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8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2

 **********

隔天,陳軒向公司請了假,說是生病。
這一天陳軒矇在被子裡一整天,直到另一天明。
 
「陳軒,你身體好點沒。」一到公司柯孟雲就趴到他桌子前,誘人的臀部再桌子前晃子晃。
陳軒忽略掉那群飢渴的眼神,他抽出自己帶的熱飲灌下一杯,「好多了,怕是之前太累身體沒有養好。」
 
柯孟雲雖然身材誘人像是挺外向的女孩,不過實際上她一點也不喜歡出去玩,她喜歡油畫喜歡游泳,喜歡獨自一個人。
 
「所以你圖交了嗎?」柯孟雲問。
 
「我…
 
公司響起廣播,「陳軒,請到A廳0909,老闆找你。」
 
陳軒看了柯孟雲一眼,回答,「還沒。」
 
「老闆要找你算帳了。」她有點擔心,首席的身體不好只怕脾氣會更火爆。
陳軒只是淡淡應聲,就走出辦公室。
 
「你找我。」敲響0909的會議廳,陳軒看到藍杰正坐在其中一個位置上,他面前散著許多照片。
如果沒記錯,在二十分鐘就要有會議,他這是幹嘛。
「我查了前天的事。」這句話像是打刀子戳進陳軒的心,他看著在椅子上的人,「監視器上…你…
 
「我怎麼樣!」腦中閃過被壓在牆上的畫面,陳軒語氣不自覺急促,「你看到什麼!」
 
「我看到你不知名的東西壓在牆上。」藍杰挑眉,攤開桌上所有監視器照片,照片中可以很清楚看到陳軒被壓在牆上,卻沒有看到是什麼壓住他。「你知道最近公司有在傳一則鬼故事,我猜你可能是被鬼跟上了。」
 
陳軒後退一步,面無表情,「我知道了,之後會求護身符不用你擔心。」頓了頓,「還有沒有其他事。」
 
「陳軒,你是不是怕靈異的東西。」
 
「沒有。」陳軒很快回答,但感覺自己回答太快,他又重複一次,這次放慢了速度,「沒有,是你想多了。」
 
「我也希望。」藍杰回,「對了,我的圖記得給我。今天就要。」
 
「知道了。」
 
***
「怎麼你今天還來啊。」柯孟雲叼著髮飾,邊整理長髮,「不是說身體因為太累才請假,今天又加班。」
 
「等我做完這批就好,這案子結了藍杰就沒理由在刁難我。」陳軒趴在電腦桌前,「欸,你說的鬼故事,內容是什麼。」
 
「什麼鬼故事?」
 
「公司的鬼故事,你說現在上上下下都在謠言的那一個。」
 
柯孟雲瞪大眼睛,「不是吧,你一向最討厭鬼故事的。確定要聽?」
 
「就當故事聽,休息一下。」
 
「這要說到很久以前,大概幾十年前吧,說有人死在這間辦公室,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強姦犯,當初這棟大樓開是空屋沒有裝潢他為了躲警察就跑來這裡,不幸被槍斃。」柯孟雲認真的說,「然後只要太晚沒有離開公司,就會遇到他,遇到他還不打緊,重點是還會被非禮,不管男的女的都一樣,所以大家才早早就下班。不過這只是其中之一。」
 
