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3

***************
隔天,正在喝豆漿的藍杰被人吧了腦袋差點窒息在濃濃的豆漿中。

兇手的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他嘴巴張開又閉上,「你……你個……
怒火燒到腦子一片空白,他你你你了很久就是說不出一句晚整的話,最後用力踹藍杰然後重甩門,牆上的畫彷彿因為此動作而搖晃。
 
***
 
吵雜的街道上人們來來往往,唯獨夾在兩間商店中間的樓梯格外安靜。
他就像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道路只要你有勇氣走上去,可能會發現那真的是個很獨特的地方。
 
「欸欸你怎麼來了!」
 
樓梯上去後是一間刺青店,老闆摸著自己的愛蛇驚訝到來的人。
 
「有事情找你幫忙。」陳軒黑了一張臉,「水呢。」
說的時候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要得理所當然也理直氣壯。
 
「你以為你是誰,說水就有水,我這裡是刺青店不是飯店謝謝。」
不過陳軒一記眼刀殺過來他還是摸摸鼻子去裝水。
 
「說,你要我幹嘛。」水丟到桌上後,他問。
陳軒拿出照片,「你看看這東西你認不認識。」
 
他挑眉看了一眼陳軒又看照片。
許是想起陳軒剛剛的態度,「抱歉我不認識。」
 
「看仔細一點,說不定這東西是你這裡出來的。」
 
「嘿你搞清楚,我這裡只是一間簡單的店沒有出產什麼金屬好嗎。」對方有一雙深邃的眼睛,顯然眼睛已經透露出不耐煩,「你又是怎麼回事,很久沒看過你無理取鬧了。」
 
他與陳軒是在游泳時認識的朋友。
因為他披著金頭髮藍眼睛的皮囊游泳時那水道就像是他專屬的沒人敢靠近,哪知道剛游完一趟準備換氣就被人踹了一腳。
 
「滾,你以為你是王子還是誰,想獨佔水道沒門。」
陳軒隔著蛙鏡瞪他,然後很帥氣的甩了他一臉的水。
 
像在仔細想想要不是他脾氣好,真不知道陳軒會不會被淹在水池走不出來。
 
「你這裡不是有穿環。」喝完玻璃杯的水後,陳軒幽幽地說。
對方愣了三秒,身子傾斜伸手就是扒陳軒的衣服,「欸不是吧,你不是不玩的!怎麼會突然穿環了,哪家的,發炎了啊!」
 
「別別,賽門你別亂扯!要不是知道性向正常我就把你打到店開不成!」
 
賽門舉起雙手,要知道陳軒說到做到只不過他不是很信陳軒真能把他撂倒在地就是了,「你穿哪了?」
 
「你嘴巴緊不緊。」
 
「絕對比處女緊。」賽門說。
 
「……這裡不方便,換個地方說。」
 
這裡還不方便,這裡都已經是我家店面最後一間房間了還不方便,「你到底穿哪了啊?」
 
陳軒沒有回答,確認門已經上鎖才當著賽門的面開始解皮帶,這下子賽門終於知道這裡還真是不方便啊,他起身拉上門上的拉簾把最後一點的玻璃都蓋上。
陳軒羞恥的摀著那裏只露出一點點金屬色,「你看過這東西沒有?」
 
「你都擋住了,我怎麼跟你說我有沒有看過。」
陳軒想想也是,只能把手徹開,被金屬環扣住的性器難堪的展示在他人面前,賽門走上前扶起他的性器,「喂!你別亂來!」他喝止眼前的人。
 
「你有完沒完,不看仔細我怎麼跟你說我知不知道。」賽門翻著陳軒的性器像是在翻一件古董品,左右觀察摸摸觸感。
他發現這金屬質料很好,功也很細,看似簡單的扣環似乎與日本的木卡榫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刻在上頭的筆觸有點熟悉,「……嘿!上面的設計跟你的風格很像啊!」
「是我的設計。」陳軒低下頭臉頰紅得跟蘋果一樣,在來找他之前他就已經自己仔細看過了。
天知道藍杰沒事幹這種蠢事幹嘛。
 
「你自己設計自己裝在這裡,那你還來找我幹嘛!」炫耀作品好看還是炫耀自己的雞雞很美!
 
「不是我裝的……」不過想起被裝上的原因也不好開口,陳軒拉起褲子轉移話題,「你不知道啊。」
 
「不知道,作品精細的程度不是我能弄到的貨色。」賽門誠實地說,「而且他設計的有點大不過應該也還在合理的範圍,你是怎麼有這東西的。」
 
有點大也是應該的,陳軒想,要是藍杰還知道他那裡的尺寸就真的得抄他的家看看是不是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了。
 
