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58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6

*******************************
 隔天,當陳軒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了一眼被子,掀開看底下的風景瞬間有想挖洞埋起來的念頭。
他啊了一聲隨意抓亂頭髮。
最後放棄那些惱人的念頭,起床後給自己煮了杯熱茶。
等喝下滾燙的茶水後混亂的思緒才有一絲絲的平靜,然後他發現了一件事,對他亂來的兇手居然不見了。
 
「很好,沒有紙條。」翻開冰箱,看看床鋪旁,他怎麼會這麼天真以為藍杰會留字條為自己的行為道歉。
 
就在此時,門鈴響了。
藍杰一身輕便服站在門口,「跟我走。」
他說話的語氣像是他們兩昨晚沒有做甚麼羞恥的事情,好像他只是要約他去運動,他們只是一般的朋友不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
 
他比了自己的衣服然後揮揮茶杯,沒有任何一句話。
 
藍杰皺了一下眉,「你在跟我生氣?」
陳軒看著杯子又看看他,然後在藍杰面前直接關門。
 
是不是生氣?你還真好意思問。
真不敢相信在做了那件事後居然問,我在跟你生氣?
 
雖然關門的舉動很帥氣,但是他偏偏就是忘記鎖門,當然啦他怎麼可能想得到藍杰的臉皮可以厚道直接開他家的門。
 
「別生氣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他的語氣有點急,「趕快換衣服,我等你。」
 
「如果我說不呢?」
 
「你的陰莖環就永遠別想拿掉。」
 
這句話一出陳軒只能投降。
「你客廳坐一下,我衣服換換很快就出來。」然後他像是想到什麼多補了一句,「別亂動東西,就算昨天跟你有什麼我們的關係還是沒有變。」
 
看到那放肆的腿收了回去這才安心離開,陳軒果然如所說很快就換好衣服。
一件短T,一件深色長褲,再多就是個背心。
 
看到陳軒出來,藍杰跩了人就出門。
他的車子就在公寓前,黑色的寶馬很是醒目,引擎一發動人跟車就消失在街道中。
 
「去哪。」
 
「一間廟。」藍杰手一轉,車子右轉往一個他從沒去過的地方開去,「我們最好給廟公看看。」
許是想起家裡那些雜亂的碗器,藍杰又開得更快了些。
雖然說他不是真的相信,但是……
 
「你信?」不能怪陳軒這麼驚訝,因為藍杰看起來的樣子就不像是信那些的人。
雖然藍杰不說但是陳軒知道他是一個快奔四十的男人,綜合他所知道的一切,這樣一點都不科學啊。
 
很快他們的眼前便出現一間小廟,門口早就站了一個人。
對方是一位妙齡女子,時髦衣裳,波浪大捲踩著高跟鞋。
 
「你知道?」藍杰劈頭就是一句。
 
「我當然知道。你惹到什麼東西。你知不知道你們身後跟了一個人。」女子進屋後換了較為居家的服裝,一臉就像是我們是好朋友只是在聊天,「坐吧,你很久沒來找我了。」
 
「是啊,自從那件事之後……」藍杰頓了一下,顯然這不是他今天來的目的,「但是今天不是要說他。我們被東西纏上了。」
 
「我知道。嘿小子,你最近應該有被東西嚇到吧。」
 
陳軒頓時嚇了一跳,「你怎麼知道!」
說完後他就後悔了,她怎麼會不知道,都說是要來問事情的。
女子抿起嘴唇,想了下,「我們來玩遊戲吧。」她的眼睛閃過什麼,露出陳軒不習慣的笑容,「玩,天黑請閉眼。」
 
天黑請閉眼的遊戲規則多樣性,不過今天他們要玩的是基礎版,人數最少要六人。
最剛開始的角色只有法官,殺手,平民,再之後增加了許多角色像是天使、狼人、警察,死靈等等。
每一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比如警察可以每一回合問不同人他的角色,所以變化相當多元,是很適合很多人一起玩的大型遊戲。
所以說了,這是要很多人玩的大遊戲,「我們只有三個人。」陳軒再次強調。
但是女子給了他很不妙的笑容,「我當法官,你跟藍杰抽牌。」她自顧自地說然後拿出一疊牌並挑出最基本的角色,「開始吧,抽牌!」
 
看著只握有兩張牌著手,陳軒無言的抽牌,殺手,很好,這樣就是說藍杰是平民。
然後遊戲結束!
 
