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紀宣的文學小天地,會定期更新放上建築作品。
有時間會寫寫小說燉燉肉;偶有小短文與心情文,心情好時也會塗塗鴨~

很常看電影小說,常常在這裡發個讀書心得。

歡迎交流以及互動。
  • 109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穿越之古藥人魚 從現代穿越了

****************************

鍾離曙拖著一箱行李踏上一艘小漁船,船不大不小就剛好十來個人搭乘,船上除了魚夫之外便是準備前往對岸的旅人,火辣辣的太陽一下來每個人幾乎都汗水淋漓,船長一看到他便熱絡的打招呼,「呦!又到這個時節了,咱們的鍾離先生可又出現了。」

 
鍾離曙苦笑,「別笑話我,我不就上次暈船吐的東西醺著你們,你看,我這次可有吃暈船藥了。」說完他還特地拿藥袋子出來證明,你看看,是真的吃下去了。
 
「你以為吃了藥就真的不暈船啊,別怪我沒告訴你,上次有個小夥子也說吃了不也把膽汁都吐出來。」船長拍了拍他的肩,一臉就是我是替你找想,「等等你就先站外面,別說我對你不好,這傘你拿著多多少少撐一下,沒幾個小時就傍晚了,天涼你也舒服,到時候再進來嘿。」
 
說的好聽,不就是怕我又吐了一船嗎,想想鍾離曙也只能摸摸鼻子,上次他這麼一吐全船的人也都跟著吐也怪不好意思,記得以前跟爺爺回老家的時候都沒問題,怎麼長大了倒是開始暈船了。
 
鍾離曙收起大傘乖乖做到有蔭的地方,他怎麼可能在船上撐傘,想也知道到時候船一開海風一吹傘也就跟著花,又不是沒事找事做。
一年七月時節他都會搭這艘船前往日本,這艘船的船長也不能說不熟就是因為是熟人才能夠這樣不務正業的讓他搭乘。
這艘船的船長是個從對岸過來的老兵,說起話來嗓門是大了點不過人倒是很好相處,自己退休後無聊發慌就自己買了艘船開始做起漁業。
 
船上的廣播被人打開,船長清了清喉嚨自以為字正腔圓地開始廣播,「各位兄弟姐妹你好,咱們這艘船準備要開船了。不管你是偷渡客還是正大光明的遊客,等等遇到風浪別說沒有提醒抓好欄杆扶手。被浪花打溼是你家的事被甩出去還是你家的事,別再有是沒事就殺到船長室掐人,命都快被掐掉你們也到不了知不知道。」
 
船長很歡樂的結束,船上的人臉幾乎都綠了一半,這是要多麼不負責任才有辦法說出這些話,當初就知道不應該貪小便宜簡直誤上賊船,不知道現在後悔來不來得及。
 
想當然船長不是吃素的,既然已經準備那一段說詞,當然是引擎開下去油門吹下去,想離開,沒門。
 
船一駛出漁港,風浪漸大,本來就不大的船隻像是漂流在河中的樹葉不斷起伏,一個小時後有人從室內衝出來吐了。
鍾離曙好欣慰啊,就知道不是我的問題,你看人家不也吐的這麼華麗,所以當他看到嘔吐物的下一秒也跟著加入行列,美美的趴在欄杆上吐到不知天昏地暗。
被這麼一折騰,天居然也暗了,晚上的浪更是大到不可思議。
可是鍾離曙好像漸漸習慣反而趴在欄杆上看一片漆黑的大海。
沒有燈害的大海黑的不可思議只有一點點的星光在空中閃爍,少了一半的下弦月掛在天上別有一番滋味。
 
「嘿,你不會是吐昏了吧。」船員正好巡船看到鍾離曙一個人待在甲板上擔心的上前詢問,鍾離曙對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不過那個人還是不放心硬是拿了一瓶礦泉水給他。
 
吱吱…
 
「甚麼聲音?」
 
面對鍾離曙的疑問,對方一愣,「甚麼?海浪嗎?。」
四周一片汪洋,除了海浪的拍打聲他實在想不明白還能有甚麼聲音,鍾離曙豎起耳朵,可惜那個聲音就像幻聽一般不再出現,「不,沒事,大概是我聽錯了。」
 
