在下次會議一並提出。」
 
一個星期後,他與藍杰飛往巴黎。
兩人一到飯店就各自領了鑰匙前往自己的房間,電子卡一插進房間啪地一聲房間全亮。
陳軒看了眼手表,在飛機上他早已調好時差而現在是午夜,意思就是說時裝發表會會是在明天的晚上七點,很好,他有足夠的休息時間能調時差。
 
丟下行李,陳軒迫不及待地拿出新筆電又叫了客房服務,等他洗碗澡門口多了一個餐車上面正熱騰騰巧克力。
 
開啟自己載了的電影他開始享受了來到巴黎的第一天。
卻不想在電影撥了莫約十來分鐘後門鈴響了,即便用膝蓋想也知道按門鈴的主人是誰。
陳軒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替自家老闆開門,「請問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藍杰提著行李大大方方進入屬於陳軒的空間,「我剛剛看到了一對可憐的情侶。」
陳軒耐著性子等他繼續說,藍杰放下手中的東西開始脫衣服,「所以我把房間給他們了。」
 
「……我不知道您這麼心善。」
 
「我也不知道我這麼心善。而且我還把其他有的空房都先讓給其他人了,你看我都能當佛祖了。」
 
陳軒按著突突跳動的額角,「所以……
 
「幫我叫一杯濃湯,還有多一件被子。我等等洗完澡想要墊個肚子。」然後就在某個毫不恬恥的人進去浴室後陳軒就把自己埋在被子裡大叫。
 
「啊!」
 
「什麼!」陳軒電影看得認真突然回頭,意外撞見藍杰穿了一身浴袍,「……你在展示你的睡衣?」
 
「誰給你展示睡衣,我是忘記我還有東西沒有拿,能幫我跑一趟嗎。」
 
「不……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難道你想看你家老闆穿這樣出去然後被人搭訕?」
 
「可我懷疑是你去搭訕人,」陳軒摸摸鼻子瞥見藍杰露出來的大腿,挺結實的看起來有在運動,「你欠我一杯熱巧克力。」
 
就在陳軒離開房間後,藍杰立刻鳩佔鵲巢坐到電影播了一半的筆電前。
 
「你在幹嘛!」
 
「喝濃湯看電影。」陳軒回來的時候手上兩盒大盒子,看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上坐了個人就覺得自己真的是脾氣太好。
藍杰抱著濃湯縮在椅子上,「我看完了,你還推薦哪部?這部有點悶啊,你喜歡這一種的?
 
「是啊,我喜歡這一種的怎麼了。」換了一個表情,陳軒曖昧的對他眨了眨眼睛,走到藍杰面前啪地闔上筆電,「悶的好,等感覺對了比直接來的後勁大。」
 
「嗯嗯,我懂,我也挺悶騷的。」
 
陳軒瞬間變臉,身子挨很近語氣咄咄逼人,「管你悶不悶騷,別再亂動我的筆電。之前那一台丟了我還沒找你算帳,這一台你在敢動手腳,今天晚上你就準備收屍。」然後把手上的盒子丟到自戀者身上,「你的西裝。」
 
「你給錯了,這一盒是你的。」其中一盒放到床上,藍杰自己拆開了另一盒,「還行,深灰色的。」
這是他在飛機上請王子狀幫忙訂製的,就說他眼光還行果真挑出來的東西看起來就是不錯。
 
一聽到是自己的陳軒也打開了被冷落的盒子,一襲淺灰色西裝安靜的躺在裏頭,還附了一打保險套。
「你這個無恥之徒!就知道你永遠跟我過不去!」甩了藍杰一臉的保險套,陳軒臉黑的徹底,「你在這樣踩我底線我明天就直接走人辭職!」
 
「好啊。」
過於乾脆的答覆陳軒愣了一下,心中的怒火一瞬間熄了一半,他沒有想過藍杰會答得這麼爽快。
 
藍杰意味深長地看著他,沒有了剛剛玩笑的樣子,「你要辭職,我現在就可以批准。我想你忘記了,忘記我對你根本不放心。我說過,我不會放一個不乾淨的人在身邊,但如果是在眼前,那就少了看不見的恐懼。」
 