「不要不認真,玩遊戲就是要專心你懂不懂。」女子注意到陳軒分心,「都各自抽好牌了對吧,那就開始嘍。」
 
他們三人圍成一圈,女子說:「天黑請閉眼!」
藍杰與陳軒都閉上眼睛。
 
「請狙擊手張開眼睛!」
 
狙擊手?我們不是玩最基本款嗎?
 
「欸欸不能張開眼睛喔,你這是作弊。」看到陳軒張開眼睛,女子說。「閉上眼睛,請運動家精神。」
 
藍杰眼睛還是閉著的,陳軒看了看只好又閉上眼睛。
 
「天黑請閉眼,請殺手張開眼睛。」女子說,「指出你要殺害的角色。」
 
陳軒張開眼睛,面前兩個人,想著想他決定放棄這次機會。
所以他對女子搖頭。
 
「殺手請閉上眼睛。天亮了,請大家張開眼睛。」
 
藍杰張開眼睛與他對望,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在玩什麼。
其實她玩的方始並不怎麼正確,不過顯然藍杰沒有要糾正的意思遊戲就這樣持續下去。
天又再一次黑了。
 
「請殺手張開眼睛。」
 
又是殺手,陳軒不情願地張開眼睛,眼前多了一個人。
 
「請殺手決定要暗殺的對象。」
 
看了一眼陌生人,陳軒還是選擇放棄。
 
「請殺手閉上眼睛,請男妓睜開眼睛。」
 
男妓??
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怎麼玩,好吧或許陌生人拿麼角色她知道所以就都問。
 
「請問男妓選擇陪睡的對象。」
 
問題依舊持續進行中,陳軒嗤笑了一下不知道這樣的遊戲要玩多久。
或許他太高估藍杰了,被他的地位與形象矇蔽卻未察覺事實上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
 
豁然,他的脖子被一隻手握住,冰涼的凍人的。
被抓的時候陳軒抖了一下卻沒有張開眼睛,這是騙人的,他這樣告訴自己,是這位神棍在裝神弄鬼。可是那隻手卻從他的脖子往下滑,滑到鎖骨探進他的衣服,等陳軒察覺不對勁時那隻手已經掐住他的乳頭。
 
「嘿!幹什麼!」吼的同時,陳軒愣住。
因為眼前出現了很多在飄動的黑影,藍杰的身後,女子的身邊。
藍杰還是閉著眼睛,但是他看到玩這個遊戲的人已經湊足六個人了。
 
掐他乳頭的手又用力了下,他才後知後覺抬頭,一名陌生男子就站在他身旁拿著紙牌,男子朝他笑了笑倏地從陳軒眼前消失。
 
「天亮了,請大家睜開眼睛。」女子的聲音出現這才使他回神。
 
「請指出殺手是誰。藍杰你覺得殺手是誰?」
人數又回復到只有他們三個人。
他與藍杰對望,藍杰像是完全不知情剛剛他看到了什麼。
所以是他眼花了?
方才他明明有看到六個人,不包括女子。
如果真是那樣,那五個人……消失到哪去了?
 
沒有人指出殺手是誰遊戲就會持續下去。
 
突然,扣地一聲,陳軒面前掉了一張牌,面朝上。
繽紛的色彩勾勒出牌中人物的姿態,那是男妓牌。
就在這時候周遭的氣氛倏地下降,陳軒的心臟碰碰碰地大力撞擊。
他看了藍杰又看了女子,嚥下口水,撿起面前的牌。
 
翻到背面上面寫了兩個字,藍杰。
 
「這是什麼意思?」
完全搞不清楚情況的陳軒看著被點名的人,「你在跟我玩什麼把戲嗎?剛剛的男子也是你安排的?還是從你拉我出來後就都在你掌控中?」
紙牌就這樣被丟在地上,是他太蠢才會以為藍杰是真的遇到事情才來這裡問解決的方法,所以他到底騙了他多久,是現在還是更久以前在他故意找碴要他設計那圓環的時候!
 
