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7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練習題]流傳在辦公室的七大不可思議

***********************

E
世紀是一間知名寶石設計公司,放眼望過去電視上的、電影裡的凡是有關寶石設計無一不是出自E世紀,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殊不知內部卻流傳著鬼故事,因此明明打著設計名號但員工卻比任何公司都還準時下班的E公司,成了企業間流傳的傳奇。
 
E世紀的設計部目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低氣壓,坐在設計首席位置的男人手指不斷敲打桌面,咚咚的聲音聽在其他員工耳裡就像是倒數,牆上時鐘指針指向十二,手指敲打桌面的聲音停了,這一刻大家都屏氣凝神宛如宣布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眾人的視線下,男人抄起桌上的設計圖離開位置。
 
「你說,這次首席會不會又被翻案。」確定首席走人才有人敢出聲。
「不知道,不過今天是七月七號。你知道這一天首席通常不會太好過。」
然後意識到什麼的兩人一起瞪著天花板發呆好一陣子,有了個共識。
 
算了吧,把圖趕出來比什麼都要緊,那些大人們的事情不是小孩能隨便插手的。
 
而他們口中的主角現在正站在E世紀創始人的面前大眼瞪小眼,「請再說一次,什麼叫做不要了。」
 
「意思就是翻案,你應該比我懂,不要了,我不喜歡。」對方把設計圖丟桌上,像是在丟垃圾。
 
設計首席腦子的青筋此時正突突跳動,「你讓我一天趕出來的東西,你跟我說不要!你占用我的私人時間做你私人物品還跟我當業主一樣嫌東嫌西?你這好個藍杰,你當我閒閒沒事?」
這句話雖然是疑問句,可是裡面滿是質疑。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與他總是如此,他真的搞不懂為何藍杰對這種模式總是樂此不疲,這樣整人好玩嗎,一點也不!
 
可是顯然藍杰不這樣認為,他語氣真誠眼睛無辜接下來說出的話卻說出等同重打臉設計師的臉。
 
「陳軒我必須跟你說你的設計我真的不喜歡。這是要送給很重要的人,你看看這是什麼,連垃圾都不如你讓我怎麼拿出去。」
 
藍傑的話頓時讓陳軒瞪大眼睛,「我的設計從來沒被說過是垃圾!從來沒有!」他碰的拍桌子,眼睛都要噴出火,不管是藍杰的話還是他的作風都讓他怒火中燒,「你怎麼敢一再挑戰我的底線。」
對一個從頂尖設計學院畢業的我說我的作品是垃圾,他從受過這樣的屈辱,而且…他看了眼沒關上的門,門外來來往往的同事,這更讓他備感難堪,他相信外面的人一定都聽到藍杰說的話。
「你怎麼就這麼喜歡找我麻煩。」他咬牙切齒。
 
「你第一次靠我靠這樣近,」不過藍杰並沒有因陳軒的怒火而不悅,他反而瞇起眼睛很享受眼前的人被他隨意挑撥情緒,「有人說過你的脖子很美嗎?」
 
陳軒厭惡的看著藍杰,走人的時候連設計圖都不管。
 
「艾琳,你讓人通知陳軒如果沒畫出我要的東西就別想下班。」陳軒走沒多久,藍杰就拿起電話,這話說的嚴格語氣卻是在微笑。
 
「你管我。」藍杰抓起桌上散落的設計圖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我喜歡就好。歐對了,等等你來我這你拿個東西,東西我今天就要…當然加薪是一定要的,不過你別獅子大開口就好。」

「陳軒,你今天又要加班嗎?」到了接近七點的時候有人走到陳軒面前。
那是他的好助手柯孟雲,有時候他覺得柯孟雲的指甲碎屑都比藍杰來的強。
又聽話又懂事,而且不會猛踩我的的底線,多好。
 
「當然了,你沒聽到藍杰他用廣播說如果沒畫出他要的圖就別想回家嗎。」陳軒沒有抬頭看對方,事實上他剛剛有了個不錯的想法,不過遠不及今天中午給藍杰的那份好。「你還有什麼事?」
 
