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9

當天陳軒提著筆電到朋友那去。
小店面沒想到裡面整理的挺有模有樣的,木色玄關墨綠色牆,門口還有個很有名的機器人坐在一旁,櫃台站了一名平頭男子,看起來是陽光型男可是敲打在鍵盤上的手指卻像是鋼琴家在演奏,直到門上的鈴鐺響起他才將視線移到陳軒身上。
 
「喔哈,你來了真是好久不見呢!想說時間快到你也差不多該出現。拿過來,你說你的筆電怎麼了。」身為機器狂人當然就是先注意到陳軒手上拿的東西。
 
「螢幕開不了,裡面是我的全部生命拜託一定要給我救回來。」陳軒掀開筆電,對方看了看。
以外表來說筆電一點事情都沒有,所以是裡面嘍?
「阿軒你吃晚餐沒?沒出就出去吃點東西,你回來我應該就能找到問題點了。」
 
「要不要帶回來?」
 
「麵,我要乾麵,謝謝。」
 
等陳軒吃得飽飽又外帶一份回來時,對方已經放下他的筆電把注意力轉到那放有三台電腦螢幕的桌上。
 
「阿軒你是不是有暴力傾向,以前看起來挺正常的沒想到人不可貌相啊。」
 
陳軒啊了一聲根本聽不懂,只見對方拋下電腦轉到他面前,一掀開筆電外殼陳軒簡直要暈了。
裡面內鍵全扁了,像是受到巨大撞擊無一完好,他的資料!!!他所有的作品都在裡面啊!!!!
 
吶喊已經無法形容陳軒現在內心的驚滔駭浪,如果能抓出藍杰他哥請法師也一定讓他先死過一次再問原因。
 
「你沒另外備份齁?」
 
陳軒面如死灰地搖頭。
 
「就知道你表情這麼誇張。」對方又轉過身,「你的資料還在,看你這壞習慣什麼時候改。」
 
「什麼!?有救回來!!」
 
「沒有傷到硬體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阿軒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發生了什麼事。還有,這些存在你D槽裡的這些照片文檔是什麼。」
 
三的螢幕,一個是文檔,一個是圖檔,另一個是報紙掃描,看起來毫無相關不過內容卻相當血腥與情色,「這些不是繁體字,有些是德文,有些是韓文光裡面的語言就高達數十種,你還跟那方面有接觸?」
 
「不,當然沒有。」陳軒湊過去,「而且這些不是我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思考了一下,陳軒決定把資料存起來,如果想要調查無言案這些資料裡應該有他想知道的東西。
 
「陳軒你看什麼這個認真。」
 
陳軒立刻從昨天的記憶中回神,順手關掉電腦頁面:「沒什麼,只是設計資料剛剛小丹給我的。你找我有事?」
 
「都已經下班了,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就你一個人皺眉。」柯孟雲手拿包包,湊了過去,「陳軒你是不是有問過辦公室七大不可思議?」
 
他點頭,是的,他曾問過不過柯孟雲說沒人知道所以他就放棄了。
 
「我剛剛從肉因那裏得到其他故事想不想聽。」
 
陳軒僵了一下,其實他不喜歡聽鬼故事但好奇殺死貓。
 
「肉因說了什麼?」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嗚老闆你還沒回去啊。」
 
藍杰一臉疲累抓了張椅子坐下,「我也想聽八卦,你剛剛說肉因說什麼來著?」
 
「就是七大不可思議啊,我們公司的。」
 
這是陳軒第一次覺得柯孟雲腦洞大,沒有一個老闆喜歡聽自家公司鬧鬼的「你還是別說了,我怕那類的故事。」
 
「欸不是啊,之前你明明很有興趣的怎麼突然又沒有了。」
 
之前那一次是因為我在這裡被不知名的東西侵犯,現在已經知道那跟七大不可思議沒關係了我幹嘛還要聽。
 
「你有興趣?」藍杰問。
 
「不喜歡。」
 
「不過我想要聽。」說著他拿出金屬罐晃了晃,一口喝下裏頭的液體。
熬夜不要喝烈酒,陳軒皺起眉頭,這樣子很傷身體而且你是不是一整晚都沒有睡。
不過這些話被他嚥了下去,他只是調整了下坐姿,扣在那裏的金屬鮮明非常好像只要藍杰出現就會讓那塊金屬就會隱隱發燙。
陳軒當然知道這些都是心理作用,可是還是會忍不住多想,想到他的手碰到他的陰莖,想到他炙熱的吐息黏膩的呼吸。
陳軒頓時覺得呼吸困難,那種感覺太糟糕了。
 
柯孟雲沒有注意到他不自然的眼神依然滔不絕地說著染有詭異色彩的故事。
之前說的是公司完成前發生的事情,這一次也雷同,不過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只知道廁所到了半夜就會自動熄燈,暗下來的廁所接下來就會傳來碰撞聲一下一下的恐怖駭人。
 