藍杰愣愣地看著地上的牌,然後抬頭看女子,「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答案?」
問話的語氣平靜卻壓抑,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不高的音量卻隱隱透露出力量。
 
女子笑而不答。
 
藍杰赫然暴怒,太過突然的怒意使陳軒措手不及,即使知道對象不是他卻還是被震懾到,那是陳軒完全沒有看過的一面,是私密的最沒有掩飾的樣子。
 
「他都已經死了!他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裡!」藍杰一反往常,脾氣如同狂風暴雨,凡是飄在海洋上的船隻都因而沈船。他低吼著像是受傷的野獸,陳軒不知道他有這一面,正確來說,他從沒有想過他與E世紀總裁的交情會好到看到這麼私人的場景。
 
「那你為什麼要選在那裏?」女子反問,絲毫不受那狂風暴雨,「還是我應該問你在逃避什麼,又或者你再後悔什麼。從那件事之後,你就一直在逃避。」
 
「他死了好嗎!他已經不在了你幹嘛要一直提他!他死了,死好幾年了!」
 
「又或者沒有。」女子說,她很冷靜與藍杰的怒火是鮮明的對比,「我已經把我能說的說完了,既然屋子主人耐心已盡就只好請客人知難而退。」
 
藍杰深吸一口氣,「行,是我太異想天開居然覺得找你有辦法知道什麼。」
 
「藍杰你這是在遷怒。」
 
「從一個預言死訊的人口中?或許吧。」藍杰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語氣不洽當,「你愛怎麼說都行,反正嘴巴長在你身上。走了陳軒,我們該離開了。」
 
一路上的氣氛相當的僵硬,藍杰在生氣,陳軒處於矛盾的情況。
手一轉,車子換了一個方向停在E世紀前,「你回去吧。」
 
藍杰沒有看他,說,「回去休息,我猜應該不會再有事情煩你了。」
 
在陳軒下車前藍杰就先行一步離開,這傢伙是真的錢沒地方花就是了,車子沒鎖也停在路邊。
找了一下發現警衛就在不遠處,打了聲招呼請他幫忙看一下,按了電梯也跟上去。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上去,要說感情最多也就一夜情還沒有深到能探問彼此隱私的地步,可是論上司下屬他確實應該詢問一下,天知道藍杰心情不好會不會在工作上找他麻煩。
 
因此他抱著找麻煩的心態跟上去,星期日的公司沒有任何一個人,靜到嚇人的空間彷彿連飄在空氣中的灰塵都顯得吵雜。
叮,電梯間傳來了聲響。
陳軒一看,電梯直直通往最頂樓。
 
叩叩,門響了。
但是裏頭卻沒有回應,陳軒乾脆直接開門,「你越來越沒有禮貌了。」藍杰說,此時他正靠在門邊與陳軒幾乎是面對面。
 
「謝謝,這是你這幾天以來對我最好的稱讚。」
 
「你跟上來做什麼,又想要被我幹嗎?」
 
當然不是了,陳軒瞪了一眼藍杰,卻被看到了畫面吸引,藍杰根本沒有看他也沒有打開任何資料,他低下頭就只是這樣。
 
「如果我讓你上,你會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說出這話的時候不只藍杰愣住就連陳軒自己也愣住,他剛剛說了什麼去。
 
「你認真的?」藍杰似乎沒有把這不正常的對話當笑話,黑色的眼眸閃爍著什麼,這是陳軒第一次覺得他不應該激怒受傷的野獸,他沒有這個本錢也沒有資格,所以他很快就改口,說是玩笑轉身就要離開。
 
打開的門卻磅地關上,藍杰把身體挨很近,呼出的氣息就直接噴在陳軒臉上,「沒有人教過你話不能亂說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我現在學會了,懂了,所以我說我要離開就不打擾你行不行。」
 
就在陳軒覺得自己現在真的很不妙的時候藍杰離開了,坐到自己平常坐得位置沒有再搭理他。
 
陳軒當下就是直接離開那空間,就在他已經站在電梯口前差一步就可以離開的時候,他居然犯賤的又回頭。
 
這樣子真的很像是言情小說的女主角,被上了後還巴巴跑回去。
門又再次開啟,就算藍杰在怎麼情緒不好也還是哭笑不得,他怎麼不知道自己旗下的首席設計師居然這麼欠虐。
 
「不要笑。」陳軒大刺刺坐在沙發上,眼睛就是不看藍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回來。」
 
接著是一陣沉默,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陳軒不小心睡著,久到外面的天空都已經佈上星辰。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藍杰的聲音在沒有燈光的空間響起,他不知道陳軒是否聽得到他說的話,也不知道他在說給誰聽,可是他就是想說,他應該要說出來,「十年前,就在這個地方,這一個空間,我的哥哥死在這裡。」
 
作者語:
已經決定了方向,故事就會往那個地方繼續下去啦
這一次寫得很順,希望能照這樣的速度繼續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