「沒,就只是問一下。我想提醒你別弄太晚,最近公司一直有人在傳鬼故事,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行,我知道了。」陳軒揮揮手算是打發他,等人走了才丟下手中的筆癱在椅子上。
桌上的圖很快就被他撕碎,因為那上頭的東西他一點都不喜歡,他最喜歡的還是留在藍杰桌上的那一組圖。
興是想起什麼陳軒把辦公室的門關了起來。
就在此時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陳軒看了一眼時鐘七點半。
 
「喂?」想說是誰這麼晚了還在公司,可是電話另一頭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他又喂了幾聲只有風聲沙沙的響著,「藍杰?」現在他只想得到會這樣玩惡作劇的人大概就是那總跟他作對的老闆。
 
可是這通電話聽了幾分鐘愣是沒半個人出聲,陳軒掛斷坐回自己的位置而右上方就是那電話,應該…只是玩笑吧。
 
就這樣埋頭苦幹了幾個小時,陳軒幾乎都忘了剛剛發生的怪事時電話又再度響起,這一次陳軒沒有很快接起而是等了一下。
 
「喂?」猶豫再三他還是接通。
 
「說你,怎麼電話這麼久才接,讓我以為你已經先下班。」電話裡是藍杰的聲音,陳軒絕不承認聽到藍杰的聲音讓他有鬆口氣的感覺,「圖畫的怎麼樣,我已經想要下班了,如果你再畫不出來,今天你就得跟我回家。」此時在三十分鐘十二點,陳軒瞥了眼時鐘有點驚訝時間已經這麼晚。
他居然為了這張圖加班加到十一點。
「我有話直說,我做不出來。」一邊關掉電腦陳軒一邊說。
 
「你做不做得出來我管不著,但你三十分鐘後,到時候我找你,你就要有東西。」藍杰很不講理的掛斷電話。
 
陳軒簡直要氣炸了,好你個老闆,他劈哩啪啦的收拾東西就是不幹,一下說我的作品是垃圾一下子又說要趕出來,怎麼會有人這樣難以溝通。
電話聲再度響起,陳軒抄起劈頭就是罵,「我不管,老子不做行不行,老子就是辭了工作也不是讓你這樣玩!」
他又罵了幾句,直到罵爽了才停口,可是另一頭卻遲遲沒有聲音這才發現有異,「藍杰?」
因為電話打的是內線,不是他那還有誰?
但回應他的確是是某人的喘息聲,音源很遠聽在陳軒的耳裡有種擴散的感覺,不過他能感覺那聲音越來越近,就好像有人拿著話筒在移動,那人走到呻吟者身旁然後咯咯地笑。
一股惡寒腳底竄上。
碰碰碰,陳軒嚇了一跳驚恐地看著辦公室的門,門又碰碰碰發出重擊聲,電話中的聲音與現實重疊。這是不可能發生的,陳軒抓話筒的手泛白。
 
「喂…
時間在電話出聲的那一刻凝結,四周安靜的連呼吸的聲音都聽得到。
陳軒幾乎是瞪著自己的電話,他不敢回應,或許他可以打電話找藍杰,說不聽他會發現這接事情其實全是那渾蛋開的玩笑,才剛有這麼個想法手機響了,不過不是他的鈴聲但那確實是他的手機。
陳軒看到他的手機燈在閃,我不記得我有換鈴聲。
 
緊張的情緒達到最高巔峰,一瞬間的電燈閃爍幾乎嚇壞了陳軒。
「我的天。」平時看起來高傲的陳軒兩腳發抖,「怎麼讓我遇到這種事。」想起同事流傳的故事,不會就這樣剛好吧,陳軒欲哭無淚。
不管了,我真的要走人,我不要待在這裡,一刻都不想要!
收東西的時候電燈正微微閃爍,這根本就是鬼片的場景啊!!!!
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
 
陳軒收好公事包的同時,燈熄了。
 
空間瞬間陷入一片漆黑只有大片落地窗外的車燈,陳軒抱緊自己的公事包,窗外的燈太弱根本就不能看路,就在此時,他聽到了,門嘎資的開起聲。
 
喔我的天我的天,陳軒恐懼的趴到桌子底下。
腳步聲在昏暗的空間響起,他走得很慢很慢,像是在搜尋什麼一樣,直到停在某個桌子前面,翻東西的聲音如同在翻弄陳軒的神經,似乎沒有找到自己要的東西那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離開了。
此刻陳軒鬆了一口氣,連滾帶爬的衝出辦公室也不管撞到了什麼東西就是想要離開。
可是辦公室實在是太暗,他不慎被東西辦到摔個扎實,等他回神他才發現絆住他的根本就不是東西,那比較像是有人抓住他的腳。
 
