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7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4

問起藍杰的年齡的確不小了三十多歲的人早應該要結婚,不過因為秉持著我不喜歡沒人可以勉強的精神,藍杰已經整跑不知道多少位千金嬌女,上流社會裡他的評價極端非常,不是看好他的實力就是厭惡那捉摸不定的惡趣味。
但是人家有能力啊,自然說話大聲也用不著管他人的閒言閒語。
 
這頓飯吃完後,王子狀就已要詢問材料價格為由離開了。
至於是甚麼材料的價格藍杰就不多做詢問,想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何必問來氣自己。
 
「終於只有你跟我了。」陳軒坐在沙發上,一臉嚴肅像是一個要跟對手談判的專家,「老闆,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得罪你甚麼了。」
 
藍杰皺眉,只為了陳軒不再直呼他的名字,「沒有。」
 
「可是這陣子你很常扯我後腿,告訴我原因。」
 
還冷靜對談,你根本就是直接攤牌啊,果然年輕人做事就是莽撞,藍杰搖頭想了一套說詞,「不是我要扯你後腿,事實上那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你可能不相信不過我有那麼一點靈異體質。」藍杰說,然後指著他,「你身後黑霧在跟,我猜應該跟公司的靈異故事有關。」說到這裡,藍杰原本期待陳軒能有甚麼反應,可惜對方除了喝水跟本沒正眼看他。
 
藍杰又想說甚麼,給陳軒的玻璃杯此時此刻居然在手上應聲碎裂,客廳的兩人你看我我看你,還好陳軒的手沒有被刺傷。
空氣有這麼一刻凝結,詭異的氣氛頓時瀰漫在四周。
 
就連溫度似乎都冷了幾度,陳軒抖了一下,「你玩什麼把戲。」
 
這下輪到藍杰疑惑,拿起碎裂的玻璃,「我沒有玩。」而且這杯子很貴。
原本只是想要騙騙眼前的人,可是他並沒有要杯子碎掉。
牆上的畫咖搭咖搭抖動,就連門也隱隱在作響。
碰地一聲牆上的畫掉了。
在沒有任何人為因素下摔落地上。
或許是感覺真的有什麼東西,他迅速拉著陳軒去二樓書房,「你等我一下。」
從書桌的抽屜掏出一條珠串,藍杰想也沒想就往陳軒手上套,「你先帶著好了。這是之前朋友求給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玩過頭,真有東西出現,也不管陳軒是不是抗拒他很強勢的就是不准他拿掉,「有總比沒有強,你給我乖一回。」
成熟男人的氣魄一出來,陳軒整個被壓制。
看看手上的珠串他沒有拒絕,「現在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
 
「什麼叫不知道,這是你家欸,拜託給我一點解釋吧。」
 
藍杰開了門縫,外面沒有動靜,應該是沒事了?
剛興起這個念頭,不知道打哪來的玻璃杯就往他這兒砸,就差個幾秒藍杰的腦袋就要種包了。
 
「這屋子不安全,我們先到外面去。」還好及時閃過,不然都不知道明天應該怎麼跟人解釋頭上的包哪裡來。
但陳軒聽到卻如同聽到噩耗。
「不安全?你不要跟我說你們家有那個東西。」這樣的場景越來越熟悉,對啊就像前幾天電視上電影預告那個家裡有惡靈的恐怖片。
 
「天曉得。你等等跟我出來時跟緊一點。」說著藍杰看外面沒動靜拉著陳軒往外跑。
一路上挺順利,因為房子也就那樣大從書房跑到樓梯其實沒有幾步,不過陳軒的心臟還是激烈到要跳出體外,好像這一路上是要躲避什麼追兵似的連氣都不敢喘一下。
終於從二樓跑到一樓,藍杰問,「喂,你還好吧。」
問得時候還時不還伴隨砸東西的聲響。
 