「我公司待這麼久怎麼都沒遇過。」藍杰像是聽出興趣追著問,「這故事挺有趣了,如果有後續記得說一下。」
 
「不就是個謠傳你在跟人興奮什麼。」陳軒一點也不懂,事實上他想要逃離藍杰存在的空間,逃離他那明顯不過的視線,「我要下班了,你們自己慢聊。」
 
「陳軒。」藍杰脫口而出的話立刻定住了即將離開的身子,兩人眼神在空中相撞不知道為什麼藍杰就是能理直氣壯地將他的氣焰壓下,或許是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柯孟雲很識相地說我要下班啦掰掰之類的話。
 
辦公室一下子就只剩他與他,時鐘滴答的聲音是現在唯一的聲音。
他為什麼要叫我,陳軒的腦子一團混亂。
 
「你知道現在是下班時間。」陳軒不自在的又走回位置,看到桌上忘記拿的飲料他毫不猶豫的喝下,想藉由此動作緩解他的不知所措。
 
「但是我們很多次下班之後一起私磨,我們多了很多相處的時間。」藍杰話中有話,「多到足夠使我放下戒心,是不是?」
 
被扣了莫須有的罪名陳軒怎麼可能不替自己說話。
太詭異了,我們會以這樣麼是相處不就是因為你嗎,怎麼現在反倒是我的問題,而且私人資料外洩是怎麼回事。
 
腦中一陣暈眩,許是自己太累的也可能是因為被氣的陳軒嚥下嘔吐的衝動,「和出此言。」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這些資料跟照片。」藍杰不知從哪變出一疊紙,說的同時很甩地上。
 
地上散了的是他不想要回想起的惡夢,笑聲噁心的氣味恐怖的屍體,幾乎淡忘的回憶一下子湧上心頭,轟隆地像是被雷劈到一般,當下他尖叫不止。
 
「為什麼你會有這些!」顫抖的聲音出賣了他恐懼的情緒。
現在陳軒只想把那些東西都塞進自己懷裡,明明就已經毀掉了為什麼還會有,他顫抖的趴在地上護住那些資料。
 
「你是屬於哪裡呢,是警方還是其他?」藍杰低下身在他耳邊吐氣,「你到我的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是想要竊取公司的資料還是破壞公司的結構?」
 
「不是。」陳軒牙齒止不住地顫抖,「不是……我已經,我……」
 
「照片裡你看起來很痛苦呢。」掃了一眼照片,被固定在前上的陳軒傷痕累累,「陳軒警官,你不好好待警局跑來我們這裡幹什麼呢?」
 
陳軒張開口還來不及說什麼便吐了,嘴唇蒼白沒有血色,身體不住痙攣,模糊的視線只看到在燈光下的人影。
 
陳軒醒來眼前是一片的白,他很熟悉這裡因為那個時候他在這裡住了將近一年。
為什麼他會有那些照片,想起藍杰丟在地上的資料陳軒又是一陣噁心,那是他最不想要被知道的過去,為什麼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總裁會知道?
 
「你中毒了。」藍杰手拿報告一進門就自己拉了把椅子,「睡了整整三天。」
 
藍杰還是一副平常不過的樣子但這樣子讓陳軒更是緊張,被子裡的手攢地老緊。
多年的訓練讓陳軒不會輕易地開口示弱,不多言不多語才是能活下去的關鍵。
 
收到攻擊性的眼神藍杰知道把知道把小貓逼急是會傷人的,事實上他看到陳軒昏到了也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原本以為他是知道自己會盤問所以自己服毒但最後證實並不是這個樣子。
「你家已經被人買走,而家裡的東西我也全扔。」
 
「我惹了你什麼。」因為毒素為散去陳軒的聲音沙啞難聽,「我已經不再警界了你要我幹嘛!我只想要當個平凡人你到底要我怎麼做!賣了我的房子,羞辱我,在我身上裝我的設計,你就這麼討厭我,討厭到要把我的過去都挖出來?」
 
「我不可能放一個不乾淨的人在我身邊。」藍杰面無表情,語氣冰冷。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鬼的那件事情絕對不是我自導自演,你哥的是我也是到這幾天才知道,其他的我更是不可能,我沒有故意布局想要從你那裏得到什麼。我只想過平常的生活,我只想要工作下班然後回家,你為什麼要把那些東西都挖出來!」
 
「因為這些都發生地太過於自然,一下子是辦公室有七大不可思議,一下子又是我哥,」藍杰身子前傾,「太過於巧合了,陳軒。原本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要忘記,為什麼你要把他又勾出來。」
 
「我沒有!」破損的聲音帶著不可思議,「你就因為猜忌而翻出我的過去,那是不是我一點小動作都可能讓你覺得我是要害你的人!」
 
「或許吧。畢竟你一開始進公司本來就不單純你怎麼能奢望我不對你有堤防。」
 
陳軒咬著牙,現在說再多藍杰只會咬定他說謊,是他想多了,是他想的太美,是他太異想天開以為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明明一切都很好的不是嗎,在他們發生關係以前他們還是正常的上司與下屬,沒有誰會挖誰的過去說出刺人的話語。
 
「滾出去!」
 
最後玻璃碎裂的聲音替他們不愉快的對話畫下句點。
 
作者語:
果然不可能是短篇了耶
紀某又挖坑摔死自己
但是每次想要寫正經一點的都會有點搞笑
想寫心機一點的又會寫的很小白
真是四不像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