雞皮疙瘩的感覺竄滿全身,他一邊尖叫一邊狂踢,誰知道原本自由的另一隻腳也被人擒住。
是鬼還是人,還是他其實什麼都不是,陳軒的腦子閃過很多東西,殺人犯、吸血鬼、強姦犯、狼人…
全部都不是好東西。
陳軒在一片混亂中踹中對方因而爭取到逃脫的時間,他手腳並用爬起來就是往門口跑。
殊不知剛握到門把身體就被人用力撞上牆,腦子重重往牆上撞去痛得他眼冒金星。
「放開…放開我…」陳軒全身顫抖的求饒,「拜託…不管你是什麼,放我走…」
 
那東西在他身後咯咯的笑,陳軒認得這聲音,就是惡作劇電話裡的笑聲一模一樣。
「你要…幹嘛…」脖子又被那人壓得更緊,緊得陳軒要喘不過氣。
對方沒有回應。
沒有回應才最可怕,陳軒想。
 
「不要、可惡,不要舔我。」後頸濕黏溫熱的感覺讓陳軒噁心,那東西再用舌頭舔我,該死別、別這樣舔。
敏感的後頸讓人這樣觸碰,羞恥的情緒在心中發酵。
像是怕別人知道什麼,陳軒又試圖反抗卻一樣被按在牆上,而這一次更用力。
 
「你這變態,別碰我…啊!」陳軒的脖子被狠狠咬了一口,火辣的疼痛延燒皮膚,然後他又感覺有舌頭在傷口上周旋還很惡劣的戳刺。
 
在這深夜的辦公室沒有人會來救我,沒有人…
 
「陳軒!」
這冒出來的聲音簡直就是救命仙丹,陳軒新中染起一絲希望,「藍杰!我在這裡...該死,藍杰!我在這裡!」陳軒幾乎是拉長喉嚨在嘶喊,快發現我!發現我啊!
 
就在同時,一把刀子噌的釘在門上,陳軒瞪大眼睛聲音就這樣卡在喉嚨,身後的東西終於開口。
 
「叫啊。」沙啞的聲音宛若深淵幽靈,「再叫,你被人發現的時候就是被我幹死的時候。」
咯咯的笑聲又再度響起,陳軒咬著牙不敢再發出聲,就怕刀子下一次是在他背上。
 
那人的手探入陳軒的褲子,放肆地揉捏有彈性的屁股,陳軒顫抖的不吭一聲忍受難以消化的屈辱,當手指停在肛門上他還是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心臟的跳聲幾乎就在耳際,手指在肛門處繞了又繞,陳軒指關節泛白留下屈辱的淚水。
 
「陳軒!」辦公室的另一到門被人用力踹開,藍杰氣喘吁吁的撞門而入,「你…你怎麼不接電話!」
陳軒身後的壓力立刻消失,現在他根本管不了藍杰說什麼只能癱坐在地上。
 
「你在這幹嘛…」一走進,藍杰看到釘在門上的刀,他看了看陳軒又看了看刀子,「起來,我帶你回家。」
 
陳軒沒有拒絕藍杰的好意,他現在是真的需要幫忙。
 
***
 
「喝點水。」進入副駕駛座,藍杰給了他一瓶礦泉水。
 
「謝謝。」接過礦泉水的手指不住顫抖,「你…你還沒回家啊。」
 
「都說了你沒交圖,我就不回家,你當玩笑啊。」車子駛出地下室,凌晨一點街道上已經沒了生氣。
 
「不,不是笑話。」現在他反而很慶幸藍杰這樣刁難他。
 
一路上藍杰什麼都沒有問,沒有平時的嘴賤沒有平時的刁難,他就這樣把陳軒送回家,然後離開。
 
作者語:
 
猜誰是鬼畜啊。
答案應該很明顯吧

沒意外,沒意外明天還有一發
喜歡的請留言啊,紀某需要動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