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7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有一個哥哥,是一個即將創業的青年,眼前有一片大好前程。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應該出國的哥哥居然在某一天被發現陳屍在這一棟即將完工的大樓。
根據警察口述,是因為被人抵作人質,槍彈砲火下不是被波及。
警方在追緝的人是一名詐欺犯,詐騙數十億的知名犯人,藍杰也不知道為什麼哥哥沒有出國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在那裏。
總之,他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死得讓人不知所措。
王沐澄,哥哥的好友早已預測他的死訊,可是他的家人都不以為意,全都抱著聽聽就好的心態。
當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卻只能接受。
其實這不是王沐澄的錯,可是他總要有一個怪罪的對象。
 
「我知道不能怪她,可是我還是做了,我加附不屬於她的罪。」
藍杰嘆了一口氣,這件事還有很多很多的迷沒有解決,卻也一直停在這裡,「你可以起床了,睡在這麼小的地方小心身子僵硬。」
 
陳軒做起身,表情尷尬,「你怎麼知道我醒了。」
 
「呼吸。能呼吸這麼大聲又這麼急促還要我不發現也難。」藍杰笑了,真心地笑,因為他發現自家的首席設計師有點小天兵,這應該怎麼說來著,好像是傲驕吧。
 
「我載你回去吧,都這麼晚了也沒有捷運可以搭,我可不想落得虐待員工的罪名。」
 
「那個……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陳軒頓了頓,「不是,我是讓你在門口等我,不是在這裡。」
 
「……你搞什麼鬼。」
 
陳軒不了一聲,來不及阻止藍杰過來,這一過來就什麼事情都明瞭了,「喔,原來我們家的設計師聽故事可以給我聽到興奮。」
 
陳軒幾乎是羞紅臉,這不能怪他,睡夢中好像有人在愛撫他,要不是因為陰莖環勒得緊,弄痛他了他可能會一直睡下去。
 
「行啦,我起來,走人走人!」許是惱羞成怒,陳軒真的打算起身卻被人壓了回去。
 
「這樣子回去不好,小心警察臨檢,到時候你要我怎麼解釋,說我們家首席因為聽故事興奮了喜歡勃起嗎?」
 
「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惡趣味。」
 
「那可真是抱歉,這已經是習慣了。」藍杰嗤笑一聲,手按在攏起處,「現在應該勒得很難受吧。要不要放風一下呢。」
 
這是個誘人的提議,因為他真的需要,可是……「我們不正常的關係什麼時候可以停止。」
 
「等到我說不吧。」看著因為情慾而臉部泛紅的陳軒,藍杰被撩起了,他拉下拉鍊一手撐著沙發,一手掏出陳軒的陰莖開始捋動。
他靠近陳軒就後退,直到沒有退路他們的鼻子幾乎靠在一起,「怎麼了,痛了?」
 
說的時候還刻意撩了陳軒的陰囊,看他抽氣的樣子藍杰就覺得今天的心情好了大半。
「那你就快說不啊!把那什麼見鬼的東西給我拆掉。」
 
「那我"不"要拆掉了。」
 
「藍杰!」吼了一聲,陳軒又安靜下來,因為他的陰莖被人扣住,很疼又很酸,下腹部再翻滾的熱流讓他小腹一縮一縮,「你先幫我解開好不好,之後要幹嘛我們在協議。」
 
「你還可以跟我玩談判,看起來你的精神挺好的啊。」手指從陰莖滑到更下面,手指停在肛門停了下來,藍杰歪頭,露出笑容手指就硬闖進乾澀的肛門。
陳軒張大嘴不知所措,埋在身體裡的手指只要一動就會鮮明地讓人害怕。
 
這不是他要的發展但是事情的發生就好像寫好了劇本一步步往他不要的方向走。
 
「你為什麼要陪我。」兩人的情慾都極當摩擦出火時,藍杰突然問,「你真的是要用你的身體來安慰我?」
 
這話引得陳軒爆粗出口,「要是知道你這麼無賴,我死也無會留這麼晚聽你那見鬼的鬼話。」
 
「你這樣說我太傷心了。」手還插在肛門藍杰卻裝了一臉心碎,「沒辦法,我只好勉強讓你用身體安慰我了。」
 
一說完,身體就壓下去。
以閃電般的速度掏出性器與陳軒的小雞雞相疊開始摩擦。
陳軒覺得現在自己的臉一定很紅,紅到會滴血,而且沒有人這樣無賴的,藍杰前世一定就是流氓無誤,耍流氓耍得這樣自然!
 