「還有啊。」陳軒忍不住出聲,引得柯孟雲看了他一眼,「咳、公司有這麼多鬼故事啊。」
 
「嘿嘿是啊,公司可有七大不可思議呢,加上剛剛的正好是七個。」
 
「那前面六個呢?」
 
「我不知道。」柯孟雲回答,「沒有人說過前六個,反正我知道這是第七個。」
 
「好吧好吧,你高興就好。」陳軒揮揮手,「還不快下班,就這麼愛待公司。」
 
柯孟雲對他穿了個飛吻打卡下班去。
陳軒看了眼電話,轉頭開始認真工作。
一轉眼,十一點半。
 
「還是回家好了。」工作時他時不時得看電話鬧的他不能專心。
關上電腦,電燈閃了一下。
 
陳軒看了點電燈收東西的速度又更快了,「沒事,就是電壓不穩。」明天一定要跟上面說,這樣子太嚇人了。
果然沒幾秒後,啪滋,電燈全熄。
 
別啊,別又來,這次陳軒連東西都不收就是往外衝。
一股力量往他撞來,「跑啊,挺會跑的。」聲音說,然後扯他的頭髮往裡面拖,「我讓你跑你這賤人。」
 
「別!放開我!你放開我!」陳軒終於忍不住放聲吼,「你這該死的變態,死了就死了別又出來嚇人!」
 
「嘴挺會說話的。」陳軒嘴巴一緊便被白布綁著了,「等等你叫了可壞事。」
 
陳軒能感覺後面的東西很放肆的在他身上遊走,手高舉頭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就是釘在空中無法動,噁心的呼氣聲就撒在他脖子,「都有前天的經驗,今天還犯賤,這不就是想讓人操的騷貨不然是什麼。」
 
陳軒噁心了一身,抬腳就是往後踹,可惜沒踹成反而被對方擒住,「別急,等等大雞巴就進去了。」
下流的台詞跟噁心的動作,陳軒瘋狂搖頭眼睛泛淚,他怎麼知道公司的鬼故事是真的。
 
他能感覺有一雙手在身後撫摸,然後移到他的臀部。
 
「嗚嗚!!」陳軒突然很激動,因為那隻手已經探入他的褲子重新揉捏他的屁股肉。
「別急,在等一下。」說話的語氣很像在對狗狗說,再撐一下就可以吃鼻子上的飼料了,「你看你的雞巴,縮在腿間真是可憐。」
 
對方手掌從後面想抓住了他的蛋蛋,「嗚嗚!!」陳軒身子向前還是擺脫不了被抓住蛋蛋的命運。
 
「很軟呢,像是黏土手感很好。」手指圈成一圈,陳軒的蛋蛋被弄成像是一顆章魚燒。
似乎是閒褲子礙事,他的褲子沒多久就被解掉,空蕩蕩的下襬著實讓陳軒更不安。
 
軟軟的陰莖在身下晃呀晃,那隻手像是玩夠蛋蛋把戰地移往陳軒的肛門,「興奮吧。」
手指就這樣強迫進入陳軒的肛門,乾澀的內壁根本就受不了被這樣對待,陳軒嗚嗚的叫著,眼前早已模糊一片。
 
「嘖,乾成這樣。」對方很不滿意,朝著陳軒的屁眼噈了一口口水,陳軒不知道那是不是口水,可是屁眼明顯感覺手指進入更順,被異物進入的感覺真的很噁心。
 
「欸欸,都站起來了,別裝作受害者啊。」身體的敏感部位一在被刺激,陳軒難堪的別過頭,他的陰莖因為前列腺一再刺激居然勃起。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居然響了,碰碰碰的聲音很是慌張,「陳軒!陳軒!」
是藍杰!為什麼他還在辦公室!
陳軒嗚嗚的叫,他不是要藍杰進來,他是要藍杰不要進來!
 
