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5

*******************************************

就當陳軒安置好那位厚臉皮的客人後,他替自己裝了杯又熱又濃的巧克力。
「你這樣喝會有糖尿病的。」對方看到那甜膩的液體陳軒居然毫不猶豫的就灌下去,天啊,那能喝嗎。
 
「你管我,我高興就好。」陳軒嘖了一聲坐到藍杰的另一邊,打開電視小公寓頓時滿是總藝節目的歡樂,陳軒毫不猶豫地就轉到電影台,啊哈剛好有之前一直沒看完的電影,陳軒就一邊配起了熱巧克力跟電影放鬆緊繃的身體,那種感覺就好像掉到一團柔軟的棉花糖上。
 
「想不想知道今天發生的事。」坐在一旁沒事的人似乎不甘心就這樣被冷落。
 
「不想。」陳軒眼睛沒有離開螢幕,「我最討厭就是聽那類的事情。如果可以能不能閉嘴我想看電影。」
 
「我是老闆。」
 
「這是我家。」陳軒說。
而且我現在沒有力氣陪你鬥嘴,拜託你識相一點。
 
這個晚上陳軒睡的很不好。
他夢到自己跟一群人在玩捉迷藏。
那些人都是他國中的同學,就像回到那個時候身上背了個很重的書包。
只是地點不在學校,而是高牆跟布簾圍成的迷宮。
他們就坐在鋪有榻榻米的自由空間,迷宮的中央,左右分別有很多條路與布簾通往部不同的地方。
「等等你往那裏跑。」其中同學甲跟同學乙說,「然後我往這裡跑。」
同學丙在跟同學丁說,「我等一下會躲窗簾後,你躲另一邊,如果找不到好的就一直跑,一著跑!」
 
看他們熱烈討論,陳軒緊張的望東望西蹲在地上,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腦子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在說她來了,她來了!
 
誰?那個她是誰?
陳軒站起來的瞬間背後的布簾飛了起來,窗外漆黑的影子發出淒厲的尖叫,「跑吧!都跑吧!」
就像是恐怖電影裡突然出現的惡靈,黑色影子有張慘白的臉孔。
各位同學開始狂奔,恐懼的氣息繚繞在他們之間,陳軒很久沒有這樣使勁全力的跑步了,這跟在藍杰家中那次不一樣,這一次是跑到心臟像是被撕裂一樣,就連呼吸都在痛。
背上的書包是那樣地重,看到其他同學躲得躲逃得逃陳軒抓住機會躲到布簾與布簾中。
寧靜的喘息,對那是一種壓抑但是又喘不過氣的感覺。
陳軒看到黑影從眼前飄了過去,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被捉到,可是這只是開始。
「哈哈躲不掉的!」黑影倏地從他身後竄出,醜惡的黃牙咯咯作響。
陳軒又開始狂奔,眼前刷過無數高牆與布幕,他一邊回頭一邊跑,身後的黑影越來越近,我想放棄,他得雙腿開始麻木,心臟也像是要跳出體外,可是有個直覺說不能放棄,一直以來你玩捉迷藏總是最快被發現的,可是這次不一樣,如果被抓到….
陳軒嚥下口水強撐疲累的身體,會死掉,一定會死掉。
 
「你!躲!不!掉!的!」黑色影子尖叫著,這一次他終於看清楚影子的臉。
那不是她,是他!是藍杰!E世紀的老闆!
 
陳軒驚醒時,夢中的聲音與現實重疊。
是因為早些時候被嚇到還是因為他不習慣跟他人睡同一屋簷下。
別人呼吸的聲音幾乎就在耳邊……等等,真的就在耳邊!
等他緩過神這才發現自己動不了。
趴睡的姿勢讓他像任人宰割的青蛙,就連看清兇手的選擇都沒有,他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
沉重的呼吸聲就貼在耳朵,「你以為離開辦公室就不會被我找到了?你這賤貨,就算沒有我不也照樣帶男人回來睡。操!屁眼就這麼欠幹!」
 
說著,一隻手就這樣探入陳軒的褲子。
陳軒眼睛整個瞪圓,可是張開的嘴巴卻吐不出任何聲音,就像按下靜音扭的電視機。
對方掏出陰莖在他背部摩擦著,陳軒不知道他是不是鬼只知道身後的熱度是那樣真實,那人不過癮似的拉開陳軒的衣服,這下子就真的是肌膚貼肌膚,黏膩的感覺真實的嚇人,背後就像要著火 樣讓陳軒惴惴不安。
漆黑的空間只剩下斷斷續續的喘息聲,男人咬著陳軒的耳朵扒下他的褲子,他興奮地把手指伸進陳軒的肛門,放在腸壁裡的手指惡趣味地揉壓,「該死的緊,你天生就應該被幹,操!手指都不肯放。」
也不管陳軒是不是很難受他一邊粗魯的抽差一邊嘴裡咒罵,就像是越罵越興奮,他抽出手指把陳軒調整成跪著的姿勢後就長驅直入,宛如騎馬一樣,一邊挺動一邊打陳軒的屁股。
 
被進入的感覺太過鮮明,就好像真的被男人的性器侵犯。
陳軒抓被子的手因用力而發白,體內有股難以啟齒的快感正在翻騰而上,肉體拍打的聲音嚇人地大聲,再這樣下去藍杰不知道會不會被吵醒。
如果他聽不到呢?如果根本就沒有聲音,那他怎麼可能被吵醒。
「啊!」頭被強迫抬起,幹他的人真的把他當馬騎,扯他的頭髮用力撞入他的身體。
「操死你,幹!把雞巴咬這麼緊,操!都不能動了!」
陌生快感而逐漸勃起的陰莖成了陳軒新的煩惱,他的陰莖上還有個陰莖環,這樣一充血陰莖環一勒著便是不能高潮的痛苦,身後的人根本沒有要顧慮他的意思,用力的,兇猛的操著他。
 
床嘎滋嘎滋地響,忽然啪咑一聲。
在陳軒身後的人突然消失了,當下陳軒是立刻跳起來開燈,房間一亮,印入眼簾的是狼狽的床鋪,透明液體與皺掉的被單,往下看,他的陰莖還挺在空中沒消下去。
 
「是這個嗎?」發現掉落在床上的珠串,陳軒撿起來掛回手上。
現在應該怎麼辦,身體的情慾還沒有消下去,那種極煞車的感覺糟到不行,更重要的是扣在這上頭的東西絕對要弄掉。
 
所以他走到客廳,一腳跨在藍杰身上。
藍杰幾乎要跳下沙發,等看清楚身上的人是誰才鬆了一口氣,「我的天,你在幹嘛。」
 
「把這個拿掉。」陳軒粗喘著氣,把扣有陰莖環的性器頂了頂。
現在的他幾乎忘記羞恥,只想要把束縛拿掉好好快活一場。
 
藍杰摸上他的性器,陳軒抖了一下,「快……拜託……
看看一臉情慾的人兒,藍杰開始捋動陳軒的陰莖,嘖嘖的水聲聽得臉紅心跳,陳軒雙手後撐把自己的性器完完全全交給自己的老闆。
但是陳軒越是興奮陰莖就越難受,「老闆……不要玩了,快解開……
身下似乎有東西正頂著自己,藍杰眼睛不斷閃爍,「你坐上來,我就幫你開。」
陳軒猶豫了一下,最後慾望打敗理智他掏出藍杰的陰莖,「等等,腳開一點,我看不到。」藍杰說。
「腳很痛。」身體原本就不柔軟了,現在還要在沙發上把腳張開,這幾乎蹲馬步的姿勢著實上陳軒吃不消。
 
「你可以的。乖,慢慢蹲下來,對,很好,再慢一點……」藍杰一邊指導陳軒,一邊一下他的大腿,直到他的陰莖底在他的肛門上。
 
「我的腳、不、不行了。」陳軒到達極限,屁眼因為用力不斷收縮。這樣一副好的景象藍杰都看在眼裡,手又加重力道陳軒的屁眼被陰莖撐開。
「慢一點,再慢一點。」看自己的陰莖一點一點地消失,藍杰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
陳軒啊了一聲,雙腳沒力直接掉下來,陰莖一下子全部進去頓時讓他痛得表情猙獰,剛剛有種腸子要被捅穿的錯覺。
 
「你要自己騎,像這樣搖自己的腰。」藍杰拍拍陳軒,「你看像這樣子。」
他挺動腰帶著陳軒上下起伏,「腿要開一點,這樣我才好幫你解開。」
 
陳軒迷迷糊糊中張開雙腿,吃著男人性器的地方就這樣大方展示在藍杰眼前。
肛門的一吐一吶,小腹因為快感而抽動,「這樣……這樣子,可以嗎……
 
「這樣很美。」就是這樣子,繼續擺動你的腰,「像一個欠操的母狗淫蕩的要男人的陰莖。」
「不…不要這樣說我。」陳軒仰起頭,腰還是繼續動,「我不是母狗……
 
「是誰吃的我的雞巴不放,是誰自己爬到我的床上,是誰挺的勃起的陰莖要我摸,」藍杰用力一頂,陳軒爽地啊了一聲。
 
「用力搖你的腰,這樣我的雞巴才好把你操爽!」難以想像這樣下流的詞居然是從藍杰的嘴巴說出來,陳軒搖著頭幾乎承認自己就是欠幹的母狗。
 
「拿掉……快拿掉……
 
「說,你是一隻喜歡吃陰莖的母狗,是一隻喜歡被陰莖幹的騷貨。」藍杰一手扶著他,嘴唇勾起弧度。
 
「嗚嗚,我是母狗,我喜歡被陰莖幹,嗚嗚……好痛……雞雞好痛……」
 
「母狗,牛奶要出來了,要好好吃下去知不知道。」藍杰抓住陳軒的陰莖,在高潮的時候很快就解開束縛。
陰莖環彈開的瞬間,陳軒的精液富有力道的噴出來,一股不夠,還有第二股第三股。
藍杰趁他高潮的時候繼續幹他,直到自己也繳械為止。
 
在睡著以前,他沒有忘記重新把陰莖環扣上,看著軟趴趴的陰莖扣上後才滿足地閉上眼睛。
 
作者語:
還是寫了,紀某還是寫陳軒被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性騷擾了
其實看他這樣掙扎覺得很興奮啊,真是惡趣味
然後這一章卡了個關鍵點,那就是決定主題是什麼
真的是……很苦惱啊。
怕元素加太多會四不像
可是又很想都加進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