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7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阿瑪迪斯

 內心的糾結鬱悶,在腦中響而不止的詭異笑聲。
我的天,我的天...第一次,我居然不屑於劇中角色,不,我是真的討厭他,極其的討厭 - 安東尼奧‧薩列里

他的妒忌之心,他的不堪忌妒導向一名天才自己走往毀滅之路。

沒錯他的確熱愛音樂,那是上帝的聲音,美妙的、動人的聲音。費盡心思便是為了與上帝溝通。
但是他發現莫札特才是那位替上帝發言的人,是他,居然是他,我看到安東尼奧‧薩列里臉上寫滿輕蔑,那個只知淫慾的男人居然是他殷殷期盼想成為的角色。

喔多麼可笑,多麼可笑啊。

莫札特的確有過人的才華,可惜卻有一顆浮誇高傲的心,他的個性注定了他未來的日子,即便才華洋溢可惜口無遮攔的他還是替他的才華關上了厚重的一道門。

當然了,那門不是他自己關上的,安東尼奧‧薩列里也在當中出了不少力。

每次看到他虛偽的笑容與關懷,我就好想輕笑。
他不是恨他,我知道那是忌妒,他太忌妒莫札特的才華,忌妒使他犯下滔天大錯,就好像諾貝爾獎委員會居然沒有承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沒有承認量子力學,他毀了一個天才,他利用地位汙衊的他最愛的音樂。
他親自引莫札特走向絕境,看他窮困潦倒,看他整日酗酒替他介紹愚蠢的學生 ,在國王面前侮蔑他。

莫札特最後居然只能寫寫荒唐的戲劇,是了你達到喜要的目的了嗎安東尼奧‧薩列里,你看到了嗎,莫札特毀了,他像個瘋子的笑,瘋瘋癲癲胡言亂語,你甚至還裝扮成他心中的恐懼-他的父親去摧殘他的心靈。

我的心臟隨著劇情而跳動,像是慢性中毒一般,緩慢的,躍動著。

安魂曲未完成,礙於現實魔笛倒是先出來了,可是莫札特也幾乎燈枯油盡。
安東尼奧‧薩列里在他倒下去的那一刻,一抬腿就是狂奔,奔哪?他跑去莫札特那兒將他搬回自己家,好笑了真的好笑了,是他使莫札特走到今天這地步,可是他卻慌張,他卻渴望。

莫札特的每一部作品他都看了,他的聽了。
但,他也毀了他。

噁心,真的太噁心。
他鼓勵莫札特,他虛偽的說會幫他,然後有毀了他。
不要說陷害,這樣太難聽了,就只是忌妒,忌妒那他沒有的才能,把那位天才逼上盡頭。

安東尼奧‧薩列里說那首安魂曲是他要莫札特寫給自己的,但是他要怎麼死,你知道人死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應該要哪一種,這電影是以敘述的手法進行,他這樣告訴前來接受他告解的神父。
順帶一提,這樣的敘述手法上我想到"夜訪吸血鬼",一個是吸血鬼與少年記者,一個是進入瘋人院的音樂家與神父,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迷人之處,同樣是17,8世紀,卻道出不同的風格與調性。

安東尼奧‧薩列里成功了,莫札特在死前並沒有完成安魂曲,對他成功了。
我多想對螢幕吼,你高興了吧!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喔我失態了,可是情緒卻如同沸騰的熱水。

安東尼奧‧薩列里說,上帝寧可殺死莫扎特,也不肯將自己的榮耀分給他一分,他說自己是守護庸才的守護者,因為他的音樂被逐漸淡忘直到無人在彈奏,而莫札特的曲子卻人人都朗朗上口。
他妄想獲得一點點,一點點上帝的榮耀,他幫助莫札特寫安魂曲,可是上帝卻不肯分給他一分,安魂曲的最後一章並未完成。

看到這裡我好難過,卻不知道這難過該從何而談。

安東尼奧‧薩列里赦免平庸的神父,外面人人都在傳他是殺害莫札特的兇手,而神父卻對他說在上帝眼中,人人都是平等的,他對這對言論抱著質疑的態度。

他知道自己做了甚麼,他為了自己的平庸毀去天才,因為他要守護庸才。

我真的好難過,雖然知道只是電影,可是腦子裡卻不斷的回想劇情。
我想我會如此難過,是因為安東尼奧‧薩列里太真實了,他的忌妒他的渴望,讓我看的不想去面對那份情感。


最後獻上阿瑪迪斯的一點小片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