事實證明身體比嘴巴還要誠實,沒多久那種被勒住的窒息感又來了,陰莖突突跳動的感覺有種禁慾的錯覺,好像一個禁慾者卻自己在自慰。
 
前列腺滴出來的液體在他們兩人之間牽起銀絲,「一次。」吞嚥許多喘氣後陳軒終於成功吐出幾個字,「我們之後,要好好談談。」
 
「當然,我的設計首席。」
 
「叫我的名字。」
「我以為你討厭這時候我叫你的名字。」
 
「是很討厭,但你叫我首席這會讓我錯覺我是在上班的時候跟你做這檔子事。」
 
藍杰笑了,這樣的芝麻小事都要計較,明明身體都已經被我進去大半了,「行行,就照你多的,陳軒,你滿不滿意?」說的同時埋進身體的陰莖開始挺動,動人的聲音已經塞住了身下那人的嘴。
 
其實這樣挺不錯的,藍杰想,以後只要坐在沙發上我一定會想起陳軒壓在他身下的胴體,泛著亮光的身體被他的陰莖侵犯,真是美味的讓人犯罪。
 
陳軒得雙腳就攤在藍杰兩側,嬌小的洞讓駭人的陰莖反覆貫穿,難以啟齒的快感幾乎將他淹滅,「快……快點,那裏……舒服……」
 
肉與肉拍打的聲音沾滿辦公室每一個空間,從這天之後陳軒就開始後悔了,他不應該在這裡做的,因為他每次進來都會忍不住臉紅心跳。
 
可是現在的他們浸泡在情慾中根本沒有一點心思會去在意這個,他的專注力全在下半身,那裏被幹入又被抽出,黏膜的摩擦讓他身體泛起不正常的嫣紅。
 
「解開。」迷濛的眼睛注視著在他身上胡來的兇手,陳軒不知道那染上情色的嗓音會讓任何聽到的男人都為之瘋狂,「很痛,解開他。」
「這是我的榮幸。」藍杰的額上滿是汗珠,他現在覺得自己的心情好極了,從沒這樣像是被東西塞滿;事實上現在是他在填滿別人。
 
「我一直在想,你應該說點什麼我才可以把環拿起來。」不然說拿就拿挺沒有意思的,不過他還沒想到,「不然這先這樣子,等我想到了再說。」
解開環的瞬間,陳軒就迫不及待地射了。
過沒多久他也棄械投降。
 
藍杰在把人吃抹乾淨後還連帶的打包送回自己的家。
不過當他站在家門口後才想起自家滿目瘡痍的景象,人都帶回來了說什麼也是個遲字。
陳軒感覺是累壞了,略過那些雜亂的物品後他們順利來到臥室,放下快睡著的人兒他打算先洗個澡再來處理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令人吃驚的是,當他洗好澡出來時,他聽到了呻吟聲。
黏膩的,情色的聲音像是小貓在喵喵叫。
出去一看,他看到了那位嘴硬的設計師正趴著像是在承受什麼撞擊。
「救……我……」陳軒滿臉淚水,抓著床單的指關節都泛白了。
他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以為那些挑逗的舉動是藍杰欲求不滿,可是他發現不是,他被不知名的東西侵犯著,還頻頻高潮。
直到浴室的門開啟,身後撞擊的力道都平穩的;但彷彿是故意給藍杰看似的,當他一走出來,背後的力量像是要他看到自己的醜樣,不把他幹射不罷休。
 
「我的珠子……給我,我的珠子……
意識到什麼藍杰立刻把因為疲累而拿下的珠串帶到陳軒手上,當下陳軒的身子像是斷了電的娃娃倒在地上,肛門也彷彿真的被侵入操了個小洞合不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客廳似乎有人在打鬥的聲音,碰碰碰的撞擊聲夾雜博離碎裂的聲音。
我應該好好問王沐澄的,但這下子懊惱根本無用,藍杰抱著陳軒進入浴室,同時也順手撥了電話。
 
待他洗好了陳軒時,門鈴同時響了。
 
門鈴響的瞬間屋子裡的撞擊聲猛然停止,來訪的客人並不優雅,腳一踹,轟轟烈烈地直行到藍杰的臥房。
 
藍杰看到王沐澄的時候有鬆了一口氣的錯覺。
 
「我錯了。」他抱著陳軒,安撫他快崩潰的心靈,「請告訴我,我們到底惹到了什麼人。」
 
 
作者語:
終於進入故事主軸了!!
紀某相信這一定是短篇故事!!
雖然寫了不少人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