「嘿,別緊張啊,就這麼喜歡讓人看你勃起嗎。」手指反覆揉壓前列腺,對方惡意的專攻那一點,「試試看你能不能靠後面就射。」
 
重為嘗試過的快感很快就擊敗了陳軒,在陳軒即將高潮的那一刻門被藍杰撞開。
 
「嗚嗚嗚!!!」陳軒瞪大眼睛,陰莖噴出股股精液,不要看!!!拜託不要看我!!!!
壓制身體的力量瞬間消失,陳軒倒在地上因為高潮而不斷顫抖。
 
陳軒因為衝擊太大幾乎昏厥過去,只隱約知道有人抱起他。
 
「醒了沒。」一雙溫柔的大手覆在他額頭上,陳軒幽幽張開眼睛,藍杰端著冒煙的馬克杯坐在床邊,「這是我家,告訴我你剛剛都碰到了什麼。」
 
「你…為什麼,還在辦公室。」他坐起身,問。
 
藍杰把馬克杯給他,「因為新接了一批單,有點忙。然後就看到看到你辦公室不對勁。」
 
「我很怕。」
 
「什麼?」
 
陳軒撇過頭,「我很怕那種靈異的東西,剛剛我以為我會死掉…不過也差不多了。」高潮的樣子被人看到羞也羞死。
 
「陳軒,告訴我你都發生了什麼事。」
 
「我…」陳軒很猶豫要不要說,如果我說了你會不會看不起我,不過藍杰的眼神很堅持,他一咬牙還是說,「我、我被鬼性侵。」
 
「可憐的孩子,他都怎麼樣摸你了。」陳軒愣是回頭看他,「我要知道,因為我是老闆。」
 
「他、他把我固定在空中。」不知道為什麼陳軒居然很難拒絕,他喝了一口杯中物以解決口渴的嘴巴,「他、撫摸我的臀部,然後抓我的蛋蛋。」
 
「像是這樣嗎?」藍杰身子前傾,一把抓住被單下的蛋蛋,陳軒倒抽一口氣,「然後呢?」
 
「他揉捏,像是在玩黏土。」藍杰照做,臉上是溫和的笑容。
 
「藍杰我覺得你不應該…
 
「然後呢?」藍杰問,「他之後又做了什麼?」
 
許是被藍杰的氣勢壓過,陳軒難堪的撇過頭,「他把手伸進去我的肛門。不不不,藍杰、不、不要…
 
藍杰身子幾乎壓在床上,手伸進被子伸進陳軒的褲子裡,繞過陰莖抓住蛋蛋,中指頂在屁眼上,「像這樣子伸進去?」
 
不該被進入的地方又再次被撐開,陳軒悶吭一聲看著男人的手指進入那裏,「藍杰我覺得你過頭了,那個我…
 
「舒服嗎。」藍杰的中指曲起正好壓到前列腺,「裡面是濕的,那是什麼?」
 
「我猜是口水之類的東西,不、藍杰不要摳!」
 
「你勃起了,我剛剛也是這樣看到你的陰莖在空中晃動。」藍杰一把扯掉陳軒的褲子,陰莖跳出底褲在空中晃動。
藍杰朝他的性器吹口氣,「呵,在抖呢。」
滿是水漬的龜頭很是誘人,若隱若現的小孔在他眼前晃呀晃。
 
陳軒閉上眼睛,雙手握住藍杰探入被子的手,「不要,拜託不要。」
進入肛門的手指開始在炙熱的肉穴中抽插,詭異的快感猶如的下泉水泊泊湧出,「這樣子很奇怪。」
 
「一點也不,這樣子很好。」藍杰就像是知道陳軒身體的敏感處用力一下,瞬間爆出的快感讓陳軒再度達到高潮。
 
「他很可愛,」藍杰插擦拭軟掉的性器然後從自己的褲子掏出一盒東西,他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枚圓環,「這東西是我一點賠罪的心意,為你在公司受到傷害的賠罪禮希望你喜歡。」
他打開圓環,扶著陳軒的陰莖將於環扣在根部,「你設計的花樣,我花一天趕出來的。」
陳軒最喜歡的設計就這樣扣在自己的陰莖上,不管怎麼說都是最可笑的屈辱。
 
藍傑臉上還是溫和的笑容。
他替陳軒拉好被子,關上電燈。
 
 
作者語:
 
不知道藍杰的鬼畜有沒有成功
嘿嘿不過寫得很開心,自從藍秋後就沒有就沒有寫過這樣有惡趣味的攻了
然後這個禮拜很忙,是超級忙的那一種
應該是不會更新,不過這篇一定會寫完的

喜歡的就請留言
紀某需要動力,謝謝各位看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