「朋友送的。」他說。
 
「不是吧,朋友送這種東西,你哪個朋友送的介紹給我。」一想起金屬的細緻度,一定削翻。
 
「不要問很恐怖。」陳軒的臉陰了下來。
 
賽門咕噥著還來這一套倒是識相的沒問下去,「那東西應該算是陰莖環,你戴著雞雞不會壞掉的,你放心。」
他給了眼前的友人好消息,「而且很漂亮,你還可以跟人炫耀。」
 
「你到是故意還是腦子有問題,你讓我跟人炫耀,又不是變態還是你就這麼想要在新聞上看到我。」
 
躲過揮來的拳頭,賽門勾起唇角,「不就開個玩笑,有必要這樣生氣嗎,真是個傲嬌先生。」
 
「你搞清楚,我沒辦法接受你的玩笑,這不好笑,一點也不。」
 
「是是是,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賽門收起笑容,「所以你不應該來找我,你要找的是替安上的主人。這很合理,只有他有辦法解開,雖然你想從我這裡得到答案但顯然結果並不如你預期。」
 
所以果然還是要面對藍杰是嗎,掃了一眼賽門的表情他放棄糾纏的念頭,雖然這人好是好不過一旦盧過頭就要好自為之了,「你嘴巴最好給我閉緊一點。」
 
賽門特瞇起眼睛送走陳軒。
 
***
這天藍杰知道陳軒居然翹班後就按下桌上的電話,「讓你準備的東西備好了沒?我知道……不要嚇到他了。你帶人去看看錢我負責,喔對了,務必讓他知道背後的人是我……你那愛八卦的嘴最好不要亂說話。」
 
藍杰掛上電話,門正好開啟,「你來了啊,想在這裡扎根怎麼都不跟我說呢。」
眼前的人一身皮衣似笑非笑,「每次跟你玩遊戲我從沒贏過,你怎麼會妄想我會告訴你。」
 
「你還在找那個人?」
 
「對,小貓頑皮了居然跑了這麼多年都不回家,到時候我定是好好處罰。」
 
「要不要一款玩具,我正好要跨業說不定你會喜歡還能跟我合作。」藍杰從抽屜摸出一個盒子。
 
對方接過後很有興趣的玩了一下,「我知道有個人在這方面很有成就,說不定你有興趣認識。」
 
***
 
回到家後,陳軒看到他家的大門貼著大大字樣,屋子拋售。
「誰拋售了!誰拋售了!」仲介剛好帶一對情侶上來看屋就成了陳軒的出氣筒,「我的合約明明還沒到,這樣違約我是可以提告的而且還有違約金!」
 
仲介安撫下壞的情侶然後轉身,「是,我知道,但是屋子的擁有權已經被買走所以這房子你並沒有居住的權利。」
 
陳軒扯著頭髮,沒想到這樣八點檔的劇情都會被我遇上,這陣子到底惹到誰了。
此時引擎的發動聲正好拉回陳軒,陳軒往下一看一輛黃色的車子從旁開過,他很熟悉那輛車子真的很熟悉。
「黃詩雯?」他瞇起眼睛。
他想,他知道到底是誰在搞鬼了。
***
 
「藍杰你到底想怎麼樣。」陳軒已殺神斬佛之姿闖入據說是E世紀總裁的辦公室。
「我還沒跟你算你私自翹班的帳我還能怎麼樣。」藍杰連眉毛都沒動,怡然自得的在批案子,陳軒這才發現對面的沙發坐了一名男子,一開始他被那雙大手吸引,很快他就回過神,「我想要冷靜的跟你交談,不要再故意惹怒我。」
 
「我有嗎?」藍杰看了一下友人,問:「我應該沒有吧。」
得到的是一枚白眼,就知道這名看似有理的朋友根本就是個惡劣的惡霸,「我應該離開是不?」
「不不不用,你好不容易出現,這下子走了又該找不到人。」
 
可是你這樣子也什麼都不能談啊,對方無奈地起身,「吃飯吧,好久沒跟你吃飯了,而且談公事總是在飯桌解決。」
 
所以他們一行人離開公司,到了-藍杰的家。
意識到坐在自己老闆家的餐桌上,面前還是熱騰騰的飯菜陳軒怎麼想都覺得不對,「不是說要吃飯。」
 
「是吃飯,我們都已經吃了半碗,你怎麼還沒提筷。」藍杰說。
 
「我以為是餐廳!」
 
「我從頭到尾都沒跟你說是餐廳,你哪隻耳朵聽到了。而且王子狀是我的朋友,在家裡吃飯一點也不奇怪。」
陳軒這才察覺被擺了一道,而且還是對面的陌生人跟藍杰攜手合作,果然藍杰的朋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飯陳軒自然是吃不下去,他只好轉到客廳玩起手機。
而在餐廳吃飯的兩位男人自然是開始交談。
 
「你的手段很惡劣。」王子狀說,怎麼會有這麼惡劣的人,真該遭天譴。
 
「無所謂吧。你看要能找到反應這麼激烈的也難能可貴,而且玩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你這渣男。」
 
「不要亂說,我連婚戒都套了,只是沒追到人而已。」
 
……王子狀無言以對。
先不說婚戒什麼的,這順序完全反了啊,難怪客廳的小兔子氣到要炸毛。
 
作者言:
原本想要寫H可是發現紀某沒有辦法對可愛的陳軒下手,只能在拖點劇情然後Y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