「沒有房間是你故意的?」
 
「我退掉的。」藍杰平靜的語氣像是沒有波瀾的死水,看著他的眼神如同幽黑地窖裡的鬼燈,「但是保險套是真的,我沒有忘記我裝在你身上的東西。」
 
「我不懂。」
 
「你懂,你懂的。你懂如果對我撒謊,我就不會給你正常的日子,你懂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可以破壞你的生活,你懂如果要繼續下去就得陪我玩遊戲。你看,你都懂,而我也懂。」
 
「人面獸心。」
 
「商場是個個都是人面獸心,你還能指著每一個人的鼻子說他不是人?陳軒你的單純怎麼就沒有因為那些折磨而被抹掉呢,我傻嗎,我或許表面上笑笑的,但能坐到這個位置的人絕對不是個傻子。」
 
「所以呢?」
 
「所以我們應該要來個美好的夜晚,禁慾了有些時間我懷念你包裹住我的感覺。」
 
陳軒諷刺地笑出聲,「色慾是男人最無恥的罪刑。」
 
「但這罪我犯的心甘情願,」曖昧的氣息吐在陳軒臉上,藍杰越過他坐在床上,手拿保險套晃著,「而現在,你也會跟我犯一樣的罪。」
 
「我們來談談。」陳軒眼睛眨也不眨坐到藍杰對面,如果已經站到了一頭飢餓的野獸面前就已經沒有回頭的機會,是他太天真的以為藍杰會放過他,「你對我的態度變了,是不是除了知道我曾經是警察外還知道什麼。」
 
「叮咚,你找到關鍵。這問答的方式好像海龜湯,不如我們繼續用這種方式繼續進行問答,一個放棄警察的故事,哇喔,秘密一定很多。」
 
「你果然還是覺得我沒有說出全部的實情,讓你失望了,我已全盤托出,沒了。但如果回到遊戲上,我猜你哥的死因警察絕對不是實話實說。」
 
藍杰點頭,一個響指,「發現隱藏劇情,故事多了一條副線。你一定很擅長玩遊戲。」
 
「我喜歡觀察而已。」而且最喜歡看著觀察對象玩火自焚,「你覺得我可能知道甚麼,也覺得我在你身邊是因為警察要我過來。所以你想著,難道是哥哥的死因真的是不能說的秘密嗎,喔那我就更是要找出來了。」
 
「你會玩遊戲卻不會寫故事。還好你的職業不是個小說家或者劇作家,我真為你感到慶幸。前面你猜對了,警察沒有說實情,所以我懷疑,至於我對你,那是因為我高興。」
 
「是這樣子啊,」踩在柔軟的地毯上,陳軒自動地跨坐在藍杰身上,一手摸著沉睡在底褲裡的巨龍,一手勾著藍杰的脖子,「可是在之前你對我好像很有興趣,或者說,我以為你喜歡我。我又羞又怒的表情是不是滿足的你的控制慾?」
 
「確實,我對你有興趣,可現在我發現你不怎麼單純,我也就沒辦法跟你玩總裁大人的遊戲了。」
 
「所以你有打算把我身上的環拿掉嗎,我的總裁大人。」
他一邊說手一邊挑釁著勃起的陰莖,就在藍杰準備一口咬上他的唇時,他立刻離開起身。
 
「這房間就留給你,我等早上再回來換衣服。」
 
說完,他真的開始穿外套往門外,離開前陳軒笑瞇瞇地又回頭,「勃起又不能自慰的感覺一定很難受,這就當我送你的謝禮。」
 
然後拔掉電子鑰匙,留下一身慾火與怒火又外加被按了穴道而不能動的藍杰在黑暗中自我燃燒。
 
作者語:
陳軒的身世有沒有讓其他人嚇一跳呢
在之前的鋪敘會不會就有看出什麼了??
應該沒有對八沒有對八
嗚嗚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出來呢,希望不會寫到一半忘記細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