在那些吵雜聲中得到的卻是陳軒細弱蚊蚋的聲音,「不好。」簡直糟透了我說,陳軒的腳有些發軟,「我們趕快出去好不好,快帶我走。」
 
這樣深情的告白要不是時間不對或許陳軒會臉紅,但是現在他根本沒有腦子可以去思考那些東西。
藍杰看陳軒不對勁的樣子,心中有個底,話不多說跩了人直接往門口衝。
看到大門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原本牽著的手陳軒居然甩開奔了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哪來的不明物體居然冒了出來,藍杰喊了一句小心撲了過去。
陳軒被這樣一撞整個人摔到地上,一把刀穩穩地崁在地上。
 
「別愣了,走人啊!」藍杰吼,一把抓了陳軒往外逃。
 
「你受傷了。」離開屋子後陳軒才後知後覺看到藍杰臉上的傷,被銳利的刀子劃過的痕跡。
他的手頻頻發抖,抖到連撥電話都沒辦法好好地撥,該死,他咒罵出聲。
 
「別打了,」藍杰撿起陳軒握不住的手機,「先去你家,那些東西我們晚一點再說,現在我要好好休息,別連個地方都不給。」
 
「怎麼不是你朋友家,為什麼是我家。」陳軒怕歸怕但腦子還是清楚的,我跟你好像還有仇要說啊。
 
沒想到陳軒腦子這樣精,藍杰愣了一下,「這裡只有你,去你家不是最快嗎,你怎麼這樣小心眼啊你。」那些仇能不能擺一邊去,我是傷患欸傷患,你再沒良心一點。
 
「……
 
***
 
陳軒住的地方是一棟小公寓,簡單歸簡單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東西依樣沒有少。
要說缺點就是沒有電梯,五樓雖說要高不高但藍杰就是不喜歡爬樓梯,向他們家三樓就已經很勉強了,打死他都不會買高於三樓以上的房子。
 
「你給我乖乖坐這兒。」陳軒甩了人在沙發後說,「別亂走。」
藍杰喔了一聲看著說話的人跑去一個小房間挖東西,然後趁著沒人管自己的時候大大方方參觀起陳軒的小居。
 
陳軒挖著救護箱,因為很久沒用了不太確定是收在哪裡,所以等他好不容易挖出那箱子時客廳早就沒有老闆的身影。
 
「你幹嘛。」陳軒黑了一張臉,看到不速之客居然跑到自己的工作室,「讓你不要亂走你當耳邊風啊。」
 
「我就說,是男人怎麼可能沒有小黃書,」陳軒原本只是想要參觀參觀部下的房間,不過真沒想到陳軒的房間居然這麼一板一眼,別說垃圾就連灰塵也沒有,櫃子上的書籍更是正經到不能正經的工具書!
騙人啊!那些色色的東西呢!不是應該要在房間藏色色的漫畫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打手槍的嗎!
正常的男人不應該這麼正經地呀!
等藍杰幾乎把房間都翻遍了才終於從床底下摸到東西,一看居然是很不得了的東西,「嘿嘿,你的可謂忒重啊。」
人家看的是兩顆大咪咪,你看的是一隻屌,真是不一樣。
 
「把東西還給我!」陳軒伸手。
 
「如果你喜歡這類的,那我只是裝個陰莖環你幹嘛這麼生氣?」翻開漫畫藍杰啊了一聲,原來你好這口啊。
 
「你到底是來療傷還是來番人隱私的啊。」
 
「都有吧。」藍杰說,然後順手夾了一本在自己的腋下走出那空間,「塗點雙氧水應該就可以了。等等我睡哪?」
 
「有沒有像你這樣不要臉的人!」居然這樣自動留下來。
 
藍杰想了一下,「有,那就是我。」
 
陳軒吼了一聲,「你哪都沒得睡,只准給我睡沙發!」
 
藍杰有股淡淡的哀傷,人家都是結婚吵架才睡沙發,他可是連婚都沒有結就已經睡沙發了,如果結婚後要睡哪?
 
「垃圾場!」聽到沒腦的問題,陳軒神經斷掉,「你他嗎就是給我睡垃圾場,連踏都不准給我踏進來!」
 
這下子藍杰是真的傷心了。
 
作者語:
這顆精明的腦子怎麼都用在不對的時候上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