「你不覺得,浪是不是有點太大了。」對方一個踉蹌差點沒有跌下船,不知何時海面上居然飄起雨來,「我看我們還是快進去室內比較好,你還要繼續待著?」
 
「我…」鍾離曙才剛吐出一個字,船長的聲音立刻蓋過,那聲音裡有著緊張跟戒備,能讓那個散漫的船長警戒成這樣一定不是甚麼小事,果不其然他接下來的話立刻印證鍾離曙的想法。
 
「各自站好自己的崗位!該收的東西都收一收!其他閒雜人都給我進屋裡,說了要是掉下船後果自負,等等船晃得再厲害都別給我吐!」沒幾秒鐘,船轉了個大彎,鍾離曙能感覺到身邊的空氣變得銳利。
 
「魔霧。」他想起了爺爺之前說的傳說,眼前逐漸被白霧壟罩他著急地想要進去室內。
 
如果遇到這種情況絕對不可以待在甲板上,不可以看海面不可以說出自己的名字。此時此刻鍾離曙謹記爺爺的吩咐,卻不想只不過遲了幾秒眼前一經白茫茫一片,明明同在一個甲板上他卻連剛剛跟他說話的人都看不到了。
眼下是一片慌張,除了耳裡還可以聽到船長的廣播鍾離曙現在根本就跟瞎子沒兩樣。
 
吱吱…
 
又是那個聲音!這一次鍾離曙很確定自己沒有聽錯,真的有某種生物的在鳴叫。
 
突然底板有被東西重擊的聲響,一次兩次三次碰碰碰的不斷撞擊,鍾離曙硬是撐著扶手往底板看,一抹灰從他眼前閃過,如同月光般的灰色鱗片在白霧中翻騰,當下他興奮地要叫出聲,喔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魚尾,那這魚是多大啊!
 
可接下來他也沒時間繼續驚訝,波濤洶湧的巨浪居然在這無風的海面拉起一道高牆,小小船隻隨著海牆捲上半空中,好在鍾離曙記得抓緊扶手欄杆沒被甩下船不過再好也沒多久,接下來他就因為地心引力而重重摔在甲板上,碰地一聲,沒了意識。
 
當他再次醒來眼前依舊白茫茫一片,只不過甲板變得很安靜,風吹過的聲音海水的聲音刷過耳膜,船上像是死城沒有一點生氣。
 
當鍾離曙覺得詭異到一個令人雞皮疙瘩時,濃霧有了散去的跡象,點點光線從霧中穿透,漂浮在空氣中的分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接著,鍾離曙傻了,扎扎實實的傻住了。
 
眼前一片風光美景,可是他真的高興不起來,就算看到陸地他也一點都不想要下船。
 
「呵呵…呵呵呵…騙人的吧。」告訴我這是玩笑,今天是四月一日是不是,不過排場是大了點,不知道這要花多少錢才有這樣的場景。
 
 
「喂小哥!你是不是從高麗來的!這船這麼大你一個人啊!」
 
鍾離曙往下一看,看到仰頭對他吼的男人,男人幾乎什麼都沒有穿就一個丁字褲包住重要部位,所以他問,「那個大哥啊,請問這裡是?」
 
「這裡是日本啊。」
 
騙人!鍾離曙一臉不可思議,「二零一五的日本?」
 
「現在是天正!小子,你昏頭了啊你,還有你沒事穿女裝做什麼!」
天正?那個正親町天皇的時代?那個織田信長投降的時代?
這個時候鍾離曙便開始後悔自己平日這麼愛讀日本史做什麼。
 
別鬧了!這玩笑開太大了我告訴你!
 
「嘿大哥!你們的天皇叫什麼名字!」鍾離曙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詢問。
 
「正親町天皇你不知道?他昨天才剛登基換年號,這麼重大的事情居然能不清楚。」男子疑惑地吼,「小子你外地來的啊!」
 
鍾離曙一個踉蹌,這次運氣不好真的栽進水裡,男人看到他落水趕進上前撈人,「要死了要死了,怎麼就這樣落水!」
鍾離曙也不管男人在嘀咕甚麼,他只知道一件事,還是很狗血八點檔的事,那就是他穿越了!
他鍾離曙他媽的從二零一五年穿越到